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樱桃—抓奸】作者sxb26
作  者:admin     分类:都市言情     增加时间:2017-09-14     人气:加载中
字数:16625



  叔叔姓罗,03年的时候带27班来实习,然后就一直住宿舍来管我们。最开始我们到XN实习有80多人,后来03年过年之后,蛮多人家里给他们找了实习的地方,就走了一大批,剩下我们48个人。过完年之后,罗叔叔带了27班一帮学弟学妹来实习,男的才1个,就插到我们寝室住了,就是教授。女的也不多,才8个。就安排到了澡堂隔壁的两间住。
                 
  这个罗叔叔,我们原来几个老总都不蛮喜欢他,因为他一来,就搞得蔡总很没面子。
                 
  蔡总我之前说过,是有个女朋友的,我们都喊她佳姐,都是一级的,在学校的时候就好了,不过那时候在学校里面管束比较多,也没有地方深入交流,一到了XN那肯定是要多多深入沟通的。一开始蔡总都是到网吧买单,递烟什么的,请我们几个老总回避,我们也正有此意,就把寝室让给他当VIP包厢。后来有一次,这个两个奸夫淫妇可能是在我们面前恩爱多了,习惯了,胆子大了,干脆就用杯子一蒙,就在里面谈心。
                 
  “蔡总,要喝水要喊啊,我们都在外面。”我就开蔡总玩笑。
                 
  佳姐就从被子里面伸出一只手了,比个中指。
                 
  “蔡总手冒空咧!”教授就笑他,然后又调戏佳姐。“你们莫调戏他,蔡总倒了没事,佳姐不性福你们哪个负责咯。”
                 
  欧总这个矮子,典型的有胆没泡的,脑袋里面也是一团浆糊,还真的偷偷问我。“萧总,一会蔡总倒了,我们真的可以上不?”
                 
  我当时恨不得抽他,兄弟的马子,又不是炮友,他竟然也敢打主意。不过晓得他也就是那德性,当时没理他,就想那天必须给他找个坑,埋他那个烂鸡巴。                 
  “一、二、一”我们听到被子里面喘粗气,就在旁边给蔡总加油。“一、二、一,蔡总坚持跑完最后两公里!”
                 
  后来又看到蔡总不动了,就又问佳姐。“佳姐,是你跑赢了还是蔡总跑赢了?”                 
  等把被子掀开,这两个鬼那真是狼狈,就跟那种井下工人被埋了1天一样,眼通红的,脸也是通红的。佳姐当时出来还有点生气,不晓得是不是气我们,我们就赶紧装睡午觉,倒头就睡,还打呼噜。等把佳姐送走了。蔡总回来就骂:“你们这帮畜生咧!搞得老子没拔得赢,搞得里面拉!”
                 
  那次之后,蔡总就不敢我们在的时候谈心了。
                 
  过完年回来之后,XN还是比较冷的。蔡总和佳姐在XN几好玩?肯定还是继续在XN实习,XN条件比较差,晚上佳姐怕冷,蔡总自然就要去暖被子。这个还是比较正常的,我那个时候也帮小珍暖被子,小珍过年回来送给我一条围巾,很厚很厚,就是没有什么样子,但是现在我还留着。那我肯定也要给她一些温暖,其实就是我先睡她被子里面和她们寝室的妹子们聊天,等被子暖和了就起来,然后就去网吧了。妹子脸皮薄,女生寝室,还是稍微要注意一下的。
                 
  蔡总一开始也是这样,没有什么过分的地方。不过这两个人和我不一样,他们是男女朋友,在一个床上谈心别人不会说什么闲话,他们两个感情好,有的时候要睡觉了还继续谈,就躲在被子里面说悄悄话,那同学几个人也不好赶他走。                 
  再过了几天,蔡总胆子大了。有一天早上我们都回来了,蔡总还不在床上,我们就知道蔡总从今往后是要转移阵地了。第二天,那个时候佳姐寝室没有我班组的人,我就去她们寝室窜门,看到韩霖在那里,就问韩霖:“你昨天晚上睡得好不?”
                 
