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金庸之淫欲传奇】
【穿越金庸之淫欲传奇】

  转载自:维克斯讨论区

  字数:2W

            穿越金庸之淫欲传奇1

               0001

             初入江湖(闵柔)

  我叫王锋,带着前生记出生在一条小小的农村里,十岁前与家人生活在一起,平淡而知足。可惜十岁那年村子来了十多个蒙古兵,结果村子没有了,家人死光,我中了两箭昏在田边,是师父刚好路过,杀了那些蒙古兵,救了我的。也从那时开始,我便一直跟在师父身边。

  回想这十八年来的种种,默默的在师父的墓前拜了三拜:「师父,徒儿走了,徒儿会照顾自己的,你就好好的安息。再见了。」说着我便带上简便的包袱离开,走向未知的未来。

  这天我来到安庆府,蔪州附近的一个小镇,在酒楼里点了两道小菜,正在等候时,一双男女走了进来,男的约四十,女的才不过三十的样子,一穿黑一穿白,各带着剑也是一黑一白的,莫非是…

  要知道十八年来,师父也跟我说了不少武林故事及人物,而且也常常带着我四处游历一下,对江湖中的人事,当也是知道一点的,不过奇怪的是当中不少竟与我前世记忆里,小说电影之类相附。

  「这位兄弟,方便我两夫妇搭坐吗?」那男的拱手作礼的跟我道。可能因为刚是午膳时间,酒楼里已没有空的桌,只剩下我这里还有空位子。

  「当然欢迎。请坐请坐。」

  「谢谢。在下石清,这是我内子,未请教?」

  「石清?莫非是玄素庄的黑白双剑?」

  「在下夫妇是玄素庄的。」

  「见过石庄主石夫人,在下无极门王锋。」

  「无极门?是在南海的无极门吗?」石夫人突然发问。

  「无极门一直都是一师一徒一脉单传,以自在逍遥为宗旨,相信石夫人所指的并非在下同门,或许指是两派刚好同名罢了。」这无极门是我随意篇的,明显的这石夫人在试探我。

  「这也是可能的。」石清附和,转头便召来小二点菜

  同桌三人,便开始聊起来。原来丐帮发出英雄贴,邀请武林同道参加下月的新帮主接任大典。而闵柔与丐帮前帮主黄蓉有点交情,便打算早点出发云云。
  聊着聊着,一条人影突然从外向我们这一桌飞来,而且是背向我们的,明显是给人「掉」进来的。

  看准来势,依然坐着伸出右手,在那人的腰处一拍一缩便将来人接习,安然放在地上。在我出手的一刹那,石清夫妇便箭般冲出,遇人交起手来。

  大街上,一名矮子用一双短棒,正遇石清夫妇的黑白剑过招。剑来棒往的数个会合后,闵柔便开始有点跟不上,渐渐退开,石清则还在全力周旋,那人突那发难,连攻了三下将石清迫退了三步,闵柔紧张丈夫,自然的踏前了两步,突然她身边一人偷袭,在她身上连点三下,闵柔穴道马上被封,便给那人一手抱起,一跃横过数人往镇外逃去…

  这刻石清才刚站稳,马上的追去,我当然也跟着。

  追了两个时辰,还是给那人甩了。

  「石庄主,那两人是谁?轻功这么利害。」前面是个分岔口,一往东,一往北。

  「往北的是襄阳,应该不是,我们往东追。」石清冷静的道:「穷凶极恶云中鹤,万里独行田伯光。」

  原来是他们,怪不得轻功这么强。两人便没多说话继续往东追去。

  终於在一条溪边发现云中鹤,但不见闵柔与田伯光。也没什么好说的,三人便交起手来。

  剑来掌往数十招,突然有个大胆的想法,便假意招架不住,给他在胸口拍了一掌,一连退了七步才停下来,但他们两人早已越过小溪,不知打到那里去了。
  我没有追去,反而往来路走。因为我想起当时是田伯光抓走了闵柔,要救闵柔应该找田伯光,现在只找到云中鹤,这是为什么?可以是两人根本不是同一路的,也可以是云中鹤在这里引开我们,所以我便往来路找找看。

  想着走着,发现了一间茅舍,一阵淫邪的笑声从里传出。

  小心的靠近去,从破窗边往里望,看到闵柔赤身露体的躺在一堆禾草上,田伯光正抓着她的双脚提起成M形,挺着那乌黑的,如拇指大小的?宝剑?插向闵柔那淫水满溢的阴户,这景像根本就是前世所看过的A片情节…

  「呀~ 呀~ 呀~ 」那闵柔苦着面承受着田伯光的动作呻吟起来。
  「哈哈,怎样?知道我的利害了吗?」

  「淫贼!你靠…的不过是…药…呀~ 」

  我这是在干什么?欣赏活春宫真人秀吗?

  突然间的清醒,我便从破窗跳了进去,举掌拍向田伯光后颈。想不到这田伯光在干这档事时惊觉性还这么强,竟给他踏步转身与闵柔位置互换,并将她推向我,自己则「抽」身后退,我只好中途变招,将闵柔接住。

  田伯光便借着机会逃去无踪。

  正要放开闵柔时,她竟在我耳边轻声细语的:「…救我…」

  我呆了一呆,她是在挑逗我吗?我甩一甩头,放开了手,她整个身便软坐地上。

  「石夫人…」一时间我不知应怎样反应,只是呆呆的看着她。

  「我中了…淫药?春心荡?,…救我…」

  「我应该怎做?」

  「……做爱…」

  这?春心荡?师父也有给我提过,是东海神道教的秘药,据说中者必需通过交合才可解去药性,否则便有脱阴而亡可能。但我还是给吓了一跳。因为她说了?
  做爱?两字后,就这样跪着在我身前,伸出双手,开始去解我的裤带。
  「石庄主就在附近,忍耐一下,我去找他。」口里这样说,但身体没有动,更加没有阻止她。

  「师兄…给那狗贱引去了庐州,来不及了…」说到这里,裤子便给拉了下来,早因充血而勃起的?宝剑?如出鞘宝剑般平指她的面前。

  「哗~ 好大…」比之田伯光,我这长九吋粗约剑把的?宝剑?,可算是庞然大物了。

  接着闵柔竟微张樱唇,从?剑?尖吻起来,然后开始舔起来,不一会她更将大半把?宝剑?含进嘴里,吞吐起来,我就这样子站着享受着她的吹奏。

  事已至此,我那还能忍受,退了一步,?宝剑?随着也退了出来,我双手轻按她肩膞,让她躺了下来,我则跪到她面前,她便乖巧的张开双腿好迎接我的?
  宝剑?。?宝剑?来到穴口,长驱直入,一下子深到花心。闵柔从没被插得这么深过,一口气差点喘不过来,待得?宝剑?缓缓抽出时,「啊……嗯」的浪叫开来。?宝剑?开始轻抽深插,每一下都顶到花心,这样子次次到底的刺激,直让闵柔美到心田深处,一阵阵浪水直流,口中浪声不断。

  「好舒……服……好美……唉哟……又到底了……啊……怎么……这样……
  舒服……啊……好……好……好爽啊……啊……啊……不行……要……丢了……

  啊……啊……唉呀……丢了……丢了……啊……啊……雷兄弟………「
  我不过才抽动几十回,闵柔浪丢了一次。我也不去管她,继续埋头苦干,?
  宝剑?仍然次次到底,干得闵柔又叫:「…雷兄弟…好……棒……喔……好……

