【美女魔术师之美女争霸】【完】
作  者:admin     分类:另类小说     增加时间:2017-09-02     人气:加载中
  酒吧昏暗的灯光下坐着几个衣着光鲜的人,他们都是A市有身份地位的人,同时他们又都是SM爱好者,所以他们在这里聚会。
  
  “老王最近你们玩什么‘游戏’了?”问话的是一个30来岁的男子,他看上去气度非凡,想必是位了不起的人物。
  
  “哎!这几天哪儿还有心情玩呀!”回话的就是被成为老王的人,他是A市警务处最高行政长官。
  
  “还是为雌雄大盗的事?”最近A市出现一男一女,他们是姐弟俩。姐姐丁蓝是名同性恋,弟弟丁齐是个凶残的虐待狂。他们不但抢劫财物,还虐杀美女。现在他们更加丧心病狂的把虐杀的目标瞄向A市的女警,A市目前已经有3名女警被雌雄大盗遭其毒手。其中一名女警杨婧还是女子特警队的教官,她被二人绑架后受到非人的虐待,最后尸体被赤裸裸吊在A市市中心的广告牌上。
  
  “再破不了案,我只有引咎辞职了。”王警司情绪看起来非常低落。大家都沉默了。
  
  “要不要我帮帮你呀?”一个十分妩媚的声音打破沉默。
  
  “你?能对付雌雄大盗?”王警司彷佛看到了一丝曙光。
  
  这正是A市SM届的明星——李丹。她是大家宠爱的性感尤物,是一位神秘莫测的魔术大师。她创造了一次又一次的奇迹,如果得到她的帮助兴许真能破获雌雄大盗的桉子。
  
  第二天A市的警察局里多了一位身材高挑美女警官,不过她只是来客串的,她就是着名的SM美女魔术师李丹。
  
  李丹穿上这身警服仍然挡不了她的性感,同时还多了几分英姿。雌雄大盗见到这样美艳的女警自然不会放过。
  
  果然三天以后李丹失踪了。A市的警察局里再次忙碌起来,这次一定不能有任何差池,如果连李丹也被雌雄大盗杀害的话,那么影响就会比以前更大,各界的舆论压力可能会直接影响到A市警察局的未来。
  
  这是一个秘密的地下室,没有其他人知道它的存在。这里就是雌雄大盗的秘密基地。
  
  地下室里有一张特大的长桌,长桌上卷曲着一个身着警装的性感女子,她那秀丽的长发披散在桌子上。她现在还在昏迷状态,她就是乔装女警的美女魔术师李丹。
  
  李丹今天走进警察局的地下停车库,刚掏出钥匙准备开启自己的香车。忽然一张毛巾捂在她的口鼻上,毛巾上传来一股很浓的药味,李丹挣扎了几下就失去了知觉。
  
  “没想到警察局里有这么美的女警。”丁蓝看着李丹那美貌的小脸赞叹起来。  
  “怎么样?姐姐我没瞎说吧!”丁齐得意的说:“我前天第一眼看到她。哇,真是天仙下凡。”
  
  丁蓝带上一个女王面罩带在自己脸上,然后走近李丹,看着她酥胸起伏,吐气如兰的样子。一边扶摸着李丹的身体,一边亲吻李丹的小嘴。
  
  “姐姐瞧你急的!先把她绑起来吧!小心使得万年船。”丁齐拿出一卷绳子开始捆绑昏迷中的李丹。
  
  二人将李丹翻了个身,使她爬在桌面上。然后将她双手背在身后用绳子先将其双手手腕绑住,然后将绳子绕过她的双肩,绳子一圈一圈的细细在李丹身上缠绕,很快李丹就被五花大绑起来,绳子将女性优美的线条勾勒出来,加上这身警服别有一翻风味。
  
  丁蓝撩起李丹的警裙将李丹的内裤扯了下来,然后用绳子绕过李丹那丰满圆润的大腿将她的大腿捆绑在一起。弟弟丁齐拿出有小孔的塞口球,将它塞入李丹的口中,将堵口球两端用来固定的皮带绑紧。一切就绪丁蓝拿出一个小瓶在李丹鼻前晃动了一下,李丹悠悠转醒。
  
  李丹虽然早有心里准备,可是刚醒来就发现自己被五花大绑着心中多少也有几分慌乱。她努力扭动了几下身体,却发现丝毫动弹不得。
  
  丁蓝摩挲着李丹细嫩的粉脸,道:“大美女别害怕,呆会儿会很有意思的。”  
  “呜!”李丹努力的将头往后靠,想摆脱丁蓝的的手。她虽然以前在表演的时候也经常在被捆绑的情况下受到侵犯,但并没有接触过女同性恋。被一个女人扶摸多少有些不习惯。
  
  “小妮子还不老实。”丁蓝重重的两耳光抽在李丹的脸上。
  
  李丹明白现在如果不合作吃亏的只能是自己,当丁蓝的手指接触到她的阴部时,李丹只是本能的抽搐了一下,接着她就很顺从的让丁蓝拨开她的两片阴唇,手指在她的阴道里搅动。
  
  “乖乖的就这样可以少吃些苦头。”丁蓝大肆在李丹身上揉捏起来。
  
  丁齐此时也没闲着,他取出SM工具放在桌上。
  
  李丹看着桌子上那些工具,不禁皱了皱眉头。心里暗想:难道他准备把在些东西都用在我身上吗?
  
