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英格尔的手札】熏与望篇
【英格尔的手札】熏与望篇
            英格尔的手札-熏与望篇


  ***********************************
               作者的话:

  真是意外的收获,上一篇有得到很棒的响应,切中我文章的弱点,真是感谢那位朋友。

  为什么叫做“英格尔的手札”,其实我也忘了,不过都是用第一人称写作没错,我把我写的短篇都当作英格尔系列作。

  至少,感觉很酷不是吗?也方便整理,呵呵呵~

  ***********************************
  “哥哥…我不要你走…呜…呜……哥哥……哥哥不要走啊!”

  “小望,我发誓,哥哥一定会回来的,我跟你约定,我一定会回来的!”
  “呜~哥哥……呜呜呜~~”

  “我发誓!我一定会回来的,绝对会回来!!”

  大概在我六岁的那年,大我两岁的哥哥熏生了一场大病,因为那个病的缘故,他必须要长期住院,而那所医院在很远的地方,所以父母决定让他住在亲戚家。
  那时发生的事,到现在依然历历在目,父亲抓着想要冲上前去的我,而哥哥就在坐在车上准备要离去,我哭的很伤心,哥哥也一样很伤心。

  那时的我无法明白父母亲到底在想什么,为什么要将哥哥送到那么远的地方去,为什么阻止我去探望哥哥,除了疑惑,我更多时间都是在哭泣。

  十年之后,哥哥果然依照约定回来了,虽然经过这么久,我对哥哥的感情依然没有太大的改变,很高兴,真的很高兴,哥哥终于回来了。

  但是……

  事情却有了很大的改变,我也是到那时候才知道,父母当年为什么做出那样的决定……

         ****************

  刺眼阳光从窗帘的隙缝中照到我脸上,虽然我醒的很早,但是却也喜欢赖一下床,勉强睁开眼睛,盯着天花板看着,昨晚又做了个梦,那是十年前哥哥离开当时的情景,最近常常做这个梦,或许也是跟这几天发生的事情有关吧。

  虽然是一件很怀念的事,但是依照目前的情况来看,我宁愿不要想起来,甚至希望能忘掉一切,可惜却也怎样都忘不掉。

  「呼……呼……呼……呼……」

  当我正想着今天还是早一点起床好了,却发现身旁传来规律的打呼声,我猛然的转头,却看到了那最不愿意看到的人,那个让我如此烦恼的元凶。

  她正侧睡在我的身旁,左手紧紧的抓着我的衣服,漂亮的长发披在她的身后,不符合她年纪的稚嫩身材以及容貌却是如此的可爱,裸露在外面的皮肤白皙光滑,阵阵体香往我这边飘过来。

  短裤也掩盖不住的圆翘臀部充满弹性,漂亮的长腿看起来如此诱人,身上小可爱的肩带早已从肩膀上滑落,胸前春光止不住的外泄,微微隆起的胸部顶端,是两颗娇艳欲滴的小红莓,散发着可口香气。

  一大早看到这种刺激场面,我想一般人不是狂吼一声就扑上去,要不就是鼻血流满地,但是我却不一样,我做了特别与众不同的事,虽然这一点都不值得骄傲。

  「啊!!!!!!!!!!」

  我发出了惨叫……

  一大早在餐桌上,我无力的啃着手上的吐司,脑中是一片混乱,与我现在心情正好相反的家伙,正活力充沛的坐在我对面。

  「你做什么啦……只不过睡在你旁边而已,有必要生气吗?你是不是维他命摄取不足,怎么脾气这么差?」

  一大早的惊吓让我心情很糟,没想到罪魁祸首还理直气壮的质问我。

  「我没有生气!!」

  虽然这么说,不过我额头的青筋还是忍不住爆了出来。

  「我们不是兄弟吗?以前都还不睡在一起,怎么现在你却这么反感,我只不过是从男生变成女生而已嘛!又没什么差……」

  “男性假性半阴阳”-这个就是熏当初时得到的病,事实上这也不能说是病,是因为一出生时身体的缺陷造成的性别混淆,只要在幼少期及早发现,就可以治愈,所以当时父母才决定要让熏去手术。

  「哼……」我敷衍的回答道。

  该死,要是事情有这么简单就好了,那我也不用这么辛苦,想着想着,眼睛忍不住的偷偷往对面那家伙望去……

  大而圆圆的眼睛,小巧可爱的鼻子,一直咕哝的小嘴微翘诱人,彷佛洋娃娃一般的精致脸孔,漂亮长发泛着些微淡褐色,娇小的身躯是如此柔弱,让人恨不得冲上前将她抱在怀里。

  可恶…可恶啊,好烦恼,我真的好烦恼,我该怎么办,我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啊!!!

