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东京食人餐厅】作者不详
【东京食人餐厅】作者不详
              东京食人餐厅



  在东京有一间特别的餐厅,它不像在日本(或世界上)的一般知名餐馆,座落於流行商店区或娱乐繁华的地区,它反而位於废弃物堆积场与靠近城市排水系统的工厂之间的小巷子内。当夜间所有店面都关门后,黑暗的道路上已经毫无人车时,每天都可看到一排豪轿的轿车,如劳斯莱斯、Acura等等豪华轿车,停放在这一栋由砖块砌成建筑物前的巷道旁。

  这栋建筑物并没有窗户,事实上它看起来有点乡村的气息,不像东京的一般俱乐部一样,它唯一的特色就是有一长达数百尺的烟囱,但它的四周以及所在地使人感觉有点悽凉,而且它并不是一间消费便宜的餐厅,甚至它的消费额比在东京银座最好的餐馆还贵。在这用餐每人每餐为一千美元,而且必须是这间餐馆所特别选择的顾客及会员才可进入。

  这里之所以会吸引这么多的达官显贵过来,并不是因为这里那特别潮湿的环境,而是这里所提供的肉品——少女的肉以及一些非常不幸的男人所提供的开胃菜。

  在人们将车停好进入厚厚的木门后,餐厅内部用餐环境的装潢并不如外部的吸引人,它并没有额外的厨房,厨房以及用餐的地点都在这广大由砖砌成的房间内;在这房间的中央有数个由砖块砌成的烤炉,两侧放置着置放铁叉的铁架,上方则有一具大的烟囱及将浓烟送入烟囱的抽风机;而在烤炉的四周则有一些长桌椅,以便使用餐者可以看到食物烧烤的状况以及在此用餐,并且也可以完全的展示那些已经煮好准备给客人食用的女孩。所以在此并没有白色的桌巾以及用餐的瓷器,餐盘是用白鑞合金金属做成的,而且不管你是多重要或有钱的客人,都将与其他人一样,一个接一个共同享受这特别且美味的一餐。

  在法国红葡萄美酒倒入杯中后,六名女孩被带入这个房间内,她们看起来都不到二十岁,而且全身裸露,阴毛早已被刮除,她们的双手都被绑在后面,旁边都有一位厨师看顾着。

  女孩们被粗暴的往前推进,因为她们都知道她们今天为什么会在这里,而且即将发生什么事。她们每一个人都带着恐惧的眼神,眼睛的焦点都注视在旁边燃烧着火红木碳的烤炉以及围在四周的客人们,她们所看到的是一群充满饥饿准备用餐的眼神,而毫无任何怜悯的眼神。

  女孩子们开始抗议,在其中有两个日本人、两个韩国人、两个泰国人,这日本女孩知道她们是没有希望,她们的哀求是没有用的,她们所能听到的是人们在讨论女孩身体的哪部份比较美味,讨论哪一位女孩的大腿比较丰实,哪一位女孩的乳房比较结实,哪一位女孩臀部的肉比较多。

  看到如此美丽而且赤裸的女孩使男性顾客引起了骚动,依照传统惯例,男人们当然不会就以此为满足。仅管有些男性顾客带着他的女伴一起过来,但当男人开始玩弄这些无助的女孩时,他们的女伴也不会因此产生猜忌,使得这场游戏得以顺利继续进行。事实上,他们的女伴反而鼓励她们的男人参与这场游戏,玩弄那些女孩子,藉此以取乐於她们的男人,并且这些女人也有机会使自己与陌生人沉迷於性爱之中。

  所以这六名女孩被丢到宽阔木制的桌上,并且男人们马上解开他们的裤子,拔出那已勃起而坚硬的肉棒。一些男人抓着女孩的头发,将肉棒用力的往女孩嘴里推送,一些男人则抓着女孩子的屁股,将那根勃起已久的肉棒,往女孩的阴道或肛门冲撞。