  丁齐开始行动了,首先他拿起来的是一个装有乳白色膏状物的一个盒子。李丹知道这必定是春药之类的东西,果然丁齐开始用药膏涂抹她身体的各敏感部位。李丹心中暗暗叫苦。
  
  涂抹完春药,姐弟俩点起蜡烛在李丹身上玩起了滴蜡,还不时的用火苗去烤李丹的乳头和下阴。在疼痛感的刺激下春药的药性很快发作,李丹感觉自己的身体开始发热,喉咙发干,淫水慢慢的从阴道流出,淌在桌上。
  
  “哈哈~~~你可真是一个淫荡的女警,这么快就有了反应。”丁蓝的话刺激起李丹心中的羞辱感,这种感觉让李丹更加兴奋。
  
  李丹随着滚烫的蜡油滴落在身上引起她的抽搐,同时发出淫荡的呻吟声。  
  看着李丹淫水四溢的样子,丁蓝将电动按摩棒插入李丹的阴道,并打开电源。这样一来更不得了,李丹感到爽到了极点。她淫荡的扭动着屁股,眼波妩媚动人的抛向丁齐。
  
  丁齐道:“想要了吧,别急,慢慢来。”他又拿出一个木制框架,李丹不知道这是做什么用的,不过她知道这绝对会让她够受。姐弟俩将李丹翻了一个身,让她趴在桌面上,然后将她的双乳放在框架中。李丹正在奇怪,忽然见丁齐拿起一根尖利的钢釺.
  
  难道他们要用这东西穿破自己的乳房。李丹大惊,努力的挣扎起来,可是由于被绳索牢牢绑住,加上春药的药性使她浑身酸软。丁蓝只是轻轻的就将她按住。
  
  丁蓝道拿出一个头套,说道:“别怕,会很爽的。”说完将头套套在李丹的头上,李丹眼前是一片黑暗。她不知道外面将要发生什么事。
  
  忽然乳房感到一股冰凉,接着是撕心裂肺的巨痛,钢针已经辞穿她的乳房。这时李丹感到腿上的绳子被解开了,双腿被成大字分开,马上脚踝传在刺痛感。原来雌雄大盗竟用钢钉残忍的将李丹双脚钉在了桌上。李丹已经痛得死去活来,透过堵在嘴上的口球发出惨叫。这时她手上的绳子也被解开,双手被按在桌上。难道他们还要……
  
  果然手背传来一阵刺痛,李丹痛得昏死过去。
  
  丁蓝看着李丹受折磨的样子兴奋不已,她将原本插在李丹阴道里的按摩棒拔出来,放在自己阴道里开始自慰。
  
  而丁齐拿出了他早以一柱擎天的大肉棒,插入李丹满是淫水的骚穴大力抽插起来。长时间抽插下,丁齐达到高潮,大股的精液喷射进李丹的子宫。丁齐并没有马上把阳具拔出来,他爬在李丹身体上稍作休息,运量这下一翻奸虐。
  
  忽然一只黑洞洞的枪口指在丁齐的脑门上。
  
  “姐姐,你疯了吗?”丁齐吃惊的看着举枪制着自己的姐姐。丁蓝大笑起来。她一把揭下脸上的面具。
  
  怎么回事,她并不是丁蓝,而是先前身穿警察制服被五花大绑的李丹。那么现在爬在桌上的又会是谁呢?
  
  丁齐连忙搬起压在自己身下的女子的脑袋,将头套取下来。天啊!是姐姐丁蓝。原来刚才用钢针穿透乳房,钢钉钉住手脚,并被奸污的竟是自己的亲姐姐。
  
  丁齐无可奈何的举起双手,摇头认栽。
  
  就这样我们的美女魔术师李丹成功的抓获了雌雄大盗,使A市重新得到安宁。  
  自从李丹成功的抓获雌雄大盗更是名声大振,不只A市,其他一些城市也有FANSH给李丹来信,李丹成了大红人。
  
  今天是李丹的演出,她要表演一场前所未见的SM魔术。我们的美女魔术师登台了,走在她身后的她的美丽助手林娜。李丹站在舞台中央做了一个漂亮的亮相,台下传来雷鸣一般的欢呼声。
  
  林娜拿出一条长绳,李丹很配合的脱光自己的衣裤,然后将手背在身后让林娜将她五花大绑。绑完李丹的上半身林娜有拿出绳子将李丹的双脚并拢绑在一起,然后将李丹扶倒在地上。
  
  台下观众见李丹被赤身裸体的捆绑着,整个人横陈在地上。大家心中都疑惑不解——我们的美女魔术师这是要表演什么节目呢?
  
  这时林娜请台下的观众上台检查李丹的捆绑情况,观众们对此自然是踊跃参加。他们上台不但检查李丹身上捆绑的绳子是否牢靠,有的连李丹的肛门和阴道都不放过。李丹感到自己的肛门和阴道不断的有人用手指插入,李丹禁不住张开嘴发出呻吟。
  
  她嘴刚一张开林娜手中的一个大苹果就硬塞在她的口中,李丹无法将苹果吐出来,只能透过塞在口中的苹果发出“呜、呜”声。看着李丹无助的样子,男观众们个个都“举枪致敬”。
  
  林娜见一切都准备就绪开始像观众们介绍道:“今天李丹小姐要为大家表演的是美女串烧。”
  
  观众们发出阵阵议论声。
  
  林娜接着介绍道:“如果李丹小姐今天表演失败,她将被烤熟。希望她能成功。现在表演正式开始。”
  
  话音刚落,另外两名男助手抬着一根尖锐铁签来到李丹身边。林娜连忙伏身用手将李丹的屁眼掰开,使其肛门最大限度张开。两名男助手小心翼翼的将锐利的铁签插入李丹的肛门,李丹开始发出痛苦的呻吟。
  
  台下传来惊呼声,慢慢的铁签越插越深。只见原本塞在李丹口中的苹果被顶了出来,插在铁签那锐利的顶部,铁签已经完全穿透李丹的身体,胆小的观众吓得闭上了眼睛。
  
  两名男助手抬起铁签的两断,把李丹抬了起来。然后放在事先搭好的两个木架上,林娜这时上前又用绳子将李丹在铁签上固定住。表演要正式开始了,男助手已经把木柴堆砌在李丹身下。在林娜的一声令下,燃起了熊熊火焰。男助手搅动着铁签,李丹就像一头烤猪一样随着铁签的搅动,身体在烈火中旋转。
  