  「小望…不要发呆,我在说你有没有在听啊!喂!」

  突如其来的话语打断我的思考,事实上我根本没有在听她说话,我总不能说我看她看到入迷吧,烦闷与懊恼同时从心里窜出,我胀红着脸大声回道:「啰…啰唆!谁要理你的废话,我要先去上学了。」

  将手上的吐司一口塞到嘴里,提起书包转身就要离开,我怕再这样下去连我都不能控制我自己,可恶!为什么我要逃跑……可恶可恶可恶可恶!!

  「啊!小望等等,我还没吃完啊!一起去学校嘛…」

  熏赶紧急急忙忙的狼吞虎咽,怎奈她那小嘴根本塞不下那么多东西,反倒将两颊塞的鼓鼓的,就像是松鼠一样可爱。

  「不要,我以后自己一个人走就好了,我不想跟你一起走,上学的路上都会遇到我的同学,要是被他们看到我跟你走在一起,不知道又会被传成怎样,还要跟他们解释太麻烦了,所以你跟我一起走反而会造成我的困扰。」

  熏喝了一大口牛奶咽下口中的食物之后,生气回答道:「什…什么啦,小望你怎么这样说。」

  「不管了,反正连在学校遇见我都不要跟我说话。」说完我就赶紧转身离开。
  「小望是大笨蛋!!」熏在我身后大声喊道,似乎是非常生气,纵使如此,她的声音还是依然清脆响亮,总让人觉得是在撒娇一般。

  不知道从那小嘴发出的呻吟声又是如何呢……

  糟糕,我又开始胡思乱想了,冷静,一定要冷静,要是今天再看到她,那实在是很糟糕的事,说不定待会她会怒气冲冲的跑来我班上,那可就不妙了。
  似乎是早上离开时那句话起了作用,直到放学为止,今天一整天在学校都没有看到熏,让我不禁松了一口气,又混过了一天啊。

  自从熏回到这个家之后,我的生活都像今天一样紧张,原本敬爱的哥哥忽然变成女生,还是如此可爱的女生,你要我这个正迈入青春期的男生如何是好。
  更可恶的是他本人似乎毫无知觉,平常不是内衣裤乱丢,就是洗完澡之后不穿衣服,大剌剌的跑到厨房喝牛奶,有时甚至腿开开的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这种事也不是特别希罕,很多男同学家里有姐姐的,似乎都是差不多的情形,因为是自己的亲人,男女之间的界线没那么清楚,简单的说,那些男同学在家里并不是被当成一个“男人”看待,而就单纯是个“弟弟”罢了。

  的确,在这种情形下,其实那些男同学也不会有什么感觉,毕竟是一同长大,一直生活在一起的姐姐,就算他们看到那些事情也不会有太大的反应。

  可是我不一样啊,我跟熏分开有十年之久,或许我在她眼中还是当年的弟弟,不过改变性别之后的她,对我来说却是个不折不扣的“女人”。

  不知道是不是治疗过程的副作用,熏的身高跟十年前离别时相比,也只长了一些些,比我班上的女生还要娇小,再加上她那张娃娃脸,除非特别明说,不然站在我身边的她更像是我妹妹。

  如此娇小,如此柔弱,如此的稚嫩,看起来像是青涩的果子,却又不时散发出成熟诱人的果香,这要我怎么办,我根本无法将她跟十年前的哥哥连在一起啊,好烦恼,我无法去排除这种纠缠的心情,所以只能逃避,只能假装不知情。
  然而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只是我没想到会那么快,而且事情的变化竟会如此剧烈,造成的结果是我始料未及,就在当天晚上……