  韩霖肯定晓得我问的什么,就说:“蔡总正经得很,哪里跟的你一样?”                 
  韩霖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说我不正经,这个我也没办法否认。我跟她比较熟悉,她在学校的时候原来是凡凡同一个寝室的,我肯定要跟她献殷勤的。后来她晚上要出去玩,我就把她放到舞蹈队里面当助理辅导员,她就可以出校门说是出去表演,她也有那个气质,像是跳舞的。她到了XN也一直帮我,我02年追凡凡很辛苦,有一次她就提点我:“你就不能认认真真找个女朋友?你看你现在每天这个寝室逛到那个寝室,谁喜欢你哦?女人都是由占有欲的。她一看就是那种情场高手,很有风韵那种,对她的话我一直是言听计从。我当时听了之后很受感动,但是后来的事情,你们也都知道了,我也没得办法。我写出来要你们选,你们也不晓得怎么搞。所以她后来也很理解我,晓得其实我就是照顾这些同学,没干过什么出格的事情,跟我也很亲近很有话讲。
                 
  还是把话说回来。
                 
  又过了几天,我又去问韩霖:“你昨天晚上睡得好不?”韩霖这次就脸一红:“你们这些男人,没一个好东西!”我就笑她:“还是有一个东西是好的……”  再过了几天,我又去问韩霖:“你昨天晚上睡得好不?”韩霖当时还在被子里,听我这么一问,就把手招了招。
                 
  我赶紧搬了个椅子,坐到床边。她用手把嘴巴一档,就开始绘声绘色的描述前一晚的战斗。那是绘声绘色,各种象声词都用上了。我在那里听得是,不住的拍案叫绝:“好!……真不像话!……是的是的,蔡总就是这样叫的!……嗯,你说的没错,奸夫淫妇!”她讲完了,我坐起来,就表扬她!
                 
  “霖姐,你不去讲评书可惜了!”后来一想,又觉得不对劲,就问。“听你这么一说,他们是搞了一晚啊!你晓得这么清楚,那你不从头到尾都没睡觉啊?”  韩霖脸一红,白了我一眼,又羞又恼,又把手挥了挥手,意思是还得悄悄说。                 
  我又赶紧把耳朵凑过去,她说:“那你听了睡得着啊?而且不是一个床有动静咧!”又指了指佳姐隔壁那个床。“湘湘一早上就出去洗衣服去了咧……”我擦点笑喷,又问:“那你不洗裤子过得啊?”问了就跑,笑得我都快跑不动了。                 
  结果过了还没两天,就出了个事。
                 
  03年3月份的时候,非典已经开始散发了。估计也是我们是在太乱了,罗叔叔在这里也怕出问题,回去不好交差。
                 
  那天早上六点多咯,突然搞检查。结果我们一个寝室没有一个人在。他先就是打电话,把我们从网吧喊回来,点了人数发现蔡总没在,就直接往佳姐寝室去。  我们住了这么久,他肯定晓得蔡总和佳姐好,但是发现蔡总睡佳姐房里一通晚,肯定还是气。
                 
  砰—砰—砰—“蔡绍兵你给我出来!”罗叔叔那是真的生气了,就拿着门锤。  “我知道你在里面,你别装瞌睡!”“胡佳,你起来开门!”喊了足足5分钟,他真的有毅力,见蔡总不做声,就又喊。“韩霖,胡佳,沈潇湘,吴倩你们都给我听着,你们总有一个醒的,你们不开门,我让你们四个人都毕不了业!”他这么喊,还是有了效果。蔡总也不想害了别人,但是肚子里面也有火,就给他说:“我没有衣服穿咧,我冷,我出来会感冒!”罗叔叔一听蔡总真的在里面,还和他顶嘴,更生气了。但是最无奈的就是蔡总说他会感冒。蔡总那是真牛逼,罗叔叔威胁他,他就反过来威胁罗叔叔。罗叔叔也明白,蔡总和佳姐就是怀了小孩,这事情也就那么大的事,但是如果蔡总感冒了发烧了,那才是真的麻烦。那个时候,发烧就等于非典,非典就等于死人,所以后来晴晴发烧了我都不敢送医院。
                 