  林娜在另一名男助手的帮助下拉起了一条黑色的布帘挡住烧烤李丹的一幕。开始在红红的火光映照下,仍然能透过黑布看到里面烧烤李丹的景象。
  
  一分钟过去了,里面的李丹仍然没有动静。难道我们的美女魔术师已经香消玉损了吗,难道创造过一次又一次奇迹的李丹真的要被烤熟吗?台下的观众都紧张的屏住了呼吸。
  
  忽然腾起一阵烟雾,火光消失了。林娜揭开布帘,木架上只剩下一根空空的铁签。我们的美女魔术师不见了。
  
  这时台下传来观众的欢呼声,李丹从观众中缓缓的朝舞台走去。李丹经过的地方,附近的观众还能从她身上闻到烟熏火烤的味道。真是太神奇了!
  
  李丹重新走上舞台,忽然一名看上去身体很健美的女子走上舞台。林娜连忙上前将她拦住:“小姐你想做什么?”
  
  忽然那女子一抬手,林娜就像被抓小鸡一般被那女子拧住。那女子将林娜捉到舞台的侧面,这时台下又走上一名美女。如果说李丹长的妩媚,那么这个女子就应该用妖媚来形容。她一身黑色性感紧身短装,唇膏、眼引、眼线都是黑色的,看上去既神秘又妖艳。
  
  她说话的声音也很妖媚:“你就是李丹吧!那是我的助手,鳗鲡!”说着她用眼角漂了一眼旁边被鳗鲡擒在手中的林娜道:“那是你的助手林娜吧?怎么这么没用。”
  
  林娜听到这话使出全身力气想要挣扎,可是根本动弹不得。
  
  那女子又说道:“我自我介绍一下吧。我是B市的SM魔术师——华美。”  
  “你想怎么样?”李丹声音很平静。
  
  “你现在名气很大,不过就要看看你的本事怎么样了。是不是和你那没用的助手一样!”华美妖媚的笑起来。
  
  “好啊!你想怎么比?”
  
  华美没有回答李丹的话,她走到舞台中央从地上拾起刚才用来遮挡的那块黑布。她勐一晃动,黑布消失了。台上出现一个造型古怪的木架。
  
  正当大家心中琢磨那木架的用途时,鳗鲡将林娜捉了过来,她将林娜的双手卡在木架的两个圆孔中,接着林娜的头也被卡住。此时林娜上半身已经完全失去自由,只能屈辱的弯曲着身体崛起屁股对着台下的观众。鳗鲡一把掀起林娜的裙子、扯下她的内裤,这样林娜的阴部就完全暴露在大家的眼前。
  
  林娜羞愧难当,可是她却无法挣脱,她气急对鳗鲡破口大骂起来。鳗鲡一抬手变出一个堵嘴用的口球,林娜的小嘴马上被那口球称开。看着林娜苦苦挣扎的样子,鳗鲡露出一副嘲笑的表情。她侮辱性的将林娜的内裤套在林娜自己的头上。
  
  “好了,哪位观众愿意上台享用魔术大师李丹的助手。”华美的话音刚落,一名男观众就已经冲上舞台。下面没及时上去的观众都不禁埋怨自己跑得太慢。
  
  “没上来的观众不用叹气,带会儿我打败李丹,也会把她交给大家处置的。”华美气焰十分嚣张。
  
  那男观众此时已经拿出他那巨大的肉棒朝林娜发起攻击,可怜的林娜努力摆动着屁股想躲开对方的攻击,但很快最后的防线还是失守了。
  
  李丹不能看着林娜当众受辱,她抖出一张不帘朝那木架挥舞过去。华美见李丹的行动,也从手上抖出一大块丝巾。只见华美和李丹两位美女在台上你来我往,擦出一阵火花和烟雾。看得台下观众眼花缭乱。
  
  经过一翻较量二女相对而立。只见那木架仍然还在,那男观众正在对林娜裸露的下身进行勐烈的抽插。看来李丹这次输了,观众们等着看华美如何将李丹交给他们处置。
  
  “你输了!”华美得意的大笑起来。
  
  “那可未必!”李丹也得意的大笑起来。
  
  此时那名男观众已经将精液射入林娜的子宫,白色的精液顺着她的阴唇流到那光滑圆润的大腿上。
  
  不对,那不是林娜。因为林娜已经好好的站在木架旁边。只见林娜转动木架,木架上被制住的女人的脸露了出来——那是鳗鲡。只见鳗鲡嘴被一个钢制铁枷称开,使她只能张大嘴,发出含煳不清的呻吟声。
  
  华美整个人呆住了:“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现在是你输了,接受惩罚吧!”李丹手中的布帘朝华美裹过,布帘揭开。妖艳的华美已经被四马倒蹄的捆绑在地上。
  
  “各位观众,你们尽情享用她们吧!”李丹宣布完立刻与林娜退到后台。观众们马上像潮水一般朝华美和鳗鲡涌来,她们俩所有能插入的地方都被一只只肉棒填满。
  
  华美口中塞着一根大肉棒,她发出含含煳煳的声音,像是在说:“李丹你等着,我会报仇的。”
  
  可是华美的话并没能让李丹听到,李丹已经轻松的离开了演出场地。场地里只剩下两个无助的美女被无数的观众轮番奸辱。
  
  “呜……”李丹被固定在一个椅子上,嘴里被塞进了自己的内裤,外面用一个塞口球给勒上了,她身穿一见红色的高叉晚礼服,双手被绳子死死地成“w”的样子捆在了身后,还带上了单手套,而穿着吊带黑丝和白色高根的修长美腿,也被绳子一圈圈的给捆在了一起,严密地根本无法动弹。
  
  而她的助手林娜,嘴里也塞着同样的东西,穿着一件白色的露脐胸衣和澹蓝色的超短裙,成同样的姿势被捆在了另一张椅子上,焦急地看着李丹,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
  
  这是怎么回事?
  