  因为学校干部会议的影响,让我放学时间延后半小时,回到家以后,我跟往常一样走到厨房准备吃晚餐。

  「喔……肚子好饿,妈你晚餐煮好了吗?」

  我一手摸着饥饿的肚子一手掀开了厨房门口的门帘。

  「啊!你回来啦~小望,晚餐等一下就好啰。」对方用清脆可爱的声音回答道。

  「咦…!?」

  回应的人并不是妈妈,仔细一看,却让我大吃一惊,脚步一时不稳往后跌在地板上。

  「为为为…为什么你会在厨房。」我顾不得还未站起来,就指着面前的人大声问道。

  「你问为什么……当然是在做晚餐啊。」

  熏还没有换掉水手服,就直接在外面套了一件小围裙,手上拿着汤瓢站在锅子前面,虽然她穿围裙的样子可爱极了,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到她穿围裙……
  等等,这不是重点……为什么熏会忽然出现在厨房啊,没有任何心理准备就忽然看到熏,实在让我手足无措。

  「妈妈呢?怎么会是你在做晚餐!!」我紧张的问道。

  「嗯…你在说什么傻话啊,妈妈今天早上就去参加外公那边的法会啦,要到下礼拜才会回来喔。」

  噫噫噫噫!!!!怎么可能,我完全没有听说啊。

  「啊!对了……今天早上小望你先跑去上学,所以才没听到这件事情。」
  啊啊啊~~~~什…什么!怎么会这样,那难不成,今晚只有我跟熏两个人独独独独……独处!!!!

  「哈哈哈,小望你放心啦,不要看我这样,我对自己的厨艺很有信心的喔,我这个可是厨师的手呢,放心交给我吧!」熏自信满满的拍着手臂说道。

  现在还有谁理你晚餐的事情啊,你这迟钝的家伙,怎么办,我该怎么办,两个人独处耶,孤男寡女在同一间房子里独处一个晚上,根本没有心理准备,我脆的心灵承受不了这种刺激的事啊!!

  这是幻觉,一定是幻觉,没错,我必须要深呼吸,我只是在作梦,一定是最近压力太大了,啊,说不定之前也是在作梦,哥哥怎么可能变成女生呢,真好笑,这不可能的嘛。

  我将大腿缩到胸前,用手捂住耳朵,整个人卷曲在一起,想要去逃避现实,不停的在催眠自己。

  「小望…?」

  我感觉到有人碰到我的头发,一回头却看见那张可爱稚嫩的脸蛋,残酷的现实立刻就把我从幻想中拉回来,我窝囊的一边发出「啊啊啊」的声音,一边不停的往后退。

  「小望你没事吧?是肚子饿了吗?没关系,晚餐等等就煮好啰。」

  「我才不要吃,你自己吃就好了。」

  「为什么?难道你在回家的路上已经吃过了吗?这样不行喔,一放学要赶快回家才行,怎么可以在路边买东西吃呢。」

  可恶,你根本搞不清楚状况嘛,在这种情形下,我怎么有心情吃,我现在根本没办法面对你啊,为什么你有办法这么迟钝啊。

  「总之我今晚不吃了,我要先回房睡觉。」说完我赶紧转身逃离现场。
  「等一下!小望!」熏在我身后着急的喊道。

  我用跑百米的速度冲到二楼,用力将门关上,确定门已经锁起来之后我才松了一口气,原本紧绷的身体这才放松下来,就这样倚靠在门旁的墙壁坐在地上。
  说我懦弱也好,说我没用也行,我就是没办法面对熏啦,尤其是一想到今晚只有两个人独处,我的脸又热了起来。

  可恶,越是想去避免这种事,这种事却还是发生,早知道有这样的情形,我就会去借住朋友家了,现在后悔也来不及。

  虽然知道应该不会发生什么事情,但是脑袋却不停的想象,我看今晚八成会失眠,糟糕,好像产生幻听了,我怎么听到有脚步声而且还越来越接近。

  不对,真的有人过来了,而且应该是熏,怎么会这样,为什么她会跑过来,我又开始紧张起来。

  「小望,把门打开,我有事情要跟你说……」熏在门外说道,声音听起来异常的平静。

  「不要管我!总之我今晚不想吃,我要一个人呆在房间里,你不用管我啦!」我大吼着,之后就静下来仔细听门外的动静。

  「把门打开…小望。」

  「不要不要!别管我啦!」我不自觉的又提高了音量。

  「是吗…这样啊……」熏响应道,说完之后就没有声音。

  似乎是放弃的样子,呼……害的我的寿命又少了好多。

  忽然间发出了巨响,「碰!」的一声,宛如警匪枪战中警察破门而入的剧情,我的房门垂直倒下,完全搞不清楚状况是什么状况,我当场傻眼。

  「我叫你开门你是没听到吗!!」跟平常的熏不一样,她用恶狠狠的语气说着。

  虽然是吓了一跳,但这不是让我最惊讶的地方,而是熏现在的样子……
  「啊!等…等等,你在搞什么…啊啊……快…快一点…把把…把衣服穿上啦!!」
我来不及起身,就坐在地上一直往后退。