  由於男人们想着这些女孩即将被烧烤烹调,所以此游戏并没有带给男人们多大的性欲,进行的时间并不会拖的太长。不久男人们都感到满足而彼此喝起酒、点起香烟来庆贺,女人们则聊起天喝点酒,期待即将来临的性爱游戏。

  但烧烤必须花费一些时间,而且男人们都已玩弄过这些女孩,不过在女孩烧烤完成前这段时间内,尚有许多的活动,时间并不会因此而浪费掉的。

  这两位日本女孩被几个助理厨师压住,将她们的身体弯曲俯在桌上,一根长长的铁叉,其一端非常尖锐,插入了女孩子的阴道,当植物油倒在金属桿上时,一位厨师将铁叉尖锐的一端往前插入约六英吋,他小心的旋转铁叉,规律的使铁叉在这六英吋内抽插。

  他们是故意这样做的,为的是要使这两个女孩在如此抽插下达到高潮,并且使这两个女孩的心情放松,如此当铁叉刺穿女孩时,女孩能够突然获得一最大的惊讶感。

  当女孩迷失在快感之中时,两个助手忽然稳固地抓起女孩的屁股,这位主厨毫不迟疑的将铁桿往前推进,慢慢的、并且也条理的将铁叉插入,刺穿女孩的子宫颈,通过女孩的子宫,最后穿过女孩的胸部。

  这些都发生得很突然,以至於女孩没有任何尖叫的机会;当女孩知道发生什么事后,女孩立刻被翻转过来,而主厨继续小心翼翼将铁叉在跳动的心脏附近往前推进。就在此时,女孩开始大声尖叫,尖锐的铁叉已经穿过了她们的食道。
  而一位助手走到桌子的另一端,将女孩的头用她的头发盖住,并且主厨继续将铁叉往前推进,最后铁叉的另一端终於出现,那根带着血并且闪亮的金属从女孩的嘴里伸出来。此时这一端的铁叉立刻被抓住并且拉出,而主厨则在另一端将铁叉往前推,那根铁叉顺畅的在女孩那无助的身体内滑动,一直到铁叉的两端都露出大约四英尺长,而女孩恰好在铁叉的中央为止。

  两个女孩几乎在同时被刺穿,而且由於她们的嘴里塞满了铁叉,使得她们无法大声尖叫,隐隐约约只听到一些哀鸣声。

  为使女孩在烧烤的时间内大多是活着,她们很快的就准备要上火炉,厨师们很快速而有效率的将女孩的手腕及脚踝绑在铁叉上。白色工作服沾满血迹的助手们,将串在铁叉上的女孩从桌子抬到炙热烤炉上,仅管每一个女孩大约只有一百磅左右,但加上大约五十磅的铁叉,助手们仍须两两小心的将铁叉放在铁架上。
  她们被放置在房间最高的阶梯上,这样才可看到她们的肉逐渐烤熟,而且也可以使客人看到女孩受烧烤酷刑的全程状况。

  在铁叉的末端有一转动的手柄,他们可以使用电力来转动铁叉,但在烧烤人类女孩的仪式里,使用手来转动铁叉还是被认为是比较有趣的。事实上有很多客人想要亲自上去转动铁叉,去控制碳火烧烤女孩的皮肤程度,或者只烧烤女孩的某一部位;有些客人甚至在女孩的身体上涂上烤肉酱,看那烤肉酱与女孩的汗水混合,滴到煤炭所发出的「嘶嘶」声。

  桂子不敢相信现在发生在她身上的事。当她听到法官判她「比死还惨」的判决时,她就知到她有麻烦了。即使她男友再怎么的不忠实,她也不应该射杀男朋友,所以她知道她必须接受惩罚。由於在日本并没有死刑,所以她认为她应该活生生的被送进监狱,但现在她正被铁叉刺穿烧烤着,准备让人们食用!