  深……好舒……服……啊……啊不好……又……啊……我又……要完……蛋……

  了……啊……啊……「

  她越叫声音越高,简直是尖声狂叫。

  「石夫人…你好浪啊!」

  「是啊……我浪……我……浪……快继续…插……我……插我……哎呀……
  真好……真的好好……好兄弟……亲亲……我要……死……了……「

  我看她这样淫媚,忍不住低头亲吻她的嘴儿,她伸出灼热的香舌相迎,两人吻得几乎透不过气来。亲过香唇,我又去亲她的耳朵,用牙齿轻齧耳珠,舌头来回轻舐耳背,甚至侵入耳朵洞里,闵柔哪里还忍受得了。

  「啊……啊……」死叫,浑身发麻,阵阵颤抖,双手紧紧的抱住我,双脚则紧紧勾缠住我的腰臀,屁股猛挺,小穴骚水不停的流出,?宝剑?进出时「渍!」
  「渍!」声响。

  「呀……我……又要……丢了……丢死了……啊……啊……」她哼叫着,果然一股热烫的骚水又喷冒而出,但是这回泄完身子,她再也没有力气,手脚四肢懒洋洋的放松开来,闭着眼睛直深喘气。

  我略抬起身躯,低头问:「怎么了?」

  闵柔媚眼如丝,轻笑着说:「啊……我美死了……你真棒!我……没有力气了……」

  「那……你不要了吗?」

  「要!要!」她急道:「人家……只是……休息一下嘛……」

  看她骚浪的可爱,莫非师父说的都是真的?

  只是想了一想,便把她翻过身子,变成伏跪在地上。然后?宝剑?从屁股后面再次侵入穴内,这种姿势插得更深了,闵柔从喉咙深出发出「啊……」的轻唤,半回过头来,眯眼看着我,脸上带着微笑,表情媚惑极了。

  忍不住使劲的抽动起来,?宝剑?在小穴里进进出出,?剑冠?菱子拔出来时便刮出一堆淫水,一插入又直奔到底,死抵着花心,闵柔没曾这么爽过,直翘高小巧的圆臀,好能够插得更舒服。

  「好……好……天哪!……好舒……服……啊!?……又……又要……高潮了……啊……」

  她又一次到达高潮,美得她四肢百骸都要散了似的,也没力再浪叫。我并不理她,自顾自的猛插着,双手捧着她的美臀,眼睛欣赏?宝剑?在穴口进进出出,突然一阵酸麻从马眼传来:「好姐姐……乖姐姐……我要泄了……」

  闵柔一惊,急忙说:「好兄弟…快停……停下来……唉哟……别再插……了……快……拔出……来……不能射……在里面……唉哟……别……求求你……」
  这时我哪里还管她,?宝剑?正爽到紧要关头如何停得下来,眼看精关就要不守。闵柔见我丝毫没有停下拔出的意思,又感觉到穴儿中的?宝剑?更强更大了,索性夹动起穴肉,乾脆配合着爽到底了。

  「啊!……姐姐……好姐姐……」终於爆发出来了,?宝剑?紧抵着花心,热精「蔔!蔔!」的射出,射到闵柔美到穴眼深处,她本来就要爽死了,被热精一沖,耳朵听得我亲热的叫唤,穴心一抖,也跟着丢了。

  「唉哟……我也……要死了……好兄弟……好……啊……啊……完蛋了……
  啊……「

  俩人舒服到了极点,我便顺势伏趴在她身上,温柔的搂抱着她,闵柔回过头来在我面上吻了一下便闭起眼睡着了。

  回想刚才一切,若不是她还赤祼的躺在身边睡着,真的不敢相信会发生这样的事。不论是我前的记忆里的闵柔,还是今世江湖传言,她都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婌女,竟然会在我胯下浪相毕现。

  小心的起来,拿过她的衣服,给她盖好,便找来一些柴支,在茅舍里起了个火堆。

  坐在一边,回想当年师父所说:

  「食色性也,本来男女欢好平常事不过,偏偏当今武林正道各门各派,或多或少都缘於佛道两门。佛门禁欲守色戒,其内功练久了往往变阳痿;道家练精化气,练气化神,追求清心寡欲,作性便渐渐就失去兴趣,甚至厌恶。」

  「但是,武林中人,大多都有成亲生子,而且多数都能斯守终生,成就一段段佳话。」

  「哼,那些所谓佳话,那个不是未至弱冠便有儿有女?只不过是想尽早完成传宗接代这任务罢了。成年后都变了阳痿或心理变态,还有什么斯守终生可言。
  另外,还有一些修练了终生,至晚年才明白自己资质不行,已没有更进一步的可能,只好广纳妻妾,为大任务尽最后努力。「

  「那么,师父我不要练内功了,性生活很重要的。」

  「哈哈哈,愚子可教,放心,本门内功并非出自佛道,你大可放心的练。」
  「是这样的吗?师父你从来都没跟我说本门的典故呀。」

  「也好,你也长大了,今天就跟你说说。在我国历史里,那段时期思想文化最灿烂?」

  「当然是春秋时的百家争鸣时期。」

  「没错,那时佛教还未东传,道教只据雏型,本门便出现了,当时叫仙合宗。
  还记得我教你的心决吗?「

  「记得,太极真义本无常,阴阳交媾天道行…」

  「很好,本门功法便是顺天道而行事,借天道而成就,既然性事自然,我们不单要顺其自然,还要多加利用。可惜这些道理在佛道眼中便是邪魔外道,所以唐朝时,祖师宁采神索性将本门改名为邪异门。」

  「原来是这样。」

  想着想着,根本没注意闵柔是什么时候醒来,直至她坐到我身边才发现。
  「在想什么?」

  「也没什么,都是些旧事了。」

  「不说就算。」说着便别过头。

  「我说真的。」手伸了过去环住了她纤腰,看她没反抗继续道:「那药都解了吗?」

  「嘻…早就解了,第一次高潮便解了。」

  「哦…解了,那么解药便没有用了。」嘴上说,手却伸到她衣里,轻轻地放到她小腹上。

  「毒是解了,但解药是留在身边,以备不是之需。」靠到我肩上说。

  「请问柔姐什么时候想用解药呢?」

  「…嘻……就现在罢。」

  两唇便又贴在一起,双手握揉着她一对小肉球。一轮热吻过后,衣衫早已尽退,她自动的躺下,我的?宝剑?很容易的找到小穴口,屁股稍一用力前挺,就又全根尽没,直达花心。

  「啊呀……唉哟!……好舒……服……好……深……啊……」

  「我和你丈夫……哪一个好啊?」我问。

  「你好……你最好……锋郎……干得我……最……好……」她口不择言,浪态百出:「啊……干我……啊……好好哦……啊……又来了……又……来了……
  来了……啊……「

  没几下便泄了一次,我知道过了今晚将有一段长时间不方便相会,所以?宝剑?直进直出,不守精关,就在闵柔第四次要高潮之际,腰眼一麻,知道要射精了,他说:「柔姐……我……也要……来了……」

