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桃杏深宮】【作者不详】
【桃杏深宮】【作者不详】
  「把他拉下去,斩首!」 

  一声怒吼,就像一声惊雷,炸得个周跛子三魂飘飘、七魄渺渺,他只得觉得浑身无力,双膝发软,眼前一黑, 几乎要倒下去…… 

  四只大手有力地插住他的胳膊! 

  周跛子睁眼一看,只见两个武士正架著他拖下堂去…… 

  「拖下堂去,就要挨刀了!」周跛子死到临头,真的是狗急跳墙,也不知哪来的力气、两手用力一撑,推开 两值武士,回转身来,一拐一拐,又向堂上奔去…… 

  两个武士只要一伸手,便可以抓回周跛子,但是他们没有这样做…… 

  平日里,周跛子跟他们关係不错,大家经常在一起喝酒赌钱嫖妓女,现在给他一个机会,让周跛子有机会求 求情,拣回一条老命,也不枉大家一场朋友。有道是「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嘛! 

  两个武士高抬贵手,收慢金脚,跟在周跛子后面假意追赶。 

  周跛子跑回堂上,双膝一软,「噗通」一声跪了下去! 

  「公主饶命啊!」 

  公主高高坐在楠木椅上,凤眼含怒火,樱嘴吐杀气,看起来,她一定要坚持斩首的命令了! 

  「公主饶命啊!」 

  周跛子知道,自己再不抓住这稍纵即逝的机会,只要公主再开口,自己这条老命就断送了,这时候,必须採 用苦肉计了! 

  「公主饶命啊!」 

  周跛子一边喊著,一边將自己的额头狠狠撞在地砖上﹗ 

  「砰!砰!」他不顾性命撞著砖头,一下!两下!三下!砖头没有裂,他的额头却裂了! 

  殷红的鲜血流了下来,染红他满是皱纹的脸! 

  「大胆狂奴,死罪难饶!」 

  公主伸出兰花般的纤纤王手,指著周跛子破口大骂,同时,把她的右脚翘了起来,搁在左脚上! 

  右脚鞋底,有一口又黄又浓的痰! 

  这便是导致周跛子被斩首的原因! 

  周跛子是公主府上十七名杂役中最老的一名。这个內堂的打扫卫生,便是周跛子的份內事。 

  今天不知是老眼昏花,或者是一时疏忽,地上竟然有一口浓痰没有清除! 

  偏偏公主又踩在这个痰液上! 

  公主是皇帝的女儿,万金之躯,岂能容许这种骯脏东西沾污? 

  公主虽然年纪轻轻,却火气暴躁,平日里都要没事找事,折磨手下奴僕来寻开心,何况今天得到这个大好机 会和罪证? 

  只见她抬起右脚,再也不踩到地上,然后命令宫女搬来一张楠木椅子,就在原地坐下。 

  「这內堂是谁负责文打扫的?」 

  公主一声令下,內府总管岂敢怠慢,马上把周跛子召来! 

  公主一见,周跛子实在长得太丑了,脸上没有四两肉,两个腮帮子深深陷入,一口又黄又烂的牙齿,而且跛 了一脚! 

  「这样的人,留在世上有何用?」 

  公主正想借此机会显显威风,看到这个又老又丑的周跛子,顿起了杀机! 

  「玩弄奴僕的招数已用尽了,只剩下砍头没试过,不如拿他来试试看!」 

  公主想到这里,不容周跛子开口,马上下令將他推出斩首! 

  现在,她高踞楠椅,看见周跛子跪在地上,叩得满面鲜血,心中洋洋得意,便多折磨他一会,於是她把右脚 那口浓痰显示给周跛子看。 

  周跛子看见这口浓痰,自己的生死便繫於这口痰上了﹗ 

  「公主,奴才替你清洁!」 

  周跛子毫不犹豫,把头靠近公主鞋底,伸出舌头,把那口浓痰舐下自己肚子去…… 

  公主没有动,似乎很欣赏这种清洁方式﹗ 

  周跛子从公主的反应中,知道自己的生命有了一线光明了! 

  他的舌头像狗一样,在鞋底舐著,不停舐著…… 

  周围的武士、宫女,个个都几乎都要呕吐了!这种丑陋到极点的清洁方式,实在太呕心了…… 

  然而,公主偏偏就是欣赏这种令人呕心的东西! 