  而在铁叉一端旋转着铁叉的人正是判她罪刑的法官,法官的妻子正使用烤肉酱刷着她的乳房!当初她认为法官只是使用言语上的比喻,但现在她完全瞭解她即将慢慢死亡,而且痛苦的接受火烤,她的小腿、大腿、乳房以及屁股即将被切开让人们食用。

  她的牙齿紧紧的咬住穿插在她身体里的铁桿,同时她也感觉的到那穿刺在她身体内的铁叉,那正是一根防止她掉落煤炭之中的铁桿. 当她被旋转时,她看到下方那冒着一丝丝火燄的煤炭;当她再度被旋转过来时,她经由抽风机通过烟囱管,看到黑夜的天空上,有些许的星星在一闪一闪的。

  当铁叉稳固的旋转着时,她看到玛雅就在她的旁边,玛雅同样是全身赤裸而正被烧烤着。桂子看着玛雅的身体叹了一口气,因为她看到了热度以及火燄在玛雅可怜的身体上所产生的变化。玛雅的肉体已完全变成红色,她的身体由於沾满汗水以及酱汁而闪闪发光,而且她的臀部及大腿逐渐变为棕色,这并不像是用火烧的,而比较像是用火烤的。

  此时桂子全身发抖,她并不是因为疼痛而发抖,她是想到她的年轻赤裸的身体,将像串烤的肉一样逐渐变为棕色。

  几分钟之后,当桂子与玛雅正好翻转成面对面时,桂子看了玛雅一眼,她看到玛雅的大腿和乳房正因热火的烧烤而起泡,她瞭解到她那全身搔痒般刺痛的感觉,正是由於那无情的火燄,不断的高温烧烤着她的皮肤所致。桂子知道这并不是在开玩笑,这项野蛮的行为并不会停止,她正被烹煮着,即将死亡,而且即将被人们所食用。

  现在,这两位泰国女孩也同样被铁叉穿刺着,放在日本女孩旁边的火炉上烧烤,她们的体型与日本女孩差不多,但是泰国女孩的乳房比较大;就如日本女孩一般,泰国女孩有着大而颜色较深如卵石般的乳头,这必是一种美味佳餚.
  泰国女孩烧烤方式与日本女孩一样,但由於翻转时乳房垂下位置较低,使得泰国女孩的乳房比较快煮熟。

  这两个韩国女孩是被抓到的北韩间谍,就某方面而言,她们可说很幸运;但就另一方面而言,也可说很不幸。她们是随着南韩的官员及他的上司和妻子们过来的,同样是被判「比死还惨」的判决,她们一样要被食用,但幸运的是她们不用被插在铁叉上烧烤,她们将被使用「韩国的烧烤方式」来烹调。

  幸运的她们到现在还活着,还没受到伤害,不像其他的同伴——日本女孩与泰国女孩已经在炙热的炭火上烧烤,准备接受死亡,所以她们还获得几小时的缓刑,但她们的运气即将用尽。

  为了招待女性客户们,在这段时间安插了一项秘密且严厉的处罚日本性罪犯的活动,这正好也做为女人们的开胃菜。

  十个日本男人被带进房间来,他们看起来都很年轻,但也有一些中年人。他们全身赤裸,而且长在肉棒及睾丸上的阴毛全被剃除,他们的手被绑在背后,彼此的腰部、大腿及手肘都被绳子绑在一起,并且一个接着一个的绑着,他们唯一能够移动的方式就是向侧边横向移动。

  他们知道他们的刑罚即将到来,而且是一项严厉的、野蛮的刑罚,他们很不愿意的移动着,但在炉火旁边放置着许多烧的火热的钳子,使得守卫可以拿起这些钳子迫使罪犯们前进,每当有人想弯下膝盖以阻止队伍前进时,一跟火热的钳子就会在他们的脚上嘶嘶作响,如此使他们知道这样做是没有用的,并且使队伍能迅速的前进。

  这些罪犯所犯的罪都是一些杀人强奸罪或强暴未成年少女的罪,然而表面上在日本并没有死刑,这些罪犯仍然可以存活,但暗地里依照古老的法律教条,这些罪犯必须接受比死还惨的刑罚。

