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偷龙转凤】【作者玄霜】
【偷龙转凤】【作者玄霜】
第一章 拆散鸳鸯 
  
  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 
  春蚕到死丝方尽,腊炬成灰泪始乾。 
  百花宫。 
  近二十年来,继“青龙星”怀玉公主、“白虎星”艾仁雄霸江湖之後,武林中的势力消长,也重新洗牌。 
  後起之雄除了“四大天王”以外,就属百花宫的势力最为强大。其中最引人注意的是,百花宫的成员分子,清一色都是女人,而且是武功高强的美丽佳人。 
  可是事实上百花宫也有男人,只不过大部分是打杂劳役的下人,根本没有人担任宫中要职,也没有机会接触宫中事务,所以对外一律以女人为主,自然造成外界错误的刻板印象,认为百花宫只有女人,没有男人。 
  唯一勉强跻身入後宫禁地的男人,只有一名叫了引的少年,他十六岁那年便参加县试取得秀才资格,所以大家也称他为了秀才。 
  如今他已二十岁了,却放弃进京考取功名的机会,而在百花宫担任西席执教。由於他除了学识渊博,又懂医理,再加上人品俊秀,故而深获百花宫主的器重,破例让他进入後宫禁地担任教职,所以自然便成为男人称羡的骄子,也是百花宫中的异类,成为数百位佳人眼中众星拱月的天之娇客。 
  了引置身於众多美女之中,难免会产生日久生情的後遗症,他爱上了宫主的长女岳如虹。 
  他却不知道宫主的次女岳如珍,对他早已爱慕至深,眼看著他们两人朝夕恩爱的情形,不禁让她暗自神伤,终日落落寡欢。 
  百花宫主见她日渐憔悴,便抽空加以关切,当她得知内情之後,立刻极力反对了引和长女的恋情。 
  从此,百花宫主限制岳如虹的行动,除了课堂上的教学之外,不准她再和了引单独相会。 
  了引得知百花宫主反对,不禁大为伤心,唯一可以安慰的就是,两人仍然可以在课堂上见面,彼此眉自传情,也算抚慰一下受伤的心灵。 
  可惜好景不常,百一化宫主竟巧计安排岳如虹相亲,对象是“东海王子”吕玉楼。岳如虹一见他的人品不输了引,而且家世背景比了引高出许多,当场一见锺情,从此移情别恋。 
  因为东海王子的父亲“东海龙王”吕纯阳,不但势力雄霸一方,而且名列“四大天王”之一,其武功之高,更和“西海虎王”关克强、“南海魔王”殷宗文、“北海冥王”曹操彼此势均力敌。 
  再加上吕玉楼还是吕家唯一独子,龙王宝座迟早由他继承,种种优厚的条件,岂是默默无闻的了引所能相比,所以岳如虹几乎当场便已决定琵琶别抱,把了引抛置脑後。 
  了引眼看著他们两人双宿双飞,伤心欲绝的留书而去,离开这处令他伤心的地方。 
  他的离去并没有引起太多人的关心,就连岳如虹也早已把他忘得一乾二净,甚至怕引起东海王子的不悦,不惜放弃了引的授课,以躲避了引的纠缠。 
  可是岳如珍对了引依然是情有独锺,当她得知了引离去的消息,惶恐的赶到了引的卧房一探究竟。 
  “春蚕到死丝方尽,腊炬成灰泪始乾…………了大哥,他…………他竟然对大姊用情如此之深…………” 
  当她看完了引的留书之後,不禁伤心落泪的悲呼:“了大哥!我和大姊美貌相当,为什麽你却对我无动於衷,对我如此无情…………” 
  自从二十年前名列天下四大首富之一,同时也是国丈身分的王添财遇害之後,他的祖宅梅花别院,不久便易主改名为聚宝山庄。 
  新主人金元宝不但买下王家产业,也顶替王添财的名位,成为新的天下四大首富成员之一。 