  罗叔叔没得办法,就开始脱衣服,脱了外套从门上面的天窗丢了进去。                 
  “你穿我的衣服出来!”屋子里面又说了:“这穿一件外套,也冷咧!”罗叔叔气得咬牙,又把毛衣脱了,从天窗丢进去。
                 
  屋子里面又说了:“这一件毛衣,还是冷咧!”罗叔叔那是和他疆上了,就还要脱毛衣,我一看势头不对,就赶紧把自己的衣服脱了,我出门就穿了一件羽绒服,脱了就是一件内衣,但是现在要去摸罗叔叔的罗拐(拍马屁),也管不了冷不冷的问题了。
                 
  “别冻着了,罗主任。”我赶紧给他批衣服。他喜欢别人喊他主任,显得官大,他在学校里面原来是运输课教学主任,后来搞了一个女同学怀孕了,被免了教职,来管这个实习基地。这些事情我们都晓得,我们平时都喊罗叔叔,或者罗老师。但是现在非常时期,那就是喊罗主任。“罗主任,你也别受凉了,我晓得你关心我们。我们年轻人也就一时冲动,我们兄弟做他的思想工作。”我喊他罗主任,其实也是想唤醒他内心深处对于这种情爱冲动的理解和对蔡总的同情,这本来就不是什么大事,不要误了蔡总的前途。
                 
  “蔡总,我是小野咧!你出来咯,罗主任是见你没在,着急,关心你咧!”  “是啊,蔡总,你看罗主任怕你冻了,自己都脱光了,这么冷的天气他宁可自己受凉都不想看到我们出什么事,他是真的关心我们!”教授就是教授,我都被他感动了。
                 
  欧总不晓得讲什么,但是他比我们都强,他眼眶都红了,不晓得从哪里掏出一包烟来,就要给罗叔叔递烟。
                 
  罗叔叔披着我的衣服,抽着欧总的烟,就晓得我们还有良心。自己也冷,也晓得他在这里,蔡总也不得出来,就说:“你们几个,等会他出来了,来我房里,不然我收拾你们!”然后就气鼓鼓的走了。
                 
  罗叔叔一走,我也开始锤门!“蔡总你这个麻皮,你出来咯,老子冷死了!”  门就开了,我一看是韩霖,开了门又跑到床上去了,给我讲:“你先进来咯,外面冷!”我赶紧进去,教授和欧总也要进来。
                 
  “去,你们回去咯,妹子都在睡觉,你们进来干什么?”我说完就把门拍上了,一看蔡总还缩在被子里发闷气。佳姐坐旁边也不知道怎么搞好。我晓得蔡总怕罗叔叔发脾气,要处分他,或者不给他实习评定,害他没办法毕业,还可以通知他家里人,反正对付他的办法多得很。
                 
  “姓罗的还管我,他自己还到得别个怀孕了咧。”蔡总还在那里赌气。                 
  我也晓得这个事情不好怎么处理,两个手臂搂着,相互搓着取暖。就觉得背后被人顶了一下,回头一看,韩霖掀开杯子的一个脚,要我也盖点,我毫不客气的干脆就爬到她床上把整个杯子都搂着,恨不得连韩霖也一起搂着,这才不冷了。                 
  “你千万别跟他赌这个气,他这个事情已经被处分了,他无所谓咧。”蔡总和佳姐是当事人,慌得很,我就和韩霖给他们出主意。韩霖比较乐观,说:“他也是过来人,我觉得他还是能够理解你的咯。”“那还是不一定,想好了再去说,慢点要你写个检讨,你千万别写,别留证据。”我又想了一会,突然想起来一个事,就问韩霖:“你晓得陈莹不?”“你是讲罗叔叔的侄女?”韩霖也晓得这个人,这个妹子是27班的,平时直接喊罗叔叔做叔叔,而且长得有点像,长得一般,不过屁股溜圆的。罗叔叔平时也喊她侄女,出去走亲访友的陈莹都跟着一起去。
                 