  闵柔听到,马上双腿高高举起,扣着我的腰,小穴紧贴?宝剑?不肯放松,热情的迎接热精的到来。

  「啊!啊!」两人同时叫着,搂得死紧,都泄了。

  「真的比你丈夫好哦?」我又问。

  她没有回答。合上只眼享受着我在她身上温柔的爱抚:「说话呀。」

  「真的,根本没得比,你知道今天我高潮了几次?」

  「应该有五次,对吗?」

  「对呀,那你还要继续问吗?」说着她便伏在我胸口处,轻轻的咬了一口。
  这晚我们相拥入眠…

  第二天直睡至中午,我们才醒来。

  离开时闵柔在茅舍附近做了多个记号,说石清看到便懂得去襄阳会合。
            穿越金庸之淫欲传奇2

               0002

                郭芙

  「咦,我们不是去陆家庄吗?」到一间大宅外,看到那横篇写着?英侠庄?
  便问闵柔。

  「五年前英雄大会后,庄主陆冠英便改了名。」

  「听说那次英雄大会有人来搞乱。是吗?」

  「番僧金轮带着一帮蒙古人来搞乱,这么轰动的事,你也不清楚?闵柔像看怪物般的看我。

  「五年前我正跟着师父在海南。三年前才回来的。」我解释道。

  原来那次的事跟我前世记忆里的大同小异,最不一样的便是斩断杨过一臂的变成了金轮,而金轮与郭靖对了三掌知道胜不了郭靖,愤然退去的。

  「石夫人,你来啦。」:到了大宅,通报了姓名,很快一位看来廿七八的少妇便出来。

  「郭夫人,别来无恙。」闵柔应道。

  郭夫人?黄蓉?竟然这么年青?闵柔是这样,黄蓉又是这样,样貌遇真实年龄有出入,莫非道家内功真有注颜之效?

  「石庄主没有同行吗?」

  「师兄去追云中鹤,过几天应该会到了。跟你介绍,这位是无极门的……」
  「山野莽人王锋见过郭夫人。」我接了话,自我召绍道。

  「好一位少年英侠,来,进府再谈。」

  说着她便领着我们进了?英侠庄?。

  来到襄阳已经三天了,沾了闵柔的光,我也给安排住进?英侠庄?,但是还没有机会见到郭靖,听说他正在城外。

  这三天,我常在城里各处游逛,没事就到茶楼酒馆听听书,说书的说得最多的便是郭靖黄蓉义守襄阳的往事,也加插了上次英雄大会的情节,我才知道,这里的郭芙没有记忆中的刁蛮,前年嫁给耶律齐,大小武也成亲了,妻子还是耶律燕与完颜萍。郭襄也早了很多出世,现在已有十四五岁了。还有那陆无双变成了陆冠英的女儿,她表姊程还是东邪末徒…

  除了这些还有来自南方武林逸事,如令狐沖遇魔教妖女相恋而被逐出师门,金蛇郎君传人出现江湖,雪山飞狐胡斐与金面佛苗人凤决斗,打了三天结果娶了他女儿…

  回到英侠庄已经有点晚,刚到房外,便听到一些声音,一些男欢女爱的声音,便缘声看去,那是郭芙夫妇的房间,房门透了一线。想来是耶律齐回来了,房门没关好的便急着恩爱起来,也可能他根本不知道这里多了我这位客在住罢。
  这里是西厢中院,四个房间,他们成亲后便搬到这里,一直都没有客人,而闵柔本是给安排在我隔壁的,但每晚都给黄蓉请了去相陪,结果,每晚我都是与郭家大小姐孤男寡女的在这西厢中院。

  说实在,这郭芙跟记忆里的同样是位傻大姐,却没有书里说的那么刁蛮,或许是因为已作人妇之故罢?不过相貌还真是没得说,有她母亲的遗传,多了点傻气,少了点精明,总的说很有吸引力。

  就在我胡思乱想中,他们完事了,接着是一轮穿衣的声音。

  「芙妹,你休息下,再过几天我便回城。」

  原来赶着走,怪不得当完事便马上穿衣。为免尴尬,我一步退到暗角处,看着他远去后,我才出来。想不到与刚好走出来的郭芙碰过正着。

  「呀。王大哥……」郭芙没想到会碰到人的。

  「郭姑娘,你好。这么晚了便要外出吗?」我故作镇定的道。

  「有点饿,想到厨找找吃的。」

  「是吗?我那里好像还有些糕点。不若过来坐坐。」

  「…也好。」她也不知有什么拒绝藉口。

  房里,我给她倒了杯茶。

  「好香啊,是什么茶叶?」

  「是醉仙草,今天在市集里买的。」

  「醉仙草也可以当茶喝的吗?」

  「加一小点甘环子,去了药味便可以了。若郭姑娘喜欢,明天我再去买两斤送你。」

  「那就谢谢了。」

  「也不用谢。是了,郭大侠跟耶律帮主常常都不在家的吗?」

  「…没法子,丐帮新帮主接任大典将到,爹说要小心蒙古军来破坏。」
  「小心为上也是对的。不过若我就绝对舍不下娇妻独守空帏了。」

  「每个人都像你这样想,那还有谁来保家卫国?」

  「哈哈,如果世人真的都像我一样,只想着每天抱着娇妻恩爱恩爱,那还有什么国仇家恨?早就天下太平了。」

  「…好像有点歪理。」

  「歪理吗?我却觉得是真理呢。」

  「那么,为什么你还未成亲?」

  「不是不想,只是天意弄人,漂亮的好女子通通都明花有主了。就像郭姑娘你年纪轻轻便嫁作他人妇了,我便没机会了,真的有点妒忌耶律帮主呢。」
  「我也没什么…」

  「我是说真的,那天见了郭姑娘,这几晚我都睡不好呢。」

  「为什么?」

  「这个不好说…」

  「你…」不竟已作人妇,她还是听得懂的,俏面氾起一片微红:「好呀,佔我便宜。」

  「没有呀。」我一面无辜的道,但手却伸到她腰际,一用力便将她抱紧:「现在有了。」

  吻上了她的红唇,起先她想推开,也不知何故,一阵酸麻,淫水绵绵而流,不禁又闭上双但没两下便闭上双眼,一双玉手攀住了我的颈,樱唇乍启,伸出香舌,热吻起来。

  我从她的红唇,到双颊,到耳朵,到白皙的肩膀,肆意的吻了个够。吻了许久,两人才分开来,互相的凝望着,又重新吻在一起。

  右手在她背腰到处摸索着,越来越放肆,后来更往前胸袭来。郭芙首先感到左乳被一只怪手揉动着,急忙伸手来推,那怪手却又往右乳摸去,这样左右游移,躲也躲不掉,嘴巴又没办法发出声音,终於放弃挣扎,任他轻薄捏揉,心头一阵美意,小阴户不由得更加水汪汪了。

  我仍旧拥吻着,右手伸入衣里,将她的左乳拿在手里。拇指和食指便捏住乳头,我轻轻的撚动,郭芙承受不住,唉叫起来。

  「嗯……不要……王兄……不要嘛……唉呦……不可以……我要回去了……
  放开……我嘛……「

  我才不理她,继续他的挑逗。

  「不要……不要嘛……啊……放开……」:乳尖上传来一阵阵的酥麻,郭芙难以置信,她发现这个刚认识不久的王锋,带给她的是和丈夫不一样的快感。
  「轻……轻一点……嗯……舒服……嗯……」

  我乾脆将她衣衫掀起,整个饱满的左乳全部曝光了,细嫩的白肉,粉红小巧的乳晕,小豆豆受到挑逗而正挺硬抖动着。郭芙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而且我一掀开衣衫,便张口含住乳头,更舒服的美感迷惑得她七荤八素,根本也不愿反抗了。