  虽然这种情形下我是不应该看的,而我的确也是捂住了脸,但我的眼睛还是不听话,从手指的隙缝中偷看裸体的熏。

  长发打散在身后飘逸,娇小身躯却有着接近完美的诱人曲线,纤细白嫩的长腿令人心动,白里透红的肌肤非常漂亮,微微起伏的胸部上是两团小小的粉红突,光洁白皙的娇嫩耻丘上没有任何一丝杂草,只有一条淡粉红的蜜裂从中间分开。
  天啊!她真的大我两岁吗?为什么这么可爱!

  艰难的咽下口水,一时之间,我的眼睛竟然无法离开半刻,完全被眼前的景象所吸引住,明明就只是发育不良的身材,怎么会有如此诱惑人心的致命魔力。
  「小望……你这家伙……」

  但此时此刻却没有时间再让我多想了,小熏把手指扳的「喀啦喀啦」作响,来势汹汹的逼近我,让我产生了小熏体型变大数倍的错觉,气势完全不同以往温和,让我怕的心胆颤,这时才把她跟我童年记忆里的哥哥重迭在一起。

  小熏现在绝对非常火大,甚至还可以看到从她背后冒出熊熊怒火,虽然外表跟性别都变了,但她依然是我的哥哥,我却被外表所蒙蔽,完全忘了这个事实,不,应该说我根本没有察觉到。

  会…会被杀掉……好恐怖,对不起啦……我只是偷看两眼而已……妈妈救命啊。

  「你给我仔细看清楚!!」

  小熏按住我的头,把我的脸往她的两腿之间压下去,我想挣扎却又不敢推开她,想要将身体往后仰,可是小熏却将右腿跨在我的肩膀上,左手紧紧的按住我的头。

  「呜…呜……」虽然我想逃开,但却又不知从何抵抗。

  我感觉到我的鼻子碰到小熏双腿间那柔软的地方,她身上产生的女体香味阵阵向我袭来,就像是诱人犯罪的催情激素,让我的心脏不停的激烈跳动。

  「看清楚,我不是男孩子!是个完完全全的女孩,但是那又如何,我一样还是你的哥哥!你到底懂不懂…这一点是如论如何都不会改变的!」小熏生气的说着。

  忽然间小熏的语气转变柔和,「所以了…求求你不要疏远我…不要不理我……我是多么喜欢小望啊……」,那语调是多么让人心软,让人彷佛心都跟着碎了一般。

  我感觉到有湿润的东西落到我的脸颊上,抬头一看,却是小熏泪水盈眶的美丽双眼,眼泪彷佛决提一般不断落下,那落寞的神情让我感到愧疚,原本小熏按住我的手脚放下,她右手擦拭着脸上泪水。

  「哥哥…我……」虽然想安慰她,但是我又不知道该怎么做。

  「小望,我回来了……虽然我已经变成女孩子,再也不是你心目中的哥哥,但是在与你分开的时间里,再一次和你住在一起一直都是我的梦想,我好喜欢你啊…小望。」小熏捧住我的脸,把我的头往她怀里拥住。

  就跟刚刚一样,我又陷入手足无措的情况,我可以感觉到小熏那虽然起伏不大却又充满弹性的胸部,她身上的味道非常迷人。

  「如果你不希望你的朋友看到我,那我就不会给他们看到……我只希望你……希望你不要讨厌我。」小熏抽抽噎噎的说道。

  「……………」

  虽然是无心,不过我还是伤害到小熏,这并不是我的本意,但是伤害已经造成我却不自知,要不是小熏现在把心里的话一口气说出来,我想我们的关系将永远不会更进一步,而我也会一直伤害着她……唉……我实在是太自私了。

  「对不起……都是我的错…对不起。」我充满愧疚的跟小熏道歉

  「不过……你能不能……能不能稍微离我远一点。」

  「呜…为什么,小望你果然还是讨厌我,你还是讨厌我对不对……呜……」小熏原本止住的泪水似乎又要溃堤。

  「不是啦,你冷静一点…我没有讨厌你…只是……」我低头往下看去,「哥你以前也是男生…应该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小熏也顺着我的眼神往下看去,问题就出在我那因为生理反应而隆起的裤子。