  李丹只记得刚走出机场,她们就感觉脑袋发晕,接着便被人捆成了这副样子。  
  “哼,好久不见了李丹,我说过我会报仇的。”华美笑着出现了,还有她的助手鳗丽。
  
  “呜……”李丹没想到华美会在舞台下暗算她,所以身上并没带什么道具。  
  “猜猜我给你们准备了什么特别节目呢?”华美媚笑着抚摸着李丹的酥胸。突然举起手打了个响指,包围着她们地四块木版马上倒下,周围是潮水般的观众,原来这时候她们已经在了舞台的中央!
  
  “各位观众,今天我们有幸请到了着名的美女魔术师李丹和她的助手林娜,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她们两位将给各位带来最精彩刺激的节目。”华美话音刚落,鳗丽便端上来两大瓶春药,她们将两个大漏斗塞进了两位美女塞口球中间的小孔里,然后在观众的欢呼声中将春药慢慢地灌了下去。
  
  “呜!!……呜!!”李丹和林娜痛苦地扭动着身体,但是被绳子捆着无法躲避,一下两大瓶春药便被全部灌进了两位元美女的肚子里,微微隆起的腹部被绳子勒的胀痛难忍。
  
  灌完了药,鳗丽将漏斗取出端了下去,然后将两人从椅子上解开,扯开她们胸前的衣服,露出诱人高耸的乳房,用套锁勒住根部,吊了起来,刚好让两位美女的脚能够着地面,然后用一副锁铐将她们的双脚踝分开往后拉固定在了舞台上,让她们的屁股高高地噘了起来。
  
  “呜!!……”李丹和林娜体内的大量春药如烈火般在翻腾着,乳房被勒的特别地难受。
  
  “在表演之前,为了让节目更有挑战性,两位美女特别要求了让观众先轮奸半小时来消耗她们的体力,请有自信的男士马上上台……”
  
  华美话音刚落,台下早久按奈不住的如狼似虎的壮汉们立刻冲上了舞台,不到2秒的时间便脱的一丝不挂,然后将两位美女腰部的裙子和衣物掀起来,将滚烫的肉棍直接插了进去。
  
  “呜!!……”两位美女大声呻吟起来,乳房被一双双大手粗暴地揉捏成各种形状,嘴里的塞口球也被摘下,没等两位美女说出话来,滚烫的精液已经射了进去。
  
  “呜!!……啊啊!!……”接着,嘴巴又被大肉棍重新塞满,并且一捅就到嗓子眼,来回地抽插着。两位美女娇弱的身躯在几十名壮汉的肉棍下被捅的剧烈的颤抖个不停,精液四射,在她们的嘴里和蜜穴,后庭中不停地翻腾着。
  
  华美和鳗丽在一边看的不知道有多畅快,上次被李丹算计让观众狠狠地轮奸了一回,这次总算是报仇了。
  
  李丹的大腿上很快都是汩汩流出的精液,脸色绯红着娇喘不断,嘴吧里和下身不断地更换着各种尺寸的填充物,把她一次又一次地送上高潮。
  
  半个小时过去了,李丹和林娜的肚子和嘴里不知道已经装满了多少个男人的精液,全身上下也都是白色的精液,湿淋淋地,已经被干的瘫软下来,半闭着眼睛在那娇喘着。
  
  “好了,看来已经差不多了。”华美吩咐工作人员将意尤未尽的观众从被摧残地奄奄一息的李丹和林娜身上拉开,然后在她们的嘴里,后庭和阴道中通入了水管“清洗”起来。
  
  “呜呜呜!!!”可怜的李丹和林娜体内顿时被高压水柱冲的就要闪架一般,大量的白色浑浊液体从她们的嘴里和后庭阴道中被倒冲出来,流了一地。
  
  “清洗”完毕后,李丹和林娜已经被冲成了两只落汤鸡,半透明的衣服贴在身上显得更加的妩媚动人。
  
  她们被鳗丽解下来,扶到一边的大玻璃鱼缸前,然后将两根粗大异常的连着电线的电棍插进了李丹和林娜的蜜穴之中。接着,她们的双腿再次被并拢着捆绑起来,夹着电棍,然后外面套上了一层类似美人鱼的鱼尾巴,将她们的双腿紧紧地包裹起来。接着,再她们的嘴里通入了一根导管,外面用中空的塞口球勒紧。
  
  “好,各位观众,大家期待已久的正式表演开始了,名字是‘美人鱼’,两位美女将要在氧气用完之前从这个密封的鱼缸中逃脱,否则可能被活活淹死~”华美笑着看着李丹和林娜被丢进了注满水的大鱼缸中,然后盖上了盖子锁上了。
  
  两位美女在水中惊恐无助地挣扎着,从鼻子中冒出一串串的气泡,被裹在鱼尾巴里的双腿在不停地扭动着,看上去的确很象两位美丽的美人鱼。
  
  这时候,华美按动了电棍的开关,李丹和林娜一下被电的睁大眼睛不停地痉挛起来,与此同时,通入氧气的导管中换成了辣椒水,源源不断地灌进两位美女的肚子里。
  
  “呜呜呜!!”李丹感觉到呼吸越来越困难,而林娜似乎已经昏死过去,这难道将成为她们最后的表演吗?在氧气用完之后,照程式,华美用一块幕布挡住了大鱼缸,然后走过场一样的在5秒后拉下了幕布。鱼缸里已经不见了李丹和林娜的影子。
  