  我将左乳含在嘴里,又开始打右乳的主意。右手往她腰间一搂,空出左手来,便往右边乳房探去。这时的郭芙任我轻薄,满脸春意。

  「嗯……嗯……哎呦……啊……」郭芙轻哼着。

  我牵起她的手,慢慢的,放到胯下?宝剑?之上。

  「啊呀!」她吓了一跳,睁开眼睛,说:「你好大啊!」

  我抬起头,手上仍然一轻一重的捏着,说:「你的也很大啊!」

  郭芙笑着白了他一眼,说:「死相!你站起来让我看看。」

  我於是放开她,让她站起身来,郭芙伸手将?宝剑?从短裤里掏出来,一看之下,不禁目瞪口呆。她伸出食指轻轻地触弄剑尖马眼,?宝剑?立刻调皮的一上一下跳动起来。

  「好好玩哪!」她仰头向他娇笑。

  「嘻嘻,你看了我的,我也要看你的。」

  「少来了,你这个大坏蛋,一定是打我的主意不晓得有多久了,设计我,哼!
  我要回去了。「

  说着便要站起来,我连忙把她拉回来,笑着说:「你觉得我会放过你吗?」
  郭芙娇羞的轻擂我的胸膛,嗔道:「大坏蛋,好啦,我自己脱,可是……你不可以乱来哦……」

  说着也站起来,凑起小嘴轻吻了我一下,羞羞的脱下裤子,便一屁股又马上坐回坐椅上。粉红小巧的内裤绷满在丰满圆滑的臀肉上,比全部脱光了还更加要迷死人。

  我把自己先剥得光溜溜的,然后侧坐到郭芙旁边,郭芙羞得双手遮脸,搂起她,说:「你还没脱完呢!」

  郭芙撒赖的说:「我不脱了!」

  我笑着说:「那我帮你脱!」

  伸手便去扯拉她的裤头,她任由我脱下小小的三角裤,待脱完,突然扑身到我怀里,抱得紧紧的,抬头问:「你老实说,我美不美啊?」

  我见她又骚又憨的娇态,轻捏着她的脸颊,哄慰着说:「好美啊。」

  她满意的笑吻着我,我手指头又不安的在她身上摸索起来。

  她娇喘呼呼,明知道不应该和我这样子亲热,却不知道要怎么对策才好。
  我在她乳房上揉弄了半天,突然向下袭击,到了尽头的时后发现湿答答黏乎乎的一片,於是轻逗着那敏感的蒂儿问:「很浪哦。」

  郭芙哪里受得了,舒服的屁股直摇,说:「你管我!」

  我故意作弄她,手指突然侵入,郭芙紧张的抓紧他的手,叫道:「啊呀……
  轻一点……啊……啊……「

  刚刚才跟丈夫亲热过的阴户敏感异常,我的拨弄使她浑身不自在,她张大嘴巴,却说不出话来,只是「啊……啊……」的叫着。

  「不要……啊……啊……别逗我……呀……我……受……不了……了……啊……」郭芙不停的叫着。

  我放开了她,让她躺到床上,说:「受不了的话,我来疼爱你……」

  郭芙知道她说的是甚么意思,连忙拒绝:「不!不要!」

  我分开她的粉腿,?宝剑?顶住阴门,轻轻的在阴唇阴蒂上磨动。

  「啊……啊……我不要……王兄……你放过我好吗……我帮你……用手……
  套一套好了……「

  我不理她的提议,张口又含住她小巧的乳头。郭芙更受不了了。

  「啊……啊……」

  我继续让?宝剑?和穴口只轻轻的接触,问:「不要吗?要不要啊?」
  郭芙闭上双眼喘气,不肯回答,但是下身却在偷偷的挺动,穴口一张一合的显然想迎接?宝剑?进去。

  我见她不肯回答,身体一翻,将她坐到自己身上,?宝剑?然顶着小穴口,却不动了。郭芙又羞又急,生气的想:「你这坏人……逗人家逗得不上不下的…
  …死人……好……不管了……让我来……「

  想着便抬起粉臀,将穴口触准?宝剑?,略略的往下沉坐,穴儿含住剑冠,郭芙感到剑冠磨着阴唇,十分舒服,忘情的再向下一坐,?宝剑?应声而没,她突然「啊……」的一声叫起来,原来她忘了我的?宝剑?又粗又长,一下子坐到了底,直抵花心,胀得阴户满满的,吓了自己一大跳。

  我见她被逗弄得浪态横生,果然主动的套进去,而?宝剑?直插到底的模样彷彿承受不了,知道耶律齐必然没有自己粗大,不免大为得意。屁股轻轻挺动,问:「怎么了?」

  「啊……别动……别动……」她蹙眉说:「太……太……深了……」

  她停住了好半向,才呼了一口气出来,说:「你……好长哦……」

  「长不好吗?」我说:「你动一动会更舒服啊!」

  她左扭右扭,总觉得使不上劲,原来虽然成亲一年,但她从未试过正体位以外的交合姿势。

  我於是教她蹲坐起来,像青蛙一样的趴在身上,才容易扭动屁股。她跟着学起来,早已不顾得害羞,粉臀很轻快的扭晃摆动,小穴套着坚硬的?宝剑?,舒服的一直叫:「好舒服……插……得好深……啊……好美……」

  我低头看去,见到丰腴的肥穴将?宝剑?上下吞吐着,淫水从穴口飞散出来,胸前浑圆的乳房也跟随着动作上下跳动,我伸手双双接住,郭芙脸蛋后仰,半闭着媚眼,兀自享受着美妙的感觉。「唉呦……啊呀……好美……啊……」

  她丈夫只有中等大小,平常极少能深入到花心,今天遇到我的大?宝剑?,现在又用这种深插的姿势,真让她舒服得就像要飞上天。

  「舒服……王兄……好美……啊……」她不停的叫,我差点不相信这就是原来扭捏作态郭芙。

  「好……深……好过瘾……啊……这一下……又……到底了……啊……好好哦……唉……怎么会……这么……舒服……天哪……我……怎么会……变成……
  这样……啊呀……好舒服啊……「

  我看她骚得有劲,也努力上挺,好插得更深。

  「天哪……好爽……好美啊……也……好累啊……」

  她突然身子一软,仆倒在我身上。

  「……王兄……我……累……死了……」

  「好爽……是不是?」

  「嗯……」她说:「你真厉害。」

  俩人休息一阵,?宝剑?仍然套在又紧又暖的穴中,郭芙说:「喂!王兄…
  …我动得腰酸背痛,换你为淑女服务一下吧?「

  我翻过身来,撩高她的玉腿,扬起?宝剑?,说:「好!淑女,我来了。」
  说完「滋……」的一声,?宝剑?重新被小穴吞食。

  我轻抽狠插,郭芙美得浪叫不已:「啊……好……王兄……插死……了……
  好深啊……好美啊……「

  「丈夫插得有这么深吗?」

  「没有……没有……好王兄……插……得最深了……啊呀……好美啊……啊……再……再用力……姐姐快……飞上天了……啊……啊……」

  我发现,她虽然浪态可掬,但是从刚才到现在,浪叫连天,却可都没有要泄身的意思,是个旗鼓相当的对手。於是他只好更努力的表现,死命的插着,以免败在她手里。

  「叫我哥哥……」

  「啊……王兄……哥哥……啊……啊……好哥哥……插死……妹妹了……」
  郭芙终於被他推上顶端了,她抱紧我,下臀配合着猛挺,感觉穴心阵阵颤抖,失声叫道:

  「我完了……哥……啊……泄了……我死了……啊……完蛋……了……」叫完穴儿一热,浪水直沖而出。

  终於泄了,正在得意,忽然腰身一麻,剑身有所感觉,不禁说:「……等我……我……也要……来了……」

  郭芙突然一惊,双手奋力将我推开:「不要……!」

  他莫名其妙的翻倒在郭芙身边,问:「怎么了……?」

  「不……不能……在里面……」

  「那……那我怎么办呢……?」望着直挺挺的?宝剑?,愁眉苦脸的说。
  「这个…乖……来……」她想了想说着,张开樱唇,将剑冠含进嘴里,右手握着剑身,上下套弄起来。

  我受宠若惊,刚才其实已经到了紧要关头,只不过活生生被中断,现在快感又延续回来,精关一松,热滚滚的阳精就喷洒出来了。

  郭芙没想到来得这么快,「唔」的一声正想吐出?宝剑?,我却将她的头死死的捧住,郭芙一直摇头想挣扎,我还是等到全部射完了,才尽兴的放开她。
  她急忙起身,将一口浓精吐在地上。骂道:「你好坏哦!怎可以这样的,下次我可不再舔你了!」

  我十分意外,道歉说:「对不起,我不晓得你不喜欢,你别生气。」

  郭芙并身躺到他身边,偎着他的胸膛,说:「算了,下次你要先跟我说呀,我第一次口,还不很适应那味道。」

  「是。」顿一顿想到什么:「你第一次用口?那耶律帮主…」

  「是啊……」郭芙想起丈夫,有一点歉意。

  想不到,我比耶律齐更早一步用了郭芙的小嘴。

  俩人亲热的搂抱在一起,休息了一会儿,我说:「芙儿,我可以这样叫你吗?」
  「有外人时可不行,我不竟有丈夫了。」

  「唉…相识太迟…」

  「不要不开心,好吗。想不到你真的如石夫人说的,那么利害。」

  「什么?」这一惊可非同小可。

  「嘻嘻,你跟石夫人的事,我早就知道了。」

  「…她跟你说的?」

  「她跟娘亲说的,给我偷听去的。」

  「那郭夫人知道你偷听吗?」

  「给发现了…嘻…」

  「那么她怎么说?」

  「她也没说什么,叫我守口如瓶别传出去就是。」看到我一面担心的样子,又道:「其实你也不用怕,这种事在武林中很平常,只要别传出去就是了。」
  「很平常的吗?」

  「其实这种事,在武林里是半公开的秘密,只要不传扬出去,不要让男人面子下不了台,一般都没事的。」

  「原来如此。怪不得刚才你那么主动。」边说边轻抚着她的臀部。

  想起闵柔所说加上黄蓉的反应,想来师父说的没有错。「我那有?明明是你欺负我的。

  「是吗?像这样欺负吗……?」他双手侵犯着那一对大乳房。

  「嗯…今晚我可要睡在这里。」

  我当然不会拒绝,双手分别握住一只乳房,两人相拥而眠。

            穿越金庸之淫欲传奇3

               0003

               死人灭口

  这天我刚从外回来,郭芙便来了。才一进房,她便急不及待的拥着我吻起来,接着当然是一室皆春。这几天她与闵柔好像有了密契的,每晚轮着来找我,幸好师父所教功法,善於此道,应付她两人还有余力。

  正当剑及腹及之时,房门给人推开,我两都给吓了一跳。

  「呀!娘亲…」

  来人正是黄蓉,冷着面默默走了进来,还反手关上了门。想起她早就知道我跟闵柔的事,应该不至不可收拾。

  「郭夫人。」

  「哼。光天化日你们就在干这勾当。」

  「娘亲呀。」

  「还不起来,齐儿回来了。」原来她是来报讯的,看来真的没事。

  「呀,齐哥回来了?」这时我的宝剑才从他体内退出来。

  「还有石庄主也到了。」说时她眼光明显的在宝剑上停了一刻,道:「他受了伤,还有鲁有脚。」

  「石庄主跟鲁帮主都受了伤?」

  石清功力需不及我,但在武林中也算是不弱的了,比云中鹤还要强一点,只是跑不过他。

  「昨天他们在城外百里波上遇上十余个金国武士,交上了手,当中有田伯光。」
  「想不到是田伯光这淫贱。」这田伯光比云中鹤还要差一点。「小淫贱说大淫贱。」

  我与郭芙尴尬的互望了一眼。

  「打狗棒给抢去。」

  「什么?」

  当晚当然没有人来找我,清清静静的睡了一觉。天才刚亮房门便给推开,是郭芙。

  「大小姐,光天化日,你想怎样?」看了看她身后没有其他人,便拿昨天黄蓉的说话调笑她。

  「什么,你怕了吗?」

  「就看看是谁个叫投降。」一手围上她腰,将她拥入怀里,嘴当然地贴上去。
  「唔…好了,她们在我们的。」一轮湿吻,她竟将我推开小许道。

  「谁呀?」

  「师叔回来了,我们一班姊妹到市集逛逛顺道买点东西。」

  「这关我什么事?」

  「田伯光就在附近,我们一班漂亮女子走在街有危险的,当然要你这位大英雄在旁照顾比较好。」顿一顿又道:「而且你还可以帮我们拿东西。」

  「…即是当你们苦力对吗?」

  「也不要这样说,我们买的东西也不会太重的。」想了想,在我耳边轻声道:「我师叔可是个大美女,你不想去亲近一下吗?」

  「你师叔?」

  「是呀,他是无双的表姊,比我还小两岁。来,快点,她们都在等。」
  结果郭芙,耶律燕,完颜萍,陆无双,程英一行五女一男(苦力),便往市集出发。

  市集里逛了一个多时辰,我一直跟着,手上东西越来越重,她们的兴緻依然没有冷却,全没有回家的打算。真想不到无论那个世界的女人,都是购物狂。
  就在她们要进一间衣店时,我停住了脚步。因为我见到街尾处一个熟识的身影闪过。「什么事?」不愧为众女中功力最高,程英马上便发现了我的举动。
  「田伯光,我跟跟看,不用担心。」说着便将手上东西全都交到她手里。转身便跑。

  我追到那街尾,郭芙才发现不见了我,问程英:「那小子呢?」

  「去追田伯光。」程英回。

  「什么田伯光,肯定是怕了我们芙妹,不想当苦力了。」旁边的耶律燕乘机取笑。

  直至黄昏,我才从城外回来,而且是带着打狗棒回来。

  「郭夫人,这个物归原主。」将打棒交到黄蓉手中。

  「你真的遇到田伯光?」郭芙问。

  「在城西追上他的。」

  「知道他在那就回来报讯,自己跑去偷东西,多么危险。」虽然是在苛责,但关心之情却表露无遗,幸好在坐的都是她们女人帮,应该不会有事罢。转过头问黄蓉:「田伯光到了襄阳,要不要通知各门各派?」

  「王少侠是在那里遇上他的?」黄蓉问。

  「城西七里,一个乱石坡处,现在去屍首应该还在。」

  「屍首?」

  「是呀,田伯光与云中鹤的。」

  「什么?」

  也难怪众人醒讶,田伯光与云中鹤两人行恶多年,但因为轻功超卓,每每将追杀他的人甩掉,今天竟然双双身死襄阳,还是死在眼前这个年青人手里?一时间众人呆住了,定眼的看着我。

