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戒不掉幻母的快感】1-3章
【戒不掉幻母的快感】1-3章
(第一章:燎起)
2012年9 月9 日
首發:SexInSex

我沒有「戀母回憶錄」作者的細膩文筆,也沒有「年後的母子突破」
   那樣的煽情對話,而我的「經驗」談,各位客官,就當作是故事,看   看便可,無須探討真實性。


  引子:我明知道這樣是不對的,但是嘗過那種滋味後,卻是一輩子也戒不掉的。

  第一章:燎起

    相信很多人對自己的母親產生興趣,絕大多數都是來自於A片
和色文,我基本上不太相信,有誰從國小時就想要搞自己的母親,會對母親產生興趣,原因不在乎是受到外界的影響,加上性知識的啟蒙,進而對母親產生性幻想,輕者想像母親的裸體打手槍,重者則是想盡辦法與母親亂倫。

  「而我是後者,哀…我真是禽獸」

  閒話不多說,直接切正提,不過經驗談歸經驗談,該基本介紹還是得介紹,家住繁忙的都市,一個老社區,大多數鄰居很少交談,畢竟是都市人,上班、下班,各過各的生活,那時候我高三,面臨學校的技能測驗,加上推甄大學的考試,忙得不可開交,相對的我發洩壓力的方法就是,手淫。

  說來可恥,但那個時候,適度的手淫的確能讓我緊繃的神經略為放鬆,也在那個時候,我迷上的情色文章,基本上我是個想像力豐富的人,沉迷在色文的淫迷快感中,我想像是我個神,「幹盡天下美女、射進熟婦母體」,我想像的世界,由我稱王,很可惜在射精後,一切又回到現實中那可憐的學生。

  當父親每每晚上對著政論節目狂罵時,我仍在書房裡默默苦讀,某次念到半夜時分時,覺得膀胱難耐,就跑去廁所拉了一泡尿,那時候想說半夜沒人,就連廁所的小燈都沒開,尿完後打開門,忽然被門外的人給嚇了一跳,害我罵了聲「幹」。


  母親「上廁所不開燈,想嚇死人喔」


  這時我將小燈開啟,柔和的橘黃小燈,在幽暗的廁所裡緩緩散開光暈,而母親站在門口,一頭波浪長髮亂捲亂翹,半掩半蓋臉龐,上身穿著寬鬆的睡衣,下身只穿著一條三角內褲,勻稱的大腿,我眼睛死盯盯得看著母親的私處,微微隆起的小三角,腦海卻是各種變態情節。

  「下次記得開燈,還有早點睡吧」母親幽幽的說,聽起來欠意十足。

  我故意放慢動作,從母親的側面過去,我跟母親各站在門口,所以兩人都得側著身子,而母親背著我,我從後看著母親的肉臀,內褲在圓潤豐滿的臀型上,顯得緊繃,我螃蟹走法,肉棒早已經挺的將內褲給撐起,想起一些色文小說裡的「頂肉臀」,真的有這種事嗎?不過理性戰勝心魔,我那時只感覺臉很燙而已,就匆匆的回房間了,那時我尻了一槍,想像那時我如果頂著母親的肉臀,母親會有甚麼反應?當我後悔沒都蹭一下的時候,我已經手淫射精,帶著疲勞和睡意,和廁所裡與母親的艷遇畫面,深沉的睡去。

  不可否認的,那晚的畫面,帶給我很大的震撼,我沒交過女友,所以算是第一次看到女人裸體,雖然有好幾次都覺得有罪惡感,但也只是抱持著「想像而已,不會怎樣吧」的心情在打手槍,從那次後,我手淫的對象就是母親了。

  接觸母子亂倫的文章和影片後,我深深的發現,很多事情是不可能會發生的,但也帶給我很多的遐想,觀察母親的生活,讓我越來越注意母親的一舉一動,母親平常還要上班,父親都會比較早起,而我也需要上課,能夠偷窺母親的時候,只是半夜時分。

  我每次都躲在房間裡假借看書,實際上是在等母親起來上廁所,只是母親一尿完後,我都裝一下,然後再進去尿,為的只是視姦母親的身體手淫而已,母親身高約165,瘦高,可能跟學生時期是排球選手有關,所以大腿小腿十分的結實勻稱,重點是那美尻肉臀,運動讓屁股的肌肉顯得結實俏挺,少了熟女那種半下垂的肉感,換來的卻是走路時,那臀部扭擺的模樣,害我三不五時就硬了。
  以前從沒發現母親的身材保養很好,母親在一家電子公司上班,平常下班後會有去健身的房的習慣,即使年過四十,保養依然得體,據說公司還有人追求過母親,不過在知道我爸的背景以前曾是黑道過後,很快就打消此念頭。