  “她真的是罗叔叔的侄女不?”我看韩霖和罗叔叔是一个地方的,又对罗叔叔以前的事情也还了解,就问她。“怎么一个姓罗,一个姓陈咯?”韩霖皱了皱眉头,说。“我以前也不知道他有个侄女,可能是在学校不好公开,到了这边难免被你们发现了,怎么了?”“我要蔡总去勾引陈莹,然后陈莹心痛蔡总,就去求情啊!”我对着蔡总说,又问胡佳。“佳姐,这个事情与其牺牲你的色相,不如牺牲蔡总的色相,你说是不?”一个枕头飞过来,我牢牢接住,垫在腰后面。                 
  韩霖也用手肘顶我,我笑哈哈的看她,还被她白了一眼。“你来点正经的行不?难怪凡凡不要你。”“那我说正经的。”我收了笑声,看看旁边躺在床上的湘湘和吴倩,也用手挡住嘴巴,附到韩霖的耳朵边上,悄悄的说。“我看陈莹未必就是罗叔叔的侄女,她们平时出去回来的时候,我看陈莹精神都也还足,罗叔叔是一回来就睡觉。”“你脑壳里面怎么尽是这些事情?”韩霖又白了我一眼,但是却也没有否决我的猜测,反而在那里若有所思,又趴到我耳朵边边说。“那你的意思,你要抓罗叔叔的现场?”我冲韩霖一笑,她还比较吃惊,也不相信。  “你行不?”蔡总看我贼笑,晓得我肯定有馊主意,也问我:“你们搞什么?有什么办法告诉我撒?”我就给蔡总讲:“反正试一试咯,反正是这样,你等会就抱着罗主任的衣服过去,给罗主任道歉,我们今天也被他抓了,也会在那里求情,他骂你,你就不做声,他要你写检讨你就答应他,其余的我来讲。”蔡总又急了:“你不是说不要写检讨来?”尽管我有点舍不得韩霖温暖的被子,但是此时还是跳下床来。“我只要你答应,又没要你写。我先回房,你赶紧过来。”回来房间之后,他们都没睡,等蔡总来了,我就给他们说了我的想法。然后商量好了,这个方案里面蔡总出钱,教授负责约罗莹莹出来,我负责灌酒,然后我又悄悄跟欧总说要他去买“万艾可”的胶囊。然后晚上在贵州一家人二楼包厢,向罗主任赔罪。
                 
  讲好了之后,就去罗主任那里挨骂了。那是骂不还口,打不还手,一个劲的承认错误。罗主任要求每个人都必须要写检查,每人3000字以上,我们都表示同意,然后对罗主任对我们的关心表示由衷的感动。罗主任其实平时跟我玩在一起,也没有那么生分,又语重心长的跟我们称兄道弟,说当大哥的不能害了我们的前途,欧总感动得都要哭了,我们也是一个大哥长一个大哥短的,要罗哥一定要和我们几个喝一杯,罗哥对于这个结果也相当的满意。
                 
  回来都是上午10点了,我们早就快不行了,就开始补觉,一直到下午5点多,才被小珍打起来。我一看,屋子都收拾好了,就问小珍什么时间。一听都五点半了,连忙把他们三个都打起来,5分钟穿戴结束,牙都没刷,就去请罗主任。                 
  “罗主任!”等我和罗叔叔到了贵州一家人,他们都已经到了,一看到罗叔叔就亲切的喊上了。
                 
  “不是主任,喊我罗哥就行啦!”罗叔叔一点脾气都没了,红光满面,笑脸盈盈,忽然之间那是两眼精光,发现了新大陆。“诶!这个不是27班的罗莹莹么?”“罗叔叔好!”罗莹莹那是娇滴滴的回答。我一看罗莹莹那也是一震惊:这个倒春寒的天气,她批着一件羽绒服,里面就是一件圆领低胸的包臀长款t恤,一条深深的沟壑裂在胸前,深不见底。白色的t恤还被里边的内衣的绣花撑出一些凹凸不平的花纹。下边一双日式的长筒毛线袜子,拉到膝盖以上,留出来的一截截大腿上看得出里面还穿了一双厚厚的肉色丝袜。整一个日系大美妞啊,再加上本身就是个爱到河边“散步”的妹子,那一双凤眼里面还真是看得出火来,难怪教授天天要和她去散步。
                 