  「这个…夜了,大家早点休息罢。」说着便自顾自的逃了去。

  快要回到房间,一阵急速脚步追了上来。

  「王…大哥。」是程英的声音。

  「程姑娘,找我有事?」回头道。

  「这个,今早是你买的。」挮过一包东西来。

  「呀,我都忘了。谢谢你。」这是今早跟她们逛街时,我唯一买的醉仙草:「这个醉仙草很不错,要不要赏赏。」

  「我听芙妹说过,我自己试过,但总有一点苦涩味。」

  「那就要来赏赏我的手艺。」

  来到房里分坐好,两人便轻声的谈起。赏了口醉仙茶,甘香而没有苦涩。
  「你是怎样除去醉仙草的苦涩?」

  「秘密在这里。」说着便平伸手掌到她面前「这……这是甘环子。」她府身前看,认出我手中的东西。

  我便借此机会,从后轻轻抱上她,她转身想要逃走,正好和我面对面,鼻尖几乎要对到鼻尖,她更羞死了。我捧住她的脸蛋儿,细细的端详着,她闭上双眼,不敢看我,我就吻了上去。

  程英感觉一副热唇亲上自己的小嘴,嘤咛一声,双腿差点都软了。我紧紧的将她搂住,吻得她更失去心魂。他舌头轻易的叩开她的双唇和牙齿,向她的香舌逗弄,程英的丰满乳房顶着我的胸膛,正快速的起伏着,她初尝热吻的美妙滋味,不自主的伸出香舌回应,忘情拥吻,世界仿佛停了一般。

  程英的双臂不晓得在什么时后已经缠上了我的脖子,我的手则轻轻的在她背上爱抚着。终於,因喘着气分开嘴来,但一双手掌到处游移着,程英感到晕眩,手脚四肢酸麻无力,只任得我为所欲为。我知道她已经无意反抗,便更加放肆起来,他将程英吻倒在地毯上,右手大胆的轻采她胸前的蓓蕾。她的乳房从未被别人摸过,心中知道应该要抗拒才对,却抵不住那阵阵新奇的快感,不自主的扭动起娇躯来了。

  我见一招奏效,於是得寸进尺,魔掌偷偷的伸而入,肉贴肉的抓着了右边乳房。我早就发现程英胸部颇有本钱,却没想到她的乳房美妙到这种程度。细嫩粉幼,又带弹性,饱饱满满的一手握不完全,左手继续打算解开她的衣衫。

  程英急了。她想要阻止我的侵犯,却那里抵挡不得了那前所未有的感觉。不一会儿,我已经将她的衬衫完全解开,露出了雪一般白的上身。

  程英紧拉住我的双手,哀求说:「不要……!我!不要……」

  我一时不忍,暂时停止了手上的动作,轻拥着程英,疼惜的吻她的脸颊。程英羞得将整个脸蛋儿埋进我的怀里,我故意又用指头轻按着她的乳头位置,可以感觉到那一小点尖尖突突的,想必是兴奋引起的硬挺。他只让程英稍喘过一口气,便又回复攻势,时揉时捏的,对乳尖搓搓拉拉,直弄得程英唉声歎气,求饶不断。
  后来,我索性把她上衣拉下,美丽胸脯清楚的呈现在眼前,她羞臊得用双手遮脸,反而便宜了旁边的我,正好贪婪的饱览她胸前的美妙风光。

  程英的乳房跟郭芙的有得比,更圆,更白皙动人,更饱富弹性。她的乳晕只有淡淡的一抹粉红,乳头小小尖尖的,我张口便含住了一个,吸吮舔舐,百般撩拨。程英何曾经历这种情境,再也把持不住,娇哼起来:「啊……嗯……不要…
  …我……你放过……我嘛……饶过……我……啊……怎么……这样……嗳呀……

  嗯……「

  我又用牙齿轻咬轻齧,程英更颤抖得厉害:「嗳呦……轻一点……啊……」
  程英已舒服的神智不清,於是我放胆的解开她的腰带,褪下长裤,看见程英内里是一件小巧的淡蓝三角裤,丝质的布面有着明显的湿渍,我用食中两指一探一按,果然黏滑腻稠,淫水早氾滥成灾。

  程英惊觉被我发现自己羞人的秘密,身子震得厉害,忙要阻止却是来不及,我的魔指顺利穿过裤缝,侵入了潮湿的根源。程英一时之间全身的妙境都被我彻底攻佔,只有任人宰割的份,而且各处都传来以往不曾有过的不同的快感,又盼望我停下动作,又盼望我不要停止,芳心乱成一片,欲死欲仙了。

  我以为程英是认命了,嘴上没停止对双乳的吸吮舔弄,两手从容的解除自己身上的衣物,剥了精光,再除掉程英仅存的那条小内裤,两人便赤裸裸的相拥在一起。程英鼻中嗅着男人的体味,身上的要害以经全部落入男人的掌握,只有无助的发着呓语:「唔……嗯……啊呀……」

  我让她和自己面对面的侧躺着,重新吻上她的樱唇,一手拉过她的大腿跨到他的髋股上,并且手掌在她的腿上来回爱抚着。这样一来,坚硬的宝剑自然的顶在小穴口,其实,程英根本不晓得我到底是拿什东西在她的穴口磨动,只是阵阵舒服阵阵快感,便不自主的轻轻扭动屁股配合起来。

  我逗出了程英的骚模样,便问她:「舒不舒服啊?」

  程英不愿回答,紧闭着双眼,抿着小嘴。我作弄她说:「不说的话,我就要停了哦……」

  说着真的停止了磨动,程英急了,忙摆动粉臀寻找宝剑,求饶说:「舒服…
  …很舒服……不要停嘛……「

  「那你叫我一声哥哥。」

  「哥哥……」她乖巧的叫了。

  我满意的将宝剑放回穴口,再次来回磨动,而且还尝试着将半个剑冠探进小穴之中,程英美的直翻白眼,脸上露出傻傻的微笑,一副满足的淫浪模样。我见她没有痛苦,宝剑於是一挺,整个剑冠已经全塞进了穴儿之中。

  「呀!痛啊!」程英紧皱着眉头,惊呼了一下。

  我知道这时不能半途而废,狠着心,仍然一抽一送节节逼进,程英痛得直捶打他的胸膛,却哪里能阻止得了他的深入,终於我觉得剑冠顶实了穴心,已经全根到底,这才停下动作。

  程英哭得泪流满面,恨恨的说:「教人家叫你哥哥,你却一点也不心疼我,好痛啊……」

  我真的很抱歉,他说:「对不起……,我怎么会不疼你,真的,这样子你才痛得短,马上就好了,小亲亲。」

  「谁是你亲亲,你就只会欺负我。」

  我听她又嗔又娇的,忍不住去亲吻她的唇,程英自动的用小舌回应他,两人搂得死紧,两条蛇一样的缠在一起。

  不知道甚么时候开始,宝剑慢慢地在轻轻抽送,程英已经没了痛苦,反倒美了起来,脸上又浮现舒服的表情。

  「哥哥……哦……哦……」

  我逐渐加快抽插的速度,她也都已承受得了。

  「哎呀……好舒服……天呐……怎么会……这么舒服……这下子……又顶到心……里去了……啊……啊……哥啊……」

  程英初经人事,畅美莫名,眼前的情人所带给她未有过的舒服感觉,让她真要直飞上天。而我在抽动之间,感觉到宝剑被温暖紧凑的嫩肉包裹着,这小穴里淫水阵阵,感度十足,插得他也是兴奋不已,不断的亲吻程英的小嘴、酒窝、脸颊和雪白的脖子,程英感受到我对自己得怜爱,双手将他搂抱得更紧更密。
  我觉得程英的淫水又多又滑,每一次剑冠退出小穴时,总会刮带出一大滩来,不一会儿床毯上已经到处灾情,乾脆取过两片软枕,将它们都塞到钰慧的粉臀底下,既可以垫高程英的美穴,顺便可以吸收她的淫水。我没想到今天才刚开苞的程英,骚水氾滥起来比其他以往所经历的女人都要多,他立起上身,低头看着宝剑在嫩穴儿里进进出出,每一插入就「渍」的一声,程英也「哎呀!」一叫,插得几下,他再也无法温柔下去,运起宝剑,狠抽猛插起来,回回尽底。