  「好了,死罪可恕,活罪难饶!」 

  公主冷笑一声:「拖下去,打五十大板!」 

  打板子,都要脱下裤子,光著屁股打。当著公主的面,自然不雅观,於是两个武士把周跛子押了下去,关到 刑房去打。 

  公主的话等於圣旨,谁也不敢违抗。五十板,一板也不能少。不过,两个武士和周跛子一场朋友,打板子的 时侯,自然留了力,五十板打下来,只是打破他的皮,表面看起来皮开肉绽血淋淋,但实际上只是打破外皮,敷 了药,三两天就没事了。 

  不管怎么样,周跛子舐了痰,总算救回自己一条命,已经万幸了。 

  夜,万家灯火。 

  周跛子一拐一拐,慢慢走回家去。他虽然是在宫廷內府供职,但像他这种卑贱的杂役,是没有资格住在皇宫 內的,每天晚上他都要回家去睡,第二天上午再入宫上班。 

  回家的路很没长,他一步一步,无精打彩走著。 

  小巷,红灯高掛。 

  一些涂脂抹粉的娼妓倚在门上高声招呼,笑脸相迎,热情地拉客。 

  周跛子穿过小巷,垂头丧气,对这些娼妓毫无兴趣。 

  是啊,刚刚被公主当眾这样侮辱,人格和自尊都丟尽了! 

  「有甚么办法呢?人家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公主,我只不过是个卑贱的杂役,受了悔辱,根本没有报復 的机会……」 

  周跛子一肚子怨气,哪有心思去嫖妓呢? 

  但是……突然间,周跛子浑身一震,猛地停住脚步! 

  就在他左侧,一家又旧又小的妓院门口,站著一个年轻的妓女! 

  「公主?」 

  周跛子顿时魂飞魄散,几乎想转身就逃! 

  「不对啊!这是妓院!公主不可能跑到这里当妓女!」 

  剎那间,周跛子又清醒了,他注意再看看妓女,实在太像公主了,不仅容貌像,连身材高矮肥瘦,也都像极 了! 

  「简直是一个模子倒出来的,要不是她是娼妓,我真的以为她是公主了!」 

  周跛子目不转睛地注视看那个年轻的妓女,妓女何等机灵,一见他这般看法,马上迎风摆柳走上前来,一手 挽住周跛子的手臂。 

  「大爷,进来坐吧。」 

  天啊,连声音都像极了! 

  「你叫甚么名字?」 

  「小女子叫小慧。」 

  周跛子望著小慧,心中突然產生一个念头。 

  「今天刚刚被公主侮辱,眼前分明又是一个公主,我不如將她侮辱,报復一番,以泄心头之忿?」 

  想到这里,周跛子便搂著小慧,走入这家妓院。 

  老鴇认得周跛子是在宫中任职,也不敢怠慢,马上安排一间最好的房间。 

  小慧轻轻地脱下身上罗裙,露出光溜溜一身白肉,耸著两个山峰…… 

  「公主要是除下凤冠霞佩,光著身子,一定也跟她一模一样!」 

  周跛子看著小慧风情万种走上前来,跪在地上,殷勤地替他下鞋子,心中充满了报復的满足感! 

  「来,臭婊子﹗好好叫我一声!」 

  小慧俏眼流波,红红的嘴唇一张:「好哥哥,亲哥哥,心肝哥哥……。」 

  周跛子彷彿看见公主本人跪在他面前,任他叫「臭婊子」,淫荡地叫他「哥哥」,只觉得浑身无比畅快…… 
  「来,舐它!」 

  周跛子抬起了他的右脚,贴在小慧的嘴巴上。 

  小慧伸出舌头,在他的脚板下来回舐著…… 

  周跛子觉得,这是公主在舐他的脚,今天上午的耻辱,现在彻底报了! 

  「臭婊子,老子饶不了你!」 

  周跛子伸出他毛茸茸的手,在小慧嫩滑的乳峰上,用力捏著…… 

  小慧虽然很痛,但是多年的妓女生涯却使她养成了一种职业习性,不论身体感受怎么样,妓女口中吐出来的 一定是好听的话。 

  「舒服啊!好哥哥!你真会捏!我……全身都痒了……亲哥……我……不行了﹗」 

  这一叫,果然引起周跛子的兴趣,地的手果然离开了小慧的肉峰,顺著她的小腹,移到下面去了…… 

  「臭婊子,你骚了?」 

  「是的,臭婊子早就骚了……」小慧立刻扭动屁股,在周跛子身上摩擦著说:「是被……被亲哥哥弄骚了!」 
               周跛子被她的淫声浪语弄得全身滚烫…… 

  小慧的涂著口红的嘴不停地在他的脸上亲著,一条舌头热情地送入男人口中,送来了挑逗和调情,送来了刺 激…… 

  小慧的双手也没停著,周跛子的全身每个部位都被摸遍了,摸出了火!摸出了电!摸出了疯狂! 

  「哦,公主,你摸得我真舒服!」 

  周跛子在疯狂之中,情不自禁叫了出来,他把小慧称作公主了! 

  他喘著粗气,两眼佈满红丝,他两手紧抓著小慧的双脚,把它们用力分开…… 

  「来吧……亲哥哥……臭婊子……忍……不住了……你……快……插进来吧……」 

  小慧的淫叫点燃了周跛子的心中炸药,他爆炸了!不顾一切插下去了! 

  「哦……亲哥哥……你太粗了……」 

  周跛子浑身燃烧著復仇之火,他要在这床上,彻底清去自己的耻辱! 

  进攻!无情的进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