  老實說對於母親和父親的故事,可以在讓我寫下不少文章,不過容許我以後再談,母親應該這輩子沒想過自己的兒子,竟然對自己有興趣,想當然,母親平常少在家,待在家裡的時間只剩假日,但是所謂的契機,就是這樣發生的。
  因為我老是半夜念書,加上每次都在等母親上廁所,母親也漸漸的改變習慣,習慣問我要不要吃點甚麼?我總是要母親幫我煮杯燕麥牛奶,就趁喝飲料的時候,跟母親小聊一下。

  「媽,謝謝妳幫我泡飲料」

  「念書壓力很大吧,有需要甚麼可以跟媽說說」

  就是這句話,讓我決定要不要衝,該老實跟母親說「媽,我壓力好大,你可以幫我打手槍」之類的,不過我馬上駁回,這種白癡劇情,母親會答應的話,除非他是蕩婦,怎麼想也不可能的阿,「誘導式」問話,我想到這點後,開始試著問了一些問題。

  「媽,妳以前壓力大都怎麼解決阿?」

  「出去走走,做一些讓自己開心的事」

  「媽,我不知道該不該跟妳說,我怕說了妳會生氣」

  「呵,傻甚麼,說吧」

  「就是…我有時候會手淫洩慾,不知道正不正常」

  母親先是愣一下後,目光盯著我的褲襠,在看著我一下,才緩緩的說「男孩子會手淫是正常的,只是不要過度就行」

  「怎樣算過度?」

  「就是一天做好幾次手淫的事情」

  「可是媽…我平均一天都三次耶…」

  我真他媽佩服我自己的演技,要是有奧斯卡獎的話,我肯定是贏家,在母親面前,我裝的一副就是老實、純真、的青少年,連我自己都快被我自己給唬住了。

  「三次…? 這不行,太傷身體了,孩子」

  「媽,抱歉,但是有時候壓力來時,就特別想尻」

  「哀…」

  母親沉默了,看來為人母的母親,第一次遇到兒子這種問題,也是顯得手足無措的樣子,畢竟在東方國家,關於性方面的事情,還是比較少公開談論,更何況是傳統的母親,對於兒子這些問題,一半出於羞愧,一半又點小心的回答,兩難。

  「那…媽,妳會手淫嗎?」

  靠,我還真佩服我自己的勇氣,敢問母親這種問題,現在想想,那時候我還真是精蟲上腦,顧前不顧後了。

  「早點睡吧」

  母親沒說甚麼,就離開房間了。

  母親離開後,我側躺在床上,右手隔著內褲愛撫陰莖,想像剛剛跟母親坦白後,母親體諒我,願意幫我手淫洩慾,母親的纖細右手,手掌隔著內褲貼著陰莖摩擦,手指半挑逗的勾刮陰囊,半夜時分,母子兩人,母親在兒子的床上,做那禁忌之事。

  而我將窗簾給拉開,窗外幽幽的燈光,讓房間稍微亮的一點,母親的臉龐被頭髮給半掩住,左手手指勾住我的內褲上緣,緩緩的往下,我抬起屁股,讓母親比較好脫我內褲,母親溫暖的手掌,握著我的肉棒,我的呼吸加重,而母親的手也開始上下套弄。

  我用手把自己上身給撐起來,本來是躺著的,母親臉蛋上微微紅潤,每次往下時,粉紅的龜頭就會露出來,隨著母親的套弄,我的陰莖越來越大,炙熱硬挺,我想問母親一些問題時,母親去做了個禁聲的動作,我想是怕吵到隔壁熟睡的父親吧。

  在想像母親幫我手淫時,我腦海裡母親的模樣,卻越是明顯,我對母親糾竟是抱持著甚麼想法?是對熟女的迷戀?還是母子亂倫的快感?另是對母親的愛?又或者只是單純想洩慾?算了吧,光是想像母親幫我各種性服務的畫面,就讓我快麻痺一般,那種突破倫理的禁忌快感,就像毒藥一樣,一發不可收拾。

  想像中的母親,虎口環著龜頭下緣,速度越來越快,我卻堅持了五分鐘左右,母親,這樣你知道我性能力多強了吧?母親卻將大腿跨坐在我的腰上,肥美的肉臀就在我的眼前,讓武更是血脈噴張,當我兩手要準備捏著這水蜜桃肉臀時,現實中的我也應興奮度到臨界點,射了一坨坨意淫母親後精液。


  但是我知道,我與母親的關西,已經起了微妙的變化,即使是些微的,但是之後我跟母親之間,眼神對上時,雙方都有一種不自然的氣氛在裡面,因為那晚的母親閒談後,隔天早上,我穿著鞋子準備出門上課時,母親已經換好一身西裝,女孩子穿合身的西裝,更能修飾母親的身材,看著窄裙裡的肉臀扭擺,害我又不自覺的勃起,出門時,母親拎著鑰匙,對我說。