  「啊!对…对不起。」小熏立刻转过身去,而我也转过身面对墙壁。

  这种情形真的是尴尬到不行,虽然彼此的心结早已解开,但是差点忘了这件事,小熏对我来说是一个非常有吸引力的“女孩子”,而我本来也只是将这件事放在心里,结果还是被知道了,好尴尬啊……我现在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我跟小熏两人都不说话,相信小熏也非常尴尬,啊~就像是你用妳身上唯一的十元投钱买卫生纸,掉出来的却是卫生棉一样,好尴尬啊!!!我到底该说什么,说什么都好像不对啊。

  彼此之间静的可以,房间里只有两人的心跳声,而且跳动声越来越快。
  「那个…小望……」没想到是小熏先开口。

  「啊…是…?」我稍微转过头去回答。

  「你……有射精过吗?」小熏掩住嘴巴害羞的问道。

  「啊!好痛!」我根本没有想到她会问这个问题,当场吓了一跳,头很用力的去撞到墙壁。

  「你怎么会忽然问这个啦!」虽然额头隐隐作痛但我还是大声问道。

  「那个……听说…」小熏满脸通红,害羞的偏过头去小声的说道,「听说…那种事情很舒服,如果是小望的话……我很愿意帮你做……」

  「嗯……啊!?」

         ****************

  「哇~~~~好大喔,嘻嘻……小望长大了呢,连这个也变成大人啰。」小熏握着我分身惊讶的观察着,我觉得非常不好意思,虽然我也早就脱掉衣服彼此都赤裸着。

  小熏柔嫩的小手与我坚挺的分身形成很大的对比,似乎是因为好奇,小熏不停的搓揉套弄,让我的东西越发膨涨坚硬。

  「咦!?越来越硬了耶……没想到还会动!」就像是发现新大陆,小熏惊讶的说着。

  「那个……哥哥,为什么你会问那个问题呢?为什么愿意帮我做这种事,我还是不太明白。」

  「嘻嘻…」小熏搓揉着我的分身说道:「我只是想看男人的那里长大之后会怎样嘛……毕竟我也曾经是男人,而且……我也想做让小望舒服的事情啊…嘻嘻…」

  「但是…啊!」忽然间小熏伸出舌头轻舔了一下,那瞬间触电的快感不禁让我发出声音。

  「怎么了小望!会痛吗?」小熏担忧的抬头看着我。

  「不,其实…该怎么说,不会痛…只是……只是太刺激了而已。」

  听到我这么说,小熏的脸上忽然浮现出恶作剧的笑容,「这样子啊……那我就让小望更舒服一点吧…」

  「咦!等…等等…」我还来不及阻止,小熏就张开她的小嘴,将我分身的前端含入,就像是在吃冰淇淋一样,小熏的舌头不停的舔弄滑动,那感官的刺激不停冲击我。

  小熏很专心的用舌头替我服务,刚开始技巧不是很好,好几次都碰到牙齿,但是进步的却也非常快,我舒服到都说不出话来,下身鼓胀的欲望呼之欲出。
  「等等…哥…先慢一点…等一下…」

  但是小熏似乎是没听到,依然卖力的舔弄着,最后我终于再也忍不住,累积已久的东西一次倾泻而出,小熏来不及反应,黏稠的体液喷洒出来,一阵又一阵的喷在小熏的脸上以及身上。

  「啊!对不起…我一时忍不住才会这样,你没事吧…」我紧张的问道。
  「嘻嘻……小望的东西好浓,量也好多喔…」小熏摸着脸上的雪白体液,完全不会嫌脏,就好像是好玩的东西一样,而这副景象非常的淫靡,让我再也无法克制住心中的冲动。

  「好可爱,熏你好可爱。」我拥抱住小熏,轻轻的将她推倒在床上。

  「哥哥你不是说要做让我舒服的事情吗?」虽然已经发泄过,但是我的分身丝毫没有软化,反而更加的坚挺,「那…这样子的事情也可以吗?」我将我的分身抵在小熏两腿间的滑嫩山丘上。

