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同人·天地劫】【作者zhangxxjj】
【同人·天地劫】【作者zhangxxjj】
  序 章 

  天空中没有一丝光线,无论是月光还是阳光都无法穿透厚厚的黑幕。曾经繁华的都市在哀号。杀戮,破坏,一遍又一遍地蹂躏着她。处处在流血,处处在燃烧。 

  空气中弥漫着血腥和焦愁。 

  在一座原本应该精美的宫殿前,战斗仍在继续。一批又一批的战士前赴后继地倒在宫门前。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突破最后一道障碍。虽然这道障碍只不过是一个人。这时的他更像一尊从地狱烈焰中诞生的魔鬼。英俊的面容严重地扭曲着,浑身上下滴淌着不知道是自己的还是敌人的血。左手像一条死蛇般垂在身体一侧,但右手每挥动一次,伴着嘴里的念念有词,将冲到身前的敌人化为焦炭和冰柱。 

  将冲上来最后一名敌人化为灰烬后,他指着百步外如山如海般的队伍前沿处几个类似大将打扮的人咆哮。“……,……,尔等久受尊神的庇护,不思回报,反而投效……,我必将尔等斩尽诛绝。” 

  其中一人冷笑道:“……,汝不识天命,还敢口出狂言。……已亡,汝命已不久矣。” 

  伤者两眼精光大放,口中念着无法听清的咒语。原本阴沉的天空更加昏暗,大地在微微颤抖。那几人面色大变,“是封幽死界,快除去他。”各自施展绝技攻击过来。 

  伤者冷哼了一声:“汝等萤火之光,安敢螳臂挡车。”所有力量如泥牛入海般的被吸入体内。只要最后一个字念完,封幽死界就会被发动,包括他在内方圆五百里任何生物皆化为尘埃。 

  一柄长剑突然从背后透胸而过,直插入身前的地上,顿时激起冲天血瀑。而阵仗在最后一个字时被终止。 

  他用无法理解的目光扭头回视。从漆黑的宫门里,踱出一个背着手的人。看那神情仿佛在游赏春光明媚的花园一般。可是腰上空着的剑鞘,却证明了他就是出剑之人。 

  第十夜天地劫 第一章 

  霍雍从噩梦中惊醒,闷热的空气使他精赤的上身淌满了汗。他离开了床,走到电脑桌前坐下。空调的打开,吹出的冷气令他精神一振。最近工作压力越来越大了,使得他常常做这类的梦。只不过经常梦一醒,梦中所发生的事就会记不太清楚了。 

  以前所做的梦都没有这个梦来的让人心碎。那个伤者英俊的令人嫉妒的面容,那哀伤的眼神,愤怒的吼声,还有那令人伤感的结局。 

  平复了一下心情,霍雍发现已经清晨了。拉开窗帘,窗外一丝丝的阳光透过玻璃照射入原本阴暗的房间。今天又是一个好天气。 

  霍雍,一个平凡人,没有背景,没用财力,没有出众的相貌。纯属“三无产品”。空有一副高大的身材,性格却十分温和。最近却从三无升到四无,三个月前女朋友离开了他。现在的他失去了刚离开大学时的意气风发,唯一的生活目标就是安安稳稳做到退休。还有在梦里做一回大英雄。 

  正在他准备出门上班时,传来门被敲得山响的声音。霍雍不禁又好气又好笑。在他的朋友中,恐怕也只有那个死胖子会这样敲他的门。 

  他打开大门,一阵热风夹杂着汗臭冲进来,直奔他的客厅。一分钟后,客厅的空调被打开了,冰箱中的食物出现在桌子上。而始作俑者已经开始大快朵颐起来。他的行李却正安安静静躺在大门外。 

  霍雍将行李放在了房间的角落,盯着这位最近半年杳无音讯的臭胖子。楚雪君,与霍雍同龄。都是27岁。两个人从小学就认识了,一齐上同一所中学,同一所大学。而且虽没有血缘,感情却胜似手足。只是在大二的时候,楚雪君有一天突然辍学了,失踪了将近一年后,再次出现在霍雍眼前的他,已经开了一家公司做进出口贸易。他曾私下对霍雍说他在这一年里帮人跑船走私,赚了些钱开公司。他也曾经邀霍雍加入他的公司来帮他。 