  守卫的头头宣佈了这些罪犯的罪行并判定其罪刑,然后走向这些罪犯,一个个的告诉他们自己确切被判决的罪行。每当一名罪犯被宣判罪行时,在场的人群立刻喧哗起来,不断的大声指责那名罪犯,辱骂那些罪犯。

  但这些罪犯的注意力并不在这些人群的羞辱上,而是在旁边那四位串在铁叉上、接受烤炉烧烤而逐渐烤熟、全身赤裸的女孩,看到这些全身赤裸的女孩受到如此的酷刑,加上本身内心的性变态,使得每一位罪犯都兴奋起来,同时他们的肉棒也因此而竖立起来,而他们挺直的肉棒也将使下一场游戏得以进行。

  此时每一个女性客户马上拿起粗糙的绳子,紧紧的绑住每一个罪犯的肉棒及睾丸,由於绑得很紧,使得这些罪犯无论再怎么兴奋都无法射精。

  在之前所进行的都是男性顾客的游戏,现在将转换为女性客户的游戏。由於这些罪犯均是一些强奸犯,所以她们将进行第一个游戏,就是强奸这些强奸犯。
  嗯,也许你会认为那些罪犯都会喜欢这件事,但是不要忘记,他们的生殖器官被紧紧的绑住,无论他们多么的兴奋、多么的渴望,他们都无法达到性高潮。
  由於之前男人们已经与要被烧烤的女孩玩过一场性交的游戏,让女人们也玩一场性交的游戏是很公平的事。所以女人们开始脱掉身上的衣服,在这些强奸犯的前面放置一木制的长平台,如此使每一位女人都能有适当的高度骑上她们的男性奴隶,而且在每一个犯人的后面都有守卫抓住他们。

  每一个女人对於今晚所见到的事都感到很兴奋,而且她们已经开始准备玩弄这些男人。女人们一步步踏上平台,到达一适当的高度后,开始玩弄起眼前这根颤抖的肉棒。

  尽管这些罪犯如何的喊叫,仍然无法停止女人的动作,女人们高兴的将她们所选择的玩具插入她们的阴部,放纵的与她们的男性奴隶进行性交。由於有十位女性客户,所以每一个人都有她们自己坚硬的肉棒,如果她们对自己现有肉棒的大小或形状感到不满意,她们可以与旁边的人交换,而且她们都很乐意彼此互相的交换,如此不断的使用各个不同的肉棒,同时这也花费了不少时间。

  在一个小时的女人疯狂性宴后,每一个女人都感到很满足,她们甚至认为她们藉由强奸这些非自愿的罪犯所得到的性快感,就如先前男人们所做的一样。也就是如此,使整个房间内充满公平的气息,也减少了她们的男伴内心的不安,更能放松心情去参与这场晚宴。

  犯人们轻松的叹了一口气,他们认为「比死还惨」的刑罚是令人不喜欢的,但并不是无法忍受的,他们现在开始知道被强奸及被羞辱的感觉,而且每一个人现在都愿意承认他的过错,无法达到性高潮在生理及心理上都是很痛苦的,由於他们认为他们已接受完他们应受的刑罚,彼此都松了一口气……

  但是他们错了!而且是严重的错了!这些都只是一切的开始,他们真正的刑罚才刚要开始。记得这是一间提供人肉的餐馆,而且开胃菜还没端上来,炭烤香肠的时刻已经到来。

  当女人们镇定下来整理头发补补妆后,这个木制的平台被搬移开来,守卫将这些罪犯们推往烤炉的一端移动,在烤炉的旁边有一铁制的烤架,其长度大约只有十八英吋长,但这十八英吋正好在火热的木炭上方。由於犯人们一个接一个的被绑的很紧,所以只有少数的守位在推拉,如果这些罪犯一有停下脚步的动机,其他的守卫就会将火热的钳子烙印在罪犯的屁股上。

  在烤炉的一边有一凹槽,这些罪犯被强迫踏进凹槽内,就在此时,这些愚笨的强奸犯终於知道他们将要发生什么事了!