  “哦,罗莹莹是我女朋友,听说我们晚上和罗叔叔搞活动,非要来参加!”  教授生怕罗叔叔向罗莹莹下手,在旁边连忙解释。我就把罗叔叔往罗莹莹身边请,恨不得罗叔叔直接看上罗莹莹算了,这以后日子就舒服了。
                 
  “别人都知道罗叔叔的侄女叫莹莹,我开始不晓得哪个莹莹,还以为是罗莹莹呢!”我在旁边打哈哈,教授看着我干瞪眼,他不晓得我的计划,只知道我只叫了莹莹,还买了药,不晓得我要搞什么。
                 
  “罗叔叔本来就是我叔叔撒!”撒娇那是罗莹莹的特长,罗主任还要管她们半年,她趁机拉拢关系。我一看罗莹莹这么上道,心中不由得高兴,这计划基本上成功一半了。我赶紧把空调温度调到30度。
                 
  这罗莹莹本来就是女中豪杰,想当年第一次来我们寝室直接坐在教授床头,身上就一件红色内衣,外面套一件渔网,聊起天来其粗俗程度让我都汗颜。也不知道教授是怎么搞定她的。我喊她过来,一她是罗叔叔本家;二她也叫莹莹;三就是她聊天的粗痞程度对罗叔叔这个年纪而言堪比春药。果不其然,上了两个菜,罗莹莹觉得热,就把羽绒衣脱了,我都不用太撮合,罗叔叔也和罗莹莹一杯接一杯的干,不一会儿就每人桌前就两个空瓶子了。
                 
  我一看形势差不多,喝醉了反而不好了,就高声喊:“欧总赶紧去倒酒啊!”  欧总还在那里听罗莹莹讲黄段子听得有津有味,听到我一喊,赶紧把自己面前一杯酒往罗叔叔前面递,说:“我去楼下拿酒,这杯没动的!你先喝。”说完赶紧就往外窜。
                 
  罗叔叔一点都没怀疑,却看到罗莹莹的杯子里面也是空的,就分了一半出来给莹莹,要和她碰杯。莹莹也不知道这里面的名堂,端起杯子就要干,结果教授看出了什么一样,从旁边杀出就夺了杯子。“这个酒,我想和罗叔叔喝!”我没想到教授来这么一下,心想,这要是圆不过去,一会效果难以保证。
                 
  罗叔叔看教授横插出来,脸色也变了一下,不知道他什么意思。倒是罗莹莹对教授秋波暗送,以为教授是要为她挡酒,怕她醉了,开心之情露于言表。罗叔叔看到罗莹莹的表情,心中未免失落,也就大方的和教授干了。我这才放下心来,不过却怕影响了罗叔叔的心情。
                 
  果然教授这么一折腾,罗叔叔也没有了兴趣,欧总的酒拿上来,我们一桌几个人分了,就要准备散伙。
                 
  那罗莹莹多喝了两杯,不把罗叔叔当外人了,心里还记得教授对她好。等蔡总去买了单,我们出来饭店门口,两个人就站在路边上啃起来了,那激烈的程度连我都想直接打车去XN医大找护士看病去了,不过心想一会还有工作,只好强忍。
                 
  “你们莫在这里刺激我们好不?”我冲着教授喊。“小心我回去爆你的菊花啊!”教授听了笑嘻嘻的,搂着罗莹莹,说:“你们先回去,我和莹莹去河边散下步。”欧总、蔡总、我都同时向他比出中指。罗叔叔倒是没理他,就往我们住的宿舍走。
                 
  “……叔你好强哦!”“……叔,你今天怎么搞的,还不出牌?……”“…  …叔我不行了……“”……叔,这里不行的,会有人听见的……“”……叔,那你快点……“”……“罗叔叔怕吵,住的地方在教室旁边。我、欧总、蔡总还喊了磊哥一起,趴在罗叔叔的门口,听里面的动静。从陈莹进去到现在过去二十多分钟。
                 