  “你现在还在帮那家公司做事?”楚雪君咽下最后一口食物,突然冒出这么一句。“做得不开心的话,就来帮我。” 

  “免了,要我帮你的话,我们的关系就从兄弟变成了老板和跟班。再说我现在也干得蛮好。” 

  “蛮好?你看看你,才半年不见,脸色就变的那么差……” 

  霍雍连忙拦住他的话头,“你也知道半年不见,一点消息都没有,你老婆三天两头就来找我问你的消息。她是你老婆,我跟你关系不是很熟。” 

  楚雪君站起身来说:“借你浴室用一下,现在这样子回家,肯定会和她吵一架。”抬起手腕看看表,“喂,你不是要赶着上班吗?再不走的话,小心你的饭碗。” 

  “都是被你害的。”霍雍拿起公事包,往门外走,“记得打扫完后才能走,走时记得锁好门。” 

  “你比我老婆还烦,我帮你把整间屋子都打扫完再走,行不行?”楚雪君边说边从口袋里掏出一样东西。“接着,这是这次的礼物。”将礼物抛给了霍雍。 

  霍雍接住东西后,没看就直接放进了公事包。摆了摆手,就直冲出门去。 

  ***    ***    ***    *** 

  夜晚的上海在万家灯火的辉映下极富魅力。给人既有青涩少女的感觉,又有成熟女性的妩媚。但在他的眼里,如同那黑暗的幽界一样,孤独和寂寞。目前身处幽静无人小巷的他更感兴趣的是,身前那只无法认出的怪物。狼头人身,经过几千的进化,过去的认知似乎有些过时。 

  但在那只不知道是男狼还是狼男的眼里,面前站着的这个人才是不折不扣的怪物。浑身上下散发着令人恐惧的气息。而那个人现在又在上下打量他,一副不怀好意的神情。 

  这个人心中暗自盘算,如果想一击解决,就必须用上焚炎之阵以上的力量。 

  那代价就是附近几条街区将化为一片火海,而且旁边地上还躺着的一个犹自昏迷的少女。自己出手本就是想救她,可不想劳而无功。 

  那只不知道是男狼还是狼男似乎有所行动了,猛扑上来。速度和力量都比以前相类似的物种有所提高。‘畜牲毕竟还是畜牲。’他心中暗自叹了口气。将紧握的左拳迎向攻击。 

  在攻击路线上,很巧合的左拳被对手正面咬住。在对手还没有来得及高兴时,顺势将拳深入它的口中。“煌兮诸火,灵氛化焰。”随着离火神诀被念出,拳化掌,从掌心发出一团威力不大的火焰直扑腹腔。然后将手臂从口中抽出,几条淡淡的血痕在破碎的衣袖下显现。 

  这只不知道是男狼还是狼男在地上痛苦地哀嚎,打滚,那人始终面无表情看着。渐渐地停止了挣扎,最后滚倒在一旁的水渠中一动不动。那人这时才转过身来,向地上昏迷的少女走去。而地上应该是女孩的包,其中的东西散落在一地。 

  一面镜子却引起了他的注意。他弯腰捡起了那面镜子。 

  镜子中的面容不是千年前的那张英俊的令人窒息的脸,而是一张很平凡的脸,是一张本应很平凡的人的脸。只是眼神还与千年前一般无二,充满了智慧,坚毅。 

  霍雍猛然惊醒,发现自己还是坐在吧台前。自己只不过是又做了一个梦,只是这个梦做得真实的令人可怕。那镜子里映现的竟然是自己的脸。左手的不适让他回忆起那个梦来,抬起手来,发现只是因为睡觉时被头压着,血液不流通,发麻了。上面还有一滩口水。长出一口气,把放在面前本来应该是一杯冰水——现在只是一杯水——一口喝完。 

  霍雍觉得自己今天有点怪怪的。从上班开始就觉得特别的累。不停地在打哈欠,一不留神就会打瞌睡。就像刚才一样。这时,吧台相熟的侍应生笑着对霍雍说:“今天你的魅力好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