  由於站在较低的凹槽内,使得他们那被绑住、且挺直的肉棒正好位於烤架的上方,肉棒与烤架是如此的靠近,只要他们那挺直的肉棒一下垂,甚至下垂一点点,就会看到他们那根无毛的肉棒被炽热的铁架烧得「嘶嘶」作响。

  在刚开始的前几秒,烧烤的温度让人感觉起来很舒服,甚至会使人产生出遐想,有点像是在洗芬兰浴一样,这正与四个女孩刚开始被烧烤时的感觉一样。但在随后的几分钟内,温度开始变热,以致於他们的阴茎及睾丸开始感到疼痛,疼痛的感觉大约是直接放入火烤的一半,更糟的是,疼痛的感觉不断的到来,很快就达到无法忍受的地步。

  他们本能地要将肉棒移开,但就在此时,绑在他们身上的绳索立刻被牢牢的栓在凹槽四周的铁环上,并且也多加上了许多铁环,不只他们的膝盖及腰部被牢牢的绑在凹槽上,同时他们的颈部及手肘也都被绳索牢牢的绑住,因此这些强奸犯们便一动也不能动地被牢牢的绑在烤炉边。

  在罪犯前面几尺的地方,正是那两个日本女孩,她们赤裸裸的被翻转着,慢慢的逐渐被烤熟,女孩那像玻璃般的眼睛活生生的看着这些俘虏,她们不敢相信眼前这十根长而硬的肉棒正盘旋在她们旁边的烤架上面。

  由於已经烤了一段时间,女孩已经不再扭动及发抖,只能看到她们不断的在深呼吸,但这种现象也许也不会很久。由於肤色已经变成棕色而且也加上了调味料,主厨开始将铁叉往铁架的下一格移动,使得女孩更接近炉火,她们此时才算是真正的开始被烧烤烹调。

  由於厨师们忙於烹调女孩,所以烧烤男人的香肠的工作就交由女性客户们来做,传统的亚洲女性她们并不介意烹调食物的工作,反而很乐意於这项工作。但此时女人们却有点迟疑,因为她们从来没有煮过人肉,而且是男人的肉棒,不过经过主厨稍微的指导,她们马上很高兴在烤架上烧烤男人的生殖器。

  由於在烤炉旁边温度是很高的,所以在旁边还穿着衣服的女人们,开始一件一件的脱掉她们全身的衣服,现在所看到的是十个全身赤裸妩媚动人的女人,边嘻笑边聊天,忙碌的烘烤着她们的香肠,使用着长夹子及尖锐的叉子将犯人的肉棒放在烤架上烤,不断的扭曲旋转肉棒以使肉棒的每一侧也能烹调到,而且不管犯人是如何的尖叫或乞求,她们仍继续进行她们的工作。

  事实上,当她们听到这些罪犯的忏悔后,她们反而不会去同情他,反而更认为她们更应该为这个城市去尽一份责任,去惩处这些强奸犯们,打击罪犯最好的方法就是摧毁这些败类用以犯罪的武器。她们认为这些罪犯永远都不会学乖,但经过今天晚上之后,这些畜生就会知道什么叫做惩罚。

  不久之后,肉棒由红色转为棕色,而除了顶端以外,肉棒的上面留下一条条黑色炭烤的痕迹。男人的肉棒在烤架上已经被烤成一条热腾腾的香肠,不断的冒烟,而且表面不断的在起泡。

  罪犯们两膝不断的发抖,而且屁股也因疼痛而不断的发抖,他们最初的尖叫声现在已转变为哭泣呜咽声,因为他们附属於他们身上最宝贵的一部份现在已经烤熟了。

  你也许会认为疼痛最后会变成麻痺,但并非如此,反而愈来愈糟,他们的肉棒在烤架上不断的被挤压烧烤,长长的刷子将烤肉酱涂抹在肉棒上面。这些裸体的女人站在她们可以接触到犯人的距离内,不断的挑逗戏弄犯人们,不断的在犯人的耳边辱骂恐吓,或者不断的拍打捏拧犯人。