  “刚刚什么意思?”从门口只听到里面很小的声音,欧总没听明白,就问。  “刚刚一直都没开始的?”“我说怎么平时没声音,感情在这里都是咬的。”磊哥一听就明白,愤愤不平的小声说。
                 
  ……又过了二十多分钟。蔡总以为这边有情况,不放心都过来了。房间里面终于有声音出来。
                 
  “啊……嗯啊……嗯啊……”“……叔,你快点……我不行嗯……了啊……”  我一看时机成熟了,就跟蔡总说:“蔡总,你现在敲门,给罗主任送检讨!”  “我没写啊!”蔡总看着我一脸木然。“你说只答应,不要写啊!”“我要你送,又没要你写,他现在又不会要!”我真心觉得蔡总是不是搞多了,都变蠢了。
                 
  蔡总这就明白过来了,砰—砰—砰—敲门。
                 
  “罗主任——是我——我们几个送检讨过来了!”蔡总的喉咙这下粗了起来,比上午吵架的时候还粗,我差点没笑喷。
                 
  房间里什么声音都没了,过了一小会,罗叔叔在里面喊。
                 
  “这次就算了……我也不是真的要处分你……你自己以后注意影响……”我用手推了一下蔡总,蔡总那是相当开心,觉得一顿饭太值了。转背就要走。                 
  “回来!”我悄声给蔡总说。“你也太没诚意了,我们都在门口等着,一会感谢罗主任。”磊哥和欧总都捂着嘴巴,这种龌蹉事情他们最喜欢了。
                 
  ……又过去二十多分钟。说真的,我们几个当时都非常难受,二十岁不到的小伙子,一肚子火不知道往哪里发,只能蹲着。外面寒风咧咧,多想找个温暖的怀抱…………又过了二十多分钟,我实在是站也不是坐也不是了,就悄悄问欧总:“你TM在那个杯子里面放了多少?”欧总有点尴尬,就说:“那个老板讲,只能一板一板的买,我就买了一板,里面有四粒……”我两眼一黑,我艹这个白痴,这今天不会出人命吧?“你没有把四粒都放了吧?”“没……”欧总有点不好意思,从口袋里拿出一团纸巾。“我还留了一粒,想自己试下。”“幸好罗叔叔喝酒的时候,分出去一半。”我在那里万幸,突然一想,另一半酒不是教授喝了?想起教授今晚肯定威武了,想笑又不敢笑,直接爬到地上掐自己的腿。好不容易才回过神来,说。“罗莹莹今天晚上散步回来怕是腿都合不拢了。”磊哥理解能力比他们都强些,也跟着我一起爬到地上去了。
                 
  ……又过了半个多小时,罗叔叔的房门打开了,是陈莹开门准备出来,看到我们几个还站在门口,大吃一惊,一张脸变得通红。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你们几个还站在这里搞什么?”罗叔叔看到我们在门口,也相当尴尬。不晓得说什么好,就赶紧岔开话题说。“你们打牌不?刚刚我喊陈莹打牌,两个人打牌也冒味。”两个人是打什么牌哟?!
                 
  “打!我们正好准备今天晚上打牌……”欧总想起我说晚上要打牌,还很兴奋想邀罗叔叔一起,后来一看我们已经四条腿了,又不知道怎么接下去讲。                 
  “哦,那我跟你们去凑下热闹。”罗叔叔恨不得马上就关门,他才不管我们有没有人打,又不是真要打,又对陈莹讲。“那你先回去咯,我跟他们去打牌。”  陈莹一看有台阶下,赶紧擦着我身边就往院子里走,我看她颠着屁股,摇摇摆摆的都走不稳了,心里真的升起一种愧疚和怜悯。
                 
  回头一看,罗叔叔生怕我们进屋,连门都锁好了。回头一手勾着蔡总的肩膀,一手勾着我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
                 
  “今天的事情,大哥也是为你们着想!怕你们出事,你们能够理解不?”我和蔡总受宠若惊,拼命的点头。罗叔叔看我们点头,哈哈大笑。
                 
  “走咯,早点打早点散,以后你们几个都不要搞太晚了!”
                             「完」

分享到: | 推荐给粉丝 | 收藏 | 写评论
评论
  评论载入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