  程英被插得高呼低唤,浪水四溅,一波波的快感袭上心头,承受不了宝剑的进攻,花心猛抖,终於被推上了最高峰。

  「啊……啊……天哪……这……这是怎么……了……不好了……要死了……
  啊……啊……我快死掉了……哥……哥啊……抱我……抱…我……啊……好……

  好美啊……啊……啊……「

  我从剑冠顶端感觉程英小穴儿花心阵阵发颤,骚水不停的沖出,脸上所有的表情都凝滞了,她已经登上了这辈子第一次的高潮。

  我停下动作,宝剑仍然继续泡在小穴里头,轻咬吻着程英的耳垂,问:「英妹,美不美啊?」

  程英全身乏力,勉强伸臂环抱着我,却回答不出声音来了。

  我让她稍作休息,屁股悄悄的上下挺动,宝剑又抽插起来。这回程英要浪却也浪不起来,只是轻声的求饶。

  「哥哥……慢……点儿……」

  新开苞的小穴毕竟还有一点儿痛,我就时快时慢的调整着速度,双手也到处抚弄来转移程英痛楚的注意力。程英渐渐体力恢复,骚劲又上来了,主动摆起屁股挺扭,口中「嗯……哼……」呻吟着。

  「哦……哦……深点儿……啊……好哥哥……」

  我知到她这时候要的是什么,猛的大起大落,宝剑毫不留情的进出。程英不自主的收缩起小穴,我哪里忍受的了,她的小穴本来就又紧凑又狭小,这时候夹缩的更为美妙,我停不住自己,剑冠传来酸麻的警告讯号,已经顾不得持久逞强了,宝剑忽然暴涨,来到了紧要的关口。程英不知道我已经快要完蛋了,只觉得穴儿中的宝剑像根火热的铁棒一样,而且不住的膨胀长大,插的自己是舒美难言,恨不得情郎乾脆把穴心插穿,口中浪哼起来:

  「哥……真舒服……你……插死妹……啊……算了……啊……哦……我……
  又来了……啊……哦……又要飞……了……哦……「

  这叫声更要了我的命,精关一松,大股大股的阳精疾喷而出,全射进程英的身体深处。程英被这阳精一烫一沖,花心又被大剑冠死命的抵住,一阵晕眩,骚水又纷纷洒出,同时到达高潮,精血流满了座垫。

  两人心满意足,互相搂着又亲又吻的,难分难舍。程英第一次将芳心娇躯都给了男人,更是不愿离开情人厚实的怀抱。许久许久。

  起先还以为她会在我这里睡,怎知睡了一会便依依不舍的起身穿衣。原来陆无双知道她来的,若不回去陆无双便会怀疑。

  「怀疑又如何?我们又不是见不了人。」

  「让我先想想好吗?」衣服穿好,轻轻的吻别,依恋不已的走了。

  程英才走了不久,房门又给推开,我以为是程英去而複返,所以我没有张眼,想要看看她会怎样。先是一阵宽衣的声音,接着便一个水嫩的肉体,窜进被窝拉过我的双手,将她抱住。

  我吻着她的后颈,手自然不规距起来,当那肉球给抓住的一刻,发现不对了,刚刚程英的比饱满,但现在手里的却比较柔软的。

  「耶律兄不在吗?」我依然没张眼,但还是认出来了。

  「你怎知是我的?刚才你没张眼,现在又这么暗,没理由看得见的。」
  「我怎会认不了我的好芙妹?你才一进来我便认出了你的气味了。」

  「是吗?」对於我的话,她也不知应不应相信:「师叔怎么会走了,我还以为她会在这里睡呢。」

  「她说怕陆无双怀疑。」

  「师叔就是面皮薄。嗯…」

  我一手摸着丰满胸部,一手不客气的伸向小穴,直攻禁地,果然是湿答答一片。

  「妹妹想我了吗?」

  「是…大哥……嗯……轻一点……」

  我刚发射过的宝剑又发硬起来,郭芙在我怀里说:「轻一点……」

  这晚郭芙便睡了程英空出来的位置,直睡至天亮。

            穿越金庸之淫欲传奇4

               0004

            丐帮接任大典(完颜萍)

  又过了两天,终於到了丐帮接任大典的日子。

  这晚,英侠庄里非常热闹,各人都余了很多,包括我,认识的不认识的纷纷对饮。或许喝得有点多,头有点昏昏胀胀的,便回到后园里吹吹风。「咦,王兄,怎么一个人走了回来?」

  来的竟是完颜萍,这个小武的妻子,平日里有点冷的,笑起来原这么的甜,今天穿了一套小花裙,明显的经过刻意的打扮,芳颜一点都不输於郭芙她们。
  「喝得有点多,出来歇歇。武夫人怎么多陪武兄弟?」

  「他早就喝醉了,我刚送他回房,现在睡得像猪。」说着她便主动的坐到我身边。

  「是吗。不若就陪在下谈谈天。」想来她也是怨妇一员,便不客气的伸过左手围在她腰间,一搂,身子的贴紧着我。

  「王兄只想谈天吗?」不但没有反抗,还嘴角含春的道。

  我也不多说话,低头便吻上她的小嘴,而且舌头侵入,逗弄她的香舌,深吻起来。

  嘴里双舌交织,手当然不会停下来,隔着她的小花裙在她胸前搓揉不断,另一手渐渐探向她的裙底,在大腿根处放肆的摸索,想不到她的腿又细又嫩,纵使隔着布料,入手的感觉仍然十分过瘾。我没有遭到抵抗,胆子一大,往上直捣阴户,手指头接触到肥美湿润的阴阜,溽滑的淫水已经湿透了裤裆,好奇的在上面按了按,更多的淫水便冒浮出来,将手指头都浸湿了。

  嘴上依然和她交缠吻着,胜出右手快速的解开裤带,掏出宝剑来了,引领着让她套玩着宝剑,那宝剑硬得流出点点泪水,怪不得完颜萍没空去反抗下身的侵略者。

  我四面望瞭望,这是后园里一个阴暗的角落,身前又有几盆稀疏的盆栽挡住,想来不会有人注意到这边才对。於是心中打定主意,伸手进入她裙里,将她的裤子连同三角裤一起给拉下来,直褪到脚跟。