  分身不停的在上面前后摩擦,「咦!小望…等等…啊…啊啊…啊……」忽然而来的刺激让小熏紧抓着床单,原本要说的话也因为身体的颤抖而中断。

  「如果……如果是小望的话……」小熏忍着下身的刺激小声的说着。

  我也停下动作,稍微抬起身来看着小熏。

  「虽然这是我的第一次,不过如果对象是小望的话…没关系喔…」小熏抬起双脚,双手微微的撑开两腿之间,无毛的耻丘看的一清二楚,娇嫩而湿润的肉褶让我心神荡漾。

  将硬挺的分身对准小熏身上那块花园的入口,慢慢的挺进,虽然早已经湿润,但那狭窄温热的通道还是非常的紧迫。

  「啊啊…啊…咿咿……」初次的疼痛让小熏叫了出来,泪水也顺着脸颊滑落。
  知道小熏很痛,我也不敢移动太快,慢慢的进入之后终于到达那通道的柔软尽头,「哥哥,已经完全插入了。」我亲吻着小熏的脸颊并且短暂的歇息着。
  可以感受到小熏下缘的通道一阵一阵的缠绕收束,小熏清脆娇啼的低吟加上那汗水蒸发产生的迷人香味,感官的享受简直全都有了。

  缓缓的前后抽送,每次挺进都让小熏难受的呻吟着,她颤抖着身躯,发出动人的旋律。

  「谢谢你…小望,我终于…也成为一个真正的女人了吧…」小熏忍着初次的痛楚,微笑着对我说道。

  「可是啊…这样不对喔…」小熏起身反把我推倒在床上,而我的分身还在那狭窄紧缩的通道里

  「哥哥……?」我疑惑的看着小熏。

  「今天可是我说要让小望舒服哟!那怎么可以让小望在上面呢?嘻嘻…那当然是要我来掌控主导权啦……还有喔,我希望小望能够……能够叫我姊姊呢…嘻嘻…」小熏眼中含着泪水,虽然疼痛却又努力支撑着,脸上保持着笑容。

  「姊…姊姊…?」

  「没错喔~是姊姊呢~」小熏摇动着臀部,上下激动的剧烈摇摆着。

  「姊姊…姊姊…姊姊…姊姊!!」随着小熏摇动的速度,我也越来越难以自拔,只是无意识的喊着。

  「嘻嘻……小望好可爱……姊姊最喜欢你了…姊姊的里面很舒服吧…小望……」

  我与小熏两人拥吻着,彼此的舌头交缠,而每一次的抽送,小熏美妙的呻吟都会从唇边泄漏出来,嘴唇分开之后彼此还牵着银丝。

  小熏换了一个姿势,她趴在床上翘高那小巧圆俏的臀部,我扶住她的腰,卖力的抽送着,小熏稚嫩狭窄的腔道紧紧的包覆我的分身,感觉是如此销魂,感觉好像是要溶化一样。

  「姊姊…我快不行了……快要忍不住了……」我终于到了忍耐的极限。
  「没关系喔…在姊姊的里面出来吧…啊啊……姊姊也快要了……」

  跟刚才不同,小熏的腔道产生许多润滑体液,每次抽送,里头就发出“噗嗤噗嗤”的声响,听起来非常的淫秽。

  我忍受不住,深深的挺入到最后,白色的浓稠全部涌进小熏狭窄的通道里去。
  「啊~~~~!」小熏尖声叫着,弓起身体,全身不停的剧烈颤抖,腔道内用力的收缩,终于耗尽力气,整个人瘫软在床上,泪水跟唾液不由自主的流出来,眼神迷茫的喘着气。

  我伏在小熏的身上,没有把分身立刻拔出来,继续享受着小熏那迷人通道本能的缓慢蠕动,就好像有许多细小的触手在慢慢抚弄。

  「我喜欢你…姊姊…」我轻轻的在小熏脸颊上一吻。

  红色的鲜血混合着白色的浓稠,慢慢的从小熏的洞口流淌出来。

         ****************

  哥哥终于变成了我的姊姊,我已经完全克服心理上的障碍,跟小熏的关系也恢复到跟小时候一样,这是一件好事。

  只不过…………

  「来吧~尽量吃没关系,这都是我为小望特别煮的菜喔~」

  看着眼前这几盘料理,我实在不知道该如何下手。

  那大盘子上的整颗鱼头到底是怎么回事,谁能告诉我为什么看起来像马铃薯炖肉的东西却是橘红色的,为什么那道炒青菜的颜色这么诡异……为什么餐桌上都是诡异的东西……这些是黑暗料理吗?

  真的是前途多舛。

  妈妈…你快回来啊啊啊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