  台下响起雷鸣般的掌声,华美和鳗丽却呆在了原地。
  
  “不……不可能……”华美看见这时候浑身湿透的李丹走上前台,向观众说道:“谢谢大家今天的配合,我们的表演很成功,下面将轮到华美和鳗丽小姐为大家表演节目‘性爱地狱’,为了让大家尽兴,两位小姐将装出被强暴地很不情愿的样子,大家尽管将她们抓起来尽情地处置。”
  
  “什……什么?李丹,你以为这样就能跑的掉吗?”华美手里的绳子一展,朝李丹飞去,鳗丽也在这时候跑上去扭住了李丹的双手,把她按在地上捆绑起来,李丹似乎已经没有体力,所做的反抗也有气无力,很快被两个人捆成了四马攒蹄的样子,然后塞上了嘴巴。
  
  “呜……”李丹倒在地上呻吟着,但是脸上却带着微笑。
  
  这时候,台下的观众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把华美和鳗丽团团围住,手里都拿着绳子,塞口球等道具。
  
  “等一下,刚才是李丹乱说的,没有这个节目。”华美话没说完,就被蜂拥而上的观众按在了身下,七手八脚的捆绑起来,而鳗丽也是没来得及做任何反抗就被绳子捆了个结实。
  
  “住……住手!”华美大叫着,但是嘴里很快就被一根粗大的肉棍给塞满了,接着便是她的蜜穴和幽门,鳗丽也遭到了同样的下场。
  
  “呜呜呜!!……”新一轮的奸淫大聚会开始了,不过主角换成了华美和鳗丽,她们没想到李丹在最后时刻竟然还把她们也拖下了水。
  
  后台的休息室中,还在昏迷中的林娜身上的绳子已经被解开,正躺在床上休息,身上盖着一层被子,李丹在最后时刻拼尽全力把她救了出来,不过自己却和华美鳗丽一起被观众的精液所淹没……
  
  
  上次李丹和林娜被华美绑架折腾了够戗,好在后来林娜醒来挣脱绳索,好歹把已经被观众蹂躏得奄奄一息的李丹抢救出来。当时的情势已经完全失控,只可怜华美和鳗鲡自作自受,小命虽然保住了,可两人在医院里躺了整整半个月,今天这才出院。
  
  “美美,我们还是算了吧。那李丹太神了,我们是斗不过她的。”鳗鲡吃过前两次的苦头,不愿意再跟李丹斗下去。
  
  可华美显然还是死性不改:“不行,我一定要弄倒她。”
  
  “可是!”鳗鲡有些迟疑,她显然是不愿意再从倒覆辙。
  
  “你敢不听我的,是不是想跟我作对。”华美像一只发狂的母狮。
  
  别看鳗鲡长得健美强壮,可是在娇小的华美一发火,她还是不得不害怕。果然华美的衣袖中飞出一条绳索,它就像一条毒蛇一样将鳗鲡紧紧的缠住。这是华美的一件宝贝,名叫飞索,上次李丹虽然逃脱了人鱼装的束缚,可是后来也是也这飞索给困住才惨遭强暴的。鳗鲡使出全身力气拼命的挣扎着,可是绳子越裹越紧,很快勒得她透不过气来,鳗鲡软软的倒在地上。
  
  “华美我错了,求求你饶了我吧!”鳗鲡发出微弱的求饶声。
  
  华美却丝毫没有放过鳗鲡的意思,她现在眼中只有仇恨。眼看鳗鲡就要被华美的飞索活活勒死,忽然飞索自己松开,掉过头来朝华美缠去。华美大吃一惊,还没等她反映过来已经被飞索结结实实的捆住。
  
  “师姑,是你吗?”华美忽然高兴的叫了起来。
  
  “这是给你的教训,谁让你胡乱欺负你师妹的。”一个中年美妇出现在华美面前。
  
  “师姑,我以后都不敢了。”华美在地上挣扎着将自己挪动了几下,使自己能正面对着地上还在不断喘息的鳗鲡道:“好鳗鲡我错了,快求师姑绕了我吧!”
  
  鳗鲡忧郁了一下,可是最终她还是走到那中年美妇面前为华美求了情。  
  华美从获自由舒展了一下筋骨,忙对中年美妇说:“师姑我跟鳗鲡被别人欺负了。”
  
  “这是你们先惹别人的,你以为我不知道。”那中年美妇嗔怒的样子看起来很漂亮,并没有那种严肃感,有的只是几分娇美。
  
  “你的师侄女被欺负了,你老人家不能不管啊!”华美在中年美妇面前撒起娇来。
  
  “说实话那李丹我也不敢保证能够对付。”中年美妇无可奈何的道。
  
  “怎么会呀,李丹她只是个黄毛丫头。”华美厥起嘴来。
  
  “你想想,我们魔术师表演靠的是什么?”中年美妇顿了顿道:“靠的就是道具和手急眼快。再稍微高一层次的就是依靠一些强化训练,来开发出自身的本能,好比我们飞羽流就是靠这种方式。好比小美你拥有控制绳索的特殊能力。”
  
  “可是李丹我觉得她不像是也接受过强化训练的样子呀!”华美问到。  
  “所以我才觉得她更加可怕。”中年美妇神情严肃的说:“有一种人他们自身的超能力是很强的,不需要什么特殊的训练,在特定的条件下一旦受到刺激就会激发出来。”
  
  “难道……”华美显出吃惊的神情。
  
  “不错,李丹多半就是这样的人。”中年美妇接着道:“所以她每次表演都让她的助手和观众尽可能的凌虐她,刺激她。以便激发出她的潜能,演出一次次看上去不可能完成的表演。”
  
  “真有能力这么强的人吗……”鳗鲡终于说话了。
  
  “可是她为什么不去开发自己的超能力呢?”华美将话抢了过来。
  
  “我想李丹她还并不知道怎么开发超能力,她只是偶然的机会发现被强奸和虐待的时候会爆发出超能力,所以她就一直用这种方式表演。”中年美妇若有所思的接着道:“如果李丹她能加入我们飞羽流那前途一定不可限量。”
  