  完颜萍大吃一惊,但是嘴上手上都被纠缠着,只好双腿直蹬,想要阻止我。
  没想到这样子反而方便了,一抖手刚好整件全扯离脚踝,下半身完全暴露在我面前。

  我知道要害所在,不让她喘息,马上将头埋在她两腿之间,一张嘴伸舌,便舔到了阴核。完颜萍全身猛震,身下洞六重未被男人舔吻过的她,身体快乐得简直要飞上天,尤其阴户上的那张嘴,又舔又舐,有时舌头还深入阴道,美得她淫水不断,阴核直抖。见她水份丰富,伸手往臀下一捞,果然是湿淋淋一片,手指头顽皮的在她肛门口来回轻触,完颜萍更是抖得厉害,忽然他按住屁眼用力一伸,食指约有一半便插入肛门内。

  完颜萍哪曾经历过这种,子宫连连收缩,淫水流得更凶,喉头唔唔作声,臀部不自主的猛挺,高潮了。

  这时候的我无法再忍耐下去,将沾满骚水的嘴凑上完颜萍的樱唇,不辨东西南北的她,直觉的张开小嘴,缠吻起来。边吻边抓住她双踝半蹲着身子,宝剑顶在穴口,藉淫水沾湿了剑尖,来回两下,屁股一沉,便全根没入完颜萍的穴中。
  虽然我的宝剑又长又粗,但在大量淫水的滋润下,还是很容易的在小穴中出入,低头看着湿黏黏的宝剑,在她身体内不停的抽动着,十分兴奋。完颜萍的嫩穴传来不断的麻痒快感,浪水差不多是喷着流,穴肉不禁一阵阵的收缩,这感觉太好受了。完颜萍本来还想阻止,可是重未有过的充实感,让她粉臀跟着抽插的节奏又扭又挺,没几下又高潮了。

  看来这完颜萍也是一个容易高潮的女人,先让她享受一下高潮的余韵。才将恏从仰坐摆成蹲跪撩高裙子,整个屁股就都露了出来。我将宝剑顶住阴户,那潮湿的阴唇很容易便被侵入,再用力一挺,顺利的直抵尽头,紮点在花心上。
  完颜萍再也忍耐不住哼出声来:「啊……哦……」

  一上来我就狠抽猛插毫不留情,巨大的宝剑带给完颜萍不一样的感受,嘴上很想大声浪叫,但怕给别人听到,心里头又羞赧又舒服,却不敢骚浪得太过火,一直只是「哼哼……嗯嗯……」的轻声浪叫。

  我俯身到她背上,亲吻她雪白的脖子和耳朵,让她浑身发颤。在她耳边说:「萍儿……你好美啊……我很舒服……」

  完颜萍终於浪出声来:「啊……啊……唉呦……我也……舒服……」

  听得完颜萍的浪声,一阵肉紧快速的插了五十下,将她推上了顶峰,管不了是不是有别人会听到,小嘴忍不住大叫一声:「啊哟……!」淫水四散飞喷,第三度到了高潮。

  这时我感觉到完颜萍小穴在大力的收缩,宝剑被挟得又爽又美,差点挺不住就要射出来。

  这时完颜萍瘫痪在石椅上,而椅上地上到处都湿答答的,全是她的淫水。
  休息了一会,完颜萍才「醒」过来起身整理好衣裙,但是内裤却湿得暂时没法再穿。

  完颜萍羞得满脸通红:「你要回去吗?」

  「跟我回房好吗?」

  进了房,我两马上的便又拥吻在一起,她的手主动的伸向我胯下,隔着裤子摸了摸宝剑。

  「又硬起来了,你到底是什么怪物?」

  抱着软玉温香的身体,我根本没理她说什么,手掌按住了两边乳房,立刻又轻又重的揉抚起来。

  完颜萍没有抗拒,还挺享受的:「……哦……唔……你……哦……唔……」
  手指隔着衣物找到了乳头,温柔的撚撚着,完颜萍感觉乳尖传来阵阵麻痒,香舌被吸入我嘴里吮舐着。她被吸得浑身酸软,我又加重了手上的捏揉,她任我摆佈,骚水源源流出。

  轻轻的将她小花裙褪至腰部,雪一样白细稚嫩的乳房便显露出来,虽然有浅粉红色的半罩内衣包覆着,那肉球圆挺结实,更加诱惑动人,而且随着呼吸,正有规律的起伏律动着,实在让人无法不疼爱它。

  手掌再次伸进内衣,托住整个乳房,轻慢而温柔的抚动揉捏,又时而拨弄挑逗她的敏感乳尖,弄得乳头都挺硬站立起来。完颜萍被爱抚得眯着媚眼,粉臀轻轻摇摆,小嘴直喘大气。

  我更进一步的替她脱下那内衣,整个美丽乳房就骄傲的挺露跳动出来,饱满圆滑不说,那粉红色的乳头就够诱人的了。

  实在爱死了。郭芙的胸部已经不小了,而完颜萍的更大、更圆,主要是更挺、更翘。浅浅淡淡的粉红乳晕,小巧挺立的乳头,忍不住舔吸起来,舌尖老在乳头上挑动。

  完颜萍觉得美起来,小穴儿尤其湿黏,心中有许多的渴望,只差点没开口哀求插她,她又难耐的轻轻摆动粉臀,双臂缠住我,悄声哼叫。

  将她的连身裙全部剥除下来,完颜萍本来就没有穿内裤,於是现在变成赤裸裸的。很快的我也脱得精光,挺着宝剑直送到完颜萍嘴边。这宝剑虽然没有比小武的雄伟太多了,剑冠胀得发亮。完颜萍乖巧的张口便含住了剑冠,并且吞吐含弄,吸得我连连悸动。

  完颜萍含了一阵,我便将她扶起,一同躺到床上,抬起她的粉腿,翻身压住,剑冠顺势找到洞口,两人早就迫不及待,相互屁股对挺,宝剑顺势尽没入穴中,压得淫水唧唧的响。

  我二话不说埋头抽插起来,这可乐了她,穴里头的骚痒被剑冠刮得舒畅无比。
  她紧紧抱住我,抬高双腿,好让宝剑更深入,我一边插着一边舔吻着她的耳朵,她舒服得直哆索,终於浪叫出来:「啊……锋哥……好哥……哥……好舒服啊…

  …妹妹……美死了……再插……再……插深……天哪……好好哦……好……
  啊…

  …啊……「

  受到鼓励,我更是下下用力戳到底,屁股快速的磨动,她被插得浪汁四溢,叫声又骚又媚:「哦……好快活……好美……啊呀!……哥……我快不行了……
  我要……来了……赶快……狠插妹……妹……几下……啊……对……真好…
  …啊……啊……我……不行……我……来了……啊……啊……「

  还没叫完,穴心儿不住的收缩颤抖,果然又泄了出来。

  我插得更卖力。这完颜萍比程英最少骚浪十倍,可是外表又那么文静乖巧,吻了吻她的唇,又在她耳边讚美她:「乖萍儿……好妹妹……你真浪……真美…
  …哥哥天天来插你……好不好……天天干你的美穴……啊……你好紧啊……
  好美……「

  「好……哥……天天插我……啊……啊……我又要丢了……哥啊……你真好……啊……来了……来了……」话没说完,阴精一阵阵喷出,她又高潮了。
  剑冠被穴洞肉壁一夹,浪水一沖,背脊马上传来酸麻,再猛插几十下,然后顺势抵紧花心,嘴巴再次深吻着完颜萍,下头阳精便喷射而出。

  完颜萍过足了瘾,害羞的躲在我怀里,我却爬起身来,将半软的宝剑又提到她小嘴边,让她张嘴含住,精水淫水吃得满口都是。

  看着完颜萍将宝剑舔得乾净,才从小嘴退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