  当尖锐的叉子能够轻易的刺穿男人的香肠时,这根肉棒就已经烤熟了。他们已经在烤架烧烤了将近十分钟,这正好是烧烤的时间,在此时女人拿起锐利的刀子,将叉子稳稳的穿刺过男人的香肠,仔细的割除男人的睾丸,连同整个接连在腰部的男性生殖器官一起连根切除。

  男人再次由於疼痛而大声尖叫,如果再来一次,他们再也不会认为烧烤他们的肉棒是一件最伤心痛苦的事情。

  由於他们几乎同时被烤熟,而且每一位都有自己的女厨师,所以去势的动作也同时完成。一些女人很谨慎迅速的切割处理切除下来的东西,有些女人则不慌不忙的、慢慢的、一片片的切割犯人的肉棒及肉球。不管用哪一种方法,女人们都尽情的享受这场强奸犯最终的惩罚,她们都很高兴能够体验这场终极女虐待狂的游戏。

  这时守卫解开绑在铁栓上的绳索,并且将犯人带离炉火,这具有医学背景的守卫头头,走向那些无肉棒犯人的胯下,一个接一个的去寻找他们的尿道,然后夹起一根不锈钢管插入,而在一旁的守卫则拿起烧烫的钳子,往犯人那满目疮痍的伤口进行最后的烙印。

  然而这些先前的强奸犯,现在已经被阉割掉,成为一个没有肉棒及睾丸的太监,唯一剩下的就是一条排尿用的不锈钢管。他们将被活生生再带回监狱服役,但在带回去之后,他们将被赤裸裸的环绕监狱一周,这项举动具有三项目的:羞辱他们作为最后一项惩罚;去告诫所有的犯人,性犯罪所要付出的代价是如何;说明这些被阉割的罪犯将作为其他罪犯的「妻子」。

  所以,比烧烤肉棒及去势还要痛苦的事情就是过了今天晚上之后,他们的未来将毫无光彩,他们的惩罚将伴随着他们的一生不断进行着。当他们要痛苦的被带离餐厅以前,一项打击心理的事情正在他们眼前发生——看着人们吃着他们自己被烤熟的肉棒。

  由於阴茎及肉球已经脱离了男人的身体,女人们将可很容易的烧烤其他未烤熟的部位。现在整条棕色带有黑色烤焦线条的香肠,连同依附在旁边的肉球被从烤架上移到热狗麵包内,每一个女人带着他们的热狗到调味料吧台,去选择她们最喜欢的芥茉酱,以及其他的美食,作为她们的开胃菜。

  由於男人先前的肉棒,即现在的香肠,仍然热腾腾的在麵包上,这些小姐们赤裸裸并且得意洋洋的站在那里,准备数到三(由於大部分的女人都是第一次品嚐人肉,所以藉此可提升她们的勇气),然后咬下她们的第一口。

  她们认为她们面对这些犯人这样做是必要的。有些犯人当场痛哭流涕,因为他们看到自己之前被女人烹煮的生殖器官,被当着他们的面前给吃掉。但这些女性客户并没有对这些败类产生同情心,此外,她们现在说实在的也很飢饿。尽管很飢饿,女人们仍从容的去品嚐这项新口味,去享受那被烧烤过、吃下会发出尖锐「嘎嘎」声的香脆外皮组织。

  这种滋味以及芥茉的调味使食物品嚐起来更加美味,因为在这管子里面,有着她们从未品嚐过的美食,而且那黏黏的睾丸,使人品嚐起来感觉异常的美味。
  当小姐们用完她们的餐点之后,这些罪犯一步一步痛苦的走上囚车,他们仍然光着身子,准备如此进入监狱,并且环绕监狱一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