  华美听了这话真是又气愤又嫉妒,可是她却不敢在中年美妇面前发作。要是平日她定会将所以怒气发泄在鳗鲡身上。鳗鲡虽然是她的师妹,可是经过开发只开发出了她一身蛮力。所以经常受到华美的欺负,却又无法反抗。
  
  这次华美没有发泄物件,于是她把自己房间门反锁,然后用飞索将自己捆绑起来,以发泄心中的怒火。当她听到中年美妇跟鳗鲡一起关门出去找李丹的时候,她气愤到了极点,绳子在自己身上越勒越紧,紧得快要陷入肉里。华美这才命令飞索松开,可是奇怪这次飞索又不听话了。
  
  “师姑我不敢生气了,求你饶了我吧!”华美以为是中年美妇又在惩戒她。  
  “哈哈哈……”空气中出来一阵妖媚而又神秘的笑声。
  
  “婆娑!”华美大惊。婆娑也是一个魔术师,不过她是邪恶的那种。她是飞羽门的夙敌。她神秘莫测,没人知道她在什么地方,她是什么年龄,甚至她究竟是男是女。
  
  “你这妖怪放开我,想干什么?”华美惊慌的扭动着身体。
  
  “别这么害怕,我不是来伤害你的。”婆娑漂浮不定的身影在房间里游荡。  
  “那这妖怪,放开我!救命呀!”华美乾脆放声大叫起来。
  
  “呜……”华美的嘴忽然被一股奇怪的力量封住,使她呼喊不出。
  
  “你害怕什么呀?”婆娑妖媚的道:“我只害那些有善良之心的人,像你这样的人我不会伤害的。”
  
  华美心想:你这不是说我是一个恶毒的女人吗?可是回头又一想:只要能不被婆娑加害也未必就不是件好事。
  
  “你的心跟我一样毒辣,我们都是一类人。”婆娑的身影终于能够看清了。  
  她看上去不但妖艳而且毒辣,同时你从她身上真的看不出年龄。有的时候觉得她像一个16、7岁的花季少女,有的时候又觉得她像成熟的美妇,可有的时候又觉得她像一个毒辣的老太婆。
  
  华美忽然感到嘴巴又获得自由又可以说话了,她连忙问道:“你要什么?”  
  “不是我要什么,而是我能给你什么。”婆娑又发出那让人寒栗的笑声。  
  “给我什么?”
  
  “是的,给你。你不是很想打败李丹吗?你不是一直想掌管飞羽流吗?”  
  “你是要我帮你对付飞语流,背叛师父。”
  
  “错了,不是帮我。是帮你自己,你想想如果李丹加入飞羽流,以后你还能得到什么?你只能做一个飞羽流最下层的门徒。”
  
  华美最终在婆娑的威逼和利诱下同意帮助她。
  
  
  “上官红小姐,辛苦了,好好休息吧~”林娜微笑着朝被固定在床上捆着全身,仍然用塞口球堵着嘴的上官红笑了笑,锁上了房门便离开了。
  
  “怎么样?她那里没什么异常吧?”李丹在客厅里问道。
  
  “没什么,她很好,而且好象很享受的样子呢~不知道她是不是故意被我们抓住的啊?”林娜笑了起来。
  
  “呵呵,那就好,我还打算在下面几场魔术中再给她来点刺激的新花样呢~”李丹放下了手中的书,上面全是美女被各种方法捆绑起来的图片。
  
  “呵呵,大美女魔术师李丹,你这地方还真不好找呢~”随着一阵娇媚的声音,一位身着白色套装,潜色丝袜,盘头,身高165左右的30多岁的美妇突然出现在了李丹和林娜的面前。
  
  “你是谁?”李丹感觉似乎来者不善。
  
  “我叫花艳莱,前段时间我师侄女华美她们承蒙你多多照顾了~”美妇笑道。  
  “原来是华美的师姑……这回来八成是来报仇的吧?”李丹和林娜心里想。  
  “我很欣赏你的能力,如果你肯加入我们飞羽流的话,我相信前途一定无可限量。”花艳莱说道。
  
  “哦?谢谢你的称赞,不过我不打算加入任何流派,你请回吧……”李丹微笑着答道。
  
  “是吗?那么乾脆就回绝了,真可惜,不如我们来比试一下好了,谁输了谁就任凭对方处置,如何?”花艳莱妩媚地说道。
  
  “哦?好象最近很多美女都喜欢和我玩这样的比试呢……那好,开始吧。”李丹毫不畏惧,站了起来。
  
  花艳莱微微一笑,一道银色的绳索突然从袖口飞出,直朝李丹缠去。
  
  “想捆我吗?”李丹也是轻笑一声,在空中一个后空翻躲过了绳索,然后手里多了一块红色的大手巾和一条绳子。
  
  “身手不错嘛,在接我一招”花艳莱笑着将绳子再次射出,李丹同时也将绳子飞中,两股绳子缠在了一起,两个人互相一拉,便跳到了一起,李丹将手中的手巾朝花艳莱的双手一盖,再拿起来的时候,花艳莱的双手已经被一副手铐铐在了一起。
  
  “哦?真不错呢~”花艳莱也不惊慌,双手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这么一转,手铐就开了,然后右手轻轻地滑过李丹的双手腕处。
  
  “呃?!”李丹的双手瞬间被一条紫色的绸带弯到脑后捆成了关公背刀的姿势。然后脚下突然一紧,刚才铐在花艳莱手上的那个手铐竟然铐在了自己的脚踝上。
  
  “呵呵,别乱动,一乱动可是会摔倒的哟~”花艳莱上前捏着李丹的下巴笑道。  
  “哦,是吗?”李丹也不急,被绑在脑后的双手突然挣脱了束缚往前一套,那条手巾突然被放大了几倍一下盖在了花艳莱的身上,把她手肘以上的部位都包住了。接着,李丹拉动手里的绳子,几下将包裹中的花艳莱的上身捆了起来,双手也拉到身后绑好,然后手腕快速地转动几下,将花艳莱那双被浅色丝袜包裹着的美腿并拢在一起也捆了起来。
  