  所以,聚宝山庄不但是南京城内最大的宅第,经过整修之後,更显得富丽堂皇,雕梁画楝,琼楼林立,美不胜收。 
  只见大门口不但警卫众多,戒备森严,就算是知府、县令等官员来访,也必须经过层层关卡的通报,一点也无法通融。 
  因为金元宝的长女金玉满,所嫁的夫婿正是南海魔王的次子殷四海,所以小小的知府、县令怎敢得罪财大势大的金家,甚至为了表示敬意,马车和大轿都会在牌楼前停下,再亲自走向大门请门房通报。 
  可是今天却有一辆马车直闯至大门,门口的警卫见状,不但不敢拦阻,反而迅速地打开大门,让马车飞也似的狂奔而入。 
  因为这辆马车是魔王宫所拥有,而且警卫一眼便看出车内之人是谁,如果警卫动作不够快,来不及打开大门,挡到了马车的去路,那他们绝对逃不了要挨一顿皮鞭。 
  马车快如闪电般直奔大厅口,只见一名美艳少妇从马车内跳下,她就是金元宝的长女金玉满。 
  金玉满似乎心情不佳,一脸怒容的快步而入,所经之处的仆妇、婢女纷纷向她躬身行礼,一点也不敢怠慢。 
  此时内厅走出一名锦袍青年,他正是二少爷金玉堂。他一见金玉满脸色不对,却嘲弄道:“怎麽?你是不是又和姊夫吵架了,才跑回娘家来哭诉的?” 
  金玉满冷哼道:“你少管我的事,爹呢?” 
  “哼!我是担心你吃了闷亏,既然你不领情那就算了!” 
  “你少假惺惺,我还会不知道你的企图?” 
  “你少冤枉好人,我什麽时候对你用过心机害你了!” 
  “你还不承认?你现在拥有的秀才功名,谁不知是爹用钱买来的?甚至爹为了这一次皇榜大考,还托人带信给我公公,要求提供考题,让你这个草包能顺利高中进榜。我看你倒是一副轻松自在优闲的模样,却害得我受到四海那死鬼的奚落,你还说没有害到?” 
  “这麽说来的话,你是没有要到考题了?” 
  “你这句话是什麽意思?” 
  “我的话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你怎麽还听不懂?我的意思是说,如果你能要到考题,便代表你在殷家还算受到尊重。如今看你一副气极败坏的模样,又遭姊夫奚落取笑,显然姊夫对你并不是很宠爱!” 
  金玉满闻言,不禁心中气苦不已,因为殷四海刚开始还对她非常宠爱,可是不到一个月时间,两人便时有口角时常吵架。原因是两人出身非富即贵,一个刁蛮任性,一个狂傲自大,谁也不懂谦虚礼让为何物,故而新婚燕尔只维持了一个月,便闹到分居的严重局面。 
  金玉满及时吸了口大气,才算止住即将冲口而出的怒气,没好气的道:“哼!就算给你知道题目,凭你这个草包也不一定考得,更河况最後一关由皇上亲自殿试,你也会露出马脚!” 
  “哈哈!这一点你放心好了,今年的皇榜大考就算不知道题目,我也可以顺利进榜!” 
  “哼!就凭你…………” 
  “不!光靠我当然不行,可是爹为我重金礼聘一位秀才,他将代替我出面应考,所以我有信心今年一定可以进榜!” 
  “有这种事?爹该不会请一个老头儿帮你出面应考吧?” 
  “你放心好了,这位了秀才不但年轻,而且英俊得很呢!” 
  “他叫了什麽?” 
  “了引!” 
  “我倒要看看他是否长得三头六臂,竟能让你产生如此大的信心!” 
  当金玉满来到後书房,便见到金元宝正含笑看著了引读书,她随著目光望去,不禁神情一震,心中狂叫著:“好个英俊潇洒的美少年!” 
  她连忙问道:“爹,他就是了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