  “呜……”花艳莱一下全身都被捆住,勉强站立着动弹不得,李丹将盖住她的手巾一抽,便神奇地将手巾从绳索中抽了出来。
  
  “哎呀,不错呢,我被捆的动不了了~”花艳莱直直地站在原地看了看身上的绳子笑道。
  
  “怎么样,认输了吗?”李丹微笑着收紧了手中的绳子。
  
  “呵呵,我可不是那么容易就会败的哦~”花艳莱说着轻轻抖动了一下身体,捆在身上的绳子马上松到了地上。
  
  “绳子好象比较听我的话,李丹小姐,该你了~”花艳莱话音未落,她的手腕没动,手中的银色的绳子却突然从地上窜起,顺着李丹的黑色丝袜和超短裙一圈圈地往上捆去,一下便将李丹捆成了粽子一般。
  
  “什么?这绳子好象活了一样,她的手明明没动啊……”李丹被捆的紧紧的动弹不得,疑惑地说道。
  
  “呵呵,你被绳子捆着的样子真的很性感呢~”花艳莱说着故意将绳子又收紧了好几圈。
  
  “啊!!……”李丹全身的绳子一下全都狠狠地吃进了李丹的肉里。
  
  “真迷人,特别是这对雄伟的……”花艳莱说着走上前,用手捏了捏李丹被勒的几乎要从吊带黑丝紧身衣中爆出来的乳房。
  
  “啊……”李丹发出娇媚的呻吟声,身体扭动着想逃避花艳莱的手。
  
  “住手!”林娜在一边早看得焦急万分,手里拿着绳子冲了上来,花艳莱轻轻地一抬手笑道:“林娜小姐,那么着急,你也想试试被捆起来的滋味吗?”
  
  这时候李丹趁花艳莱分神,往前一撞,把花艳莱撞倒在了客厅正中央的地上,然后倒地时用腿踢动了桌子下面的机关。
  
  “呀?!”花艳莱惊叫一声,身下的地板朝两边翻下,整个人便掉了下去。  
  花艳莱一落地,从墙壁四周马上射出几十道绳子,非常细致准确地将她的双手拉到身手并拢着捆起来,肘关节处还特别挨着拉到了一起,使两只手臂成“Y”字型紧紧地贴在了一起。
  
  然后就是整齐地一道道地从手腕开始往上捆去,从地上一下伸出一个三叉戟,三个大小和长度不一的戟头一下就刺破内衣直捅进了花艳莱的蜜穴,尿道和肛门中,并且迅速地在里面充气膨胀,然后戟头留在花艳莱的体内,剩余的部分又缩进了地下。
  
  “啊啊?!”花艳莱被下身的突然刺激搞的浪叫起来,双腿却一下被绳子从脚踝开始也一圈圈捆了起来,绳子在花艳莱的身上七缠八捆,将她的双乳成“8”字型勒的爆了出来,然后在腹部精确地结成一个菱形,两道绳子穿过下身将三截戟头勒的又深陷进去一大截。
  
  “呃?!好厉害的机关……啊!……”
  
  花艳莱的全身已经被绳子捆了起来,但是机关并没有停下,一层黑色的拘束皮套从花艳莱的脚下出现,往上一拉,便将她那双美腿包裹起来,同样,她的双手也被黑色的拘束套套上,然后上面的绳带收紧,将双手双腿严密地套住了。
  
  正当花艳莱挣扎的时候,一条长长的红布绕着花艳莱的嘴部缠绕了几圈,勒紧后在她的脑后结扎起来,将她的小嘴也一起封了起来。
  
  “呜!……”陷入绳网拘束陷阱中的花艳莱一下便被捆的动弹不得,只能扭动着性感丰韵的身段发出淫绯的悲鸣声。
  
  “呼,好危险,总算抓住她了。”林娜帮李丹解开身上的绳子说道。
  
  “虽然用了不怎么光彩的手段,不过相信这个我精心设计的绳网拘束陷阱能把她困住。”李丹从上面看到了花艳莱在下面的狼狈景象才放下心来。
  
  “来吧,看看我们美艳的新俘虏……”李丹微笑着说道。
  
  ……
  
  “呜……”
  
  花艳莱被绳子固定在一张椅子上,身上的那身行头一样不少。
  
  李丹把她嘴上的布解了下来,笑着问:“不好意思了,花姐姐,不过你好象输了。”
  
  “哼,没想到李丹小姐还留了一手,设置了那么一个厉害的机关……”  
  “呵呵,因为最近打我主意的人太多,所以我不得不做了一点防卫措施。”  
  “果然聪明呢,李丹小姐,怪不得华美不是你的对手……我对你越来越有兴趣了。”
  
  花艳莱媚笑道着继续说道:“不管怎么样,我是被你抓住了,按照约定,随便你处置了~对了,你想怎么处置我呢?我可是很期待哟~”花艳莱浑身都散发着一种难以抗拒的诱惑,连身为女人的李丹和林娜也不免受了点影响。
  
  “娜娜,你说我们该怎么处置她好呢?”李丹问道。
  
  “李丹姐,我又不象上官红小姐她们那样那么喜欢玩虐美女,我怎么知道啊?”林娜吐了吐舌头笑道。
  
  “离我们的下次魔术表演还有不短的一段时间,不如送个人情先丢给那些老打我主意的人算了~
  
  到表演的时候再把她偷回来。“李丹想了想笑道。
  
  2小时后,一个奇怪的包裹被送到了oska511的家门口,包裹标签的正面上面写着:“请尽情的玩吧”,背面写着“李丹奉上”。
  
  包裹里不时传出几声娇媚的呻吟声,装的正是被全身束缚,再被大小腿贴在一起,紧挨着胸口被捆成一团堵上嘴,三个肉穴里塞着不停震动地大按摩棒,已经淫水直流的花艳莱。

  
  今天我十分意外的收到一个特大号的邮包,而且这邮包十分奇怪。最奇怪之处莫过于包裹不停的扭动,里面还不时传出几声娇媚的呻吟声。
  
  我来不及仔细琢磨连忙把这个奇怪的包裹拿回家。这时我才注意到邮寄包裹的人居然是大美女李丹——这小妮子又在搞什么新花样?
  
  我好奇的打开了包裹。
  
  哇!
  
  里面是一个浑身被束缚,丝毫动弹不得的美女。她的三张“嘴”都被按摩棒塞得严严实实的,只能发出那性感诱人的呻吟声。
  
  她不是我的三号女主角花艳莱吗?我一拿下花艳莱口中的按摩棒,她变大吵起来:“喂!你什么意思,我这次可被折腾惨了。”
  
  我连忙解释:“呵呵……你这可别怨我,都要怪那B44,都是他小子搞的鬼。”
  
  “别说了,快放开我。我还要办正事呢!”花艳莱嗔怒的样子让人不由得心动。  
  “当然要放你回去,不过你暂时别管李丹那边的事了。飞羽门可要出大乱子了。”
  
  “什么大乱子?”
  
  “这我可不能说,以后的故事还要靠你们来完成呢!”
  
  “那你还不放开我,呜……”花艳莱的话还没说完,嘴巴又被堵住了。这是因为我用毛巾塞住了她的嘴。花艳莱用诧异的眼神看着我,彷佛在问我你想做什么?
  
  “你虽然是我小说里创造出来的。但既然肥肉送到我嘴边当然没有放过的道理是吧?”花艳莱听完我的话拼命的扭动着身体想要逃过我的那双淫手,不过这一切显然是徒劳的。我的手触碰到她那成熟的身体,熟女就是比小女孩有味道……
  
  花艳莱迈动着艰难的步伐回到华美家中,整个人一下子倒在沙发上,酥胸起伏不定的喘息起来。她心中愤愤的道:“要我帮他继续表演下去,还那样对人家。”
  
  可是想着想着脸上又泛起红晕。
  
  “师姑你可回来了。”华美迎了出来,十分关切的道:“昨天鳗鲡回来说您被李丹抓住了,今天一早我让她回去通知师父了。对了,您这一晚上都到哪儿去了?”
  
  花艳莱连忙收敛思绪,努力坐直,使自己尽量保持端庄,她对华美道:“这你不要多问了。那李丹确实是个人才,我一定要让她加入我们。”
  
  “师姑,李丹她有那么了不起吗?”华美脸上显出几分不快。
  
  “美美,你要知道,个人的天资是最重要的。像鳗鲡她再怎么努力都比不了你,因为你的天资比她高。而李丹是我所见过人里天资最高的,她将来的成就可能超过师姐和我。”
  
  花艳莱一说到李丹就开始陶醉了,她并没注意到华美当时的表情。
  
  “美美,快通知你师父,就说我没事了!”花艳莱想起这重要的事,连忙提醒华美。
  
  “师姑您放心,我会通知的。”
  
  不知道什么时候华美的脸上已经堆满笑容:“来师姑,您想喝杯水休息一下。”说着她递过一杯清水。
  
  花艳莱被捆绑奸虐了一夜,确实感到有些渴了,于是她将水一饮而尽。  
  花艳莱开始思考如何把李丹发展过来,可是想着想着却又想到昨晚那消魂的一夜,想着想着她沉沉的睡去。是的,她太疲倦了。也许还有其他原因……
  
  华美推了推花艳莱的香肩,并轻声呼唤:“师姑、师姑!”
  
  “不用叫了,她不会那么快醒!”一个似有似无的声音从房间里传了出来。  
  “下一步我们怎么办?”华美看着从房间里走出来的婆娑问到。
  
  “别着急,你不是已经让你师妹去通知你师父了吗?”婆娑神秘的笑道:“我们就等你师父来了以后看好戏吧!”说完这话婆娑陷入沉沉的思绪中,那是10年前的事了。
  
  当时她是如何的风光,谁只要听到她的笑声都会吓得魂飞魄散。就是这飞羽流的掌门人——林苛。林苛破坏了一切,林苛的那招飞羽门的绝技千羽华影,自今让她还不寒而栗。
  
  “那现在怎么处置我师姑呢?”华美的问话打断了婆娑的思绪。
  
  “先把她捆起来藏在地窖里,说不定以后还能用得着她。”婆娑说着将手一挥,手中多出几个绿色的东西,并交给华美。
  
  华美接过这些东西,发现它们都软绵绵的,外表有几分粗糙。不知道是做什么用的。
  
  “分别把我的蠕虫塞进她的嘴里还有阴道和肛门。”
  
  华美在婆娑的指示下把花艳莱剥得精光,然后将这些东西塞进她的三张“小嘴”里。
  
  只见那东西一进入花艳莱的身体就自动开始扩张起来。把花艳莱的嘴巴撑得满满的,一点空隙都没留下,整个嘴看上去已经被撑得有些变形了这才停下。下面那两个肉洞的情况也差不多。
  
  “好了,现在你可以用绳子把她绑起来了。就算她再怎么厉害被蠕虫制住了她也施展不出来,这些蠕虫还会慢慢的吸取她的精力。以后这些精力都会为我所用。”婆娑的声音与她的身影消失在空气中。
  
  …………
  
  华美将花艳莱藏好以后回到客厅,她的心情起伏不定。师父就要来了,这一切能瞒得过她老人家吗?以后的事会像婆娑所说进展得那样顺利吗?
  
  
分享到: | 推荐给粉丝 | 收藏 | 写评论
评论
  评论载入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