  「今天我載你上課」

  甚麼,平常我都坐公車上課,母親竟然要載我,我也只能上了後座,雙手簍著母親的柳腰,我大腿緊緊的貼著母親的肉臀,鼻子聞著母親的髮香,母親很少載我,我半薄的肉棒頂著母親的脊椎尾,小說裡的情節,讓我在這段路上,更顯得亢奮異常。

  「我知道你這年紀,會胡思亂想也是這正常的,但是要懂得克制自己,不要一時衝動就鑄下大錯,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想甚麼,母親我也是過來人,那些東西我以前也看過,所以你昨晚問我的問題,我一聽就知道你想幹嘛,不要好得沒學,盡是學這些壞的。」

  母親扳著臉,就在校門口的一角,用嚴肅的口氣教訓我,我就是個做錯事的小孩,被念的體無完膚,那天上課也顯得心神不寧,半夜偷看母親上廁所,這些舉動,難道母親早就發現了?我當下只覺得自己很蠢,蠢的想從窗戶跳下去。

  「媽,也是人,當然也會手淫」

  那是母親在校門口訓誡我完後,騎著機車離開時對我說的話。

【戒不掉幻母的快感】(第二章:刺探)
在进入文章时,我还是习惯跟大家说说近况,毕竟这是我的习惯,距离恋母五后,因为家里的事,还有工作上的事,让我停笔,其实有很大的原因是,我的文章不再受到讨论了,我知道时间久了,大家便会淡忘,我心想,既然没人在讨论的话,那是不是也别写了。

  而且越来越多出色的写手在写乱母文,记得是「一段恋母往事的追忆」,那时有人曾说这是可以跟「恋母回忆录」一样出色的文章,那时我心想,既然有人文笔跟我相同,那就由他继续写下去吧。

( 配合读者需求,尊重大多数读者为简体使用者,固转简 )


  第二章:刺探

   虽然被骂得很惨,但是晚上回到家时,母亲跟我还是一如往常
一样,母亲喜欢穿紧身裤,白色紧绷的薄长裤,七分短,露出洁白脚踝,小腿大腿的曲线在裤子包覆下显得玲珑有致,私处的小山丘也有点小凸,背面的肉臀更是绝品,整个三角内裤的痕迹,整个凸在裤子里。

  我在门帘外偷看母亲的房间,母亲习惯晚上看书,波浪长发绑了个马尾,带上无框眼镜,更显得气质,短T衬衫,把母亲的侧乳给崩了出来,可惜乳量大小只有B而已,母亲起身,打个呵欠,双手向上延伸,向后伸展,整个奶球绷紧了衣服,形状更是诱人。

  母亲看起来有点疲倦,伸展筋骨后,双手拍拍自己的肉臀,那晃荡的下臀肉,看得我瞬间就硬了起来,一手在搓揉阴茎的同时,脑海里也在想象母亲的倩影,是我病了吗?母亲那肉臀形状,圆润、丰满、俏挺,难怪走在路上,还有男人在偷瞄,脑海里又幻想自己在捏揉那屁股。

  我晚上看书时,一直心神不宁,我看着网络上的色文,分析母亲与自己乱伦的可能性,「干,根本不可能阿」,我思考一下,母亲那边的人是接受西方教育的,所以母亲从小的家庭观念就比较开放,相较之下父亲是农家子弟,就显得木纳沉稳许多。

  假设母亲的是传统的东方女性,那被儿子给性骚扰而不敢说的机会就比较高,想象母亲是个传统的良家妇女,阳台吊着刚洗好的衣服,身上的微微略湿的衣裳,而我在母亲的背后,用肉棒微微的偷点了母亲的肉臀几下,母亲一开始还装的不知情。

  随着我动作越来越大,整根阴茎的形状挤进母亲的臀沟,上下摩擦时,母亲因为羞愧而红着脸让我磨蹭,我好喜欢「磨臀蹭屌」

  这个动作,一方面没有直接插入的爽快感,却更能得到那种强迫母亲不愿意的事情,兴奋度比直接从后面抽差还要刺激。

  母亲的眉头略皱,一副想要离开我却又躲不掉,我两手在母亲的柳腰上下游走,手指在母亲的大腿内侧刮骚,母亲因为我的手指快碰到私处,所以往内缩的同时,肉臀也自然的往后拱起和扭动,更加深我的阴茎与母亲的臀部的紧贴度。
  我右手中指微弯,像勾着般的样子,将母亲的短裤含着内裤,狠狠的往上勾起,让母亲的骚穴在内裤里摩擦,母亲淡淡的喊了一声「阿…」,我将下巴靠在母亲的肩膀,在母亲的耳边呵气,左手打蛇上身,直接从衣襬下方伸进去,连着奶罩托着乳球一同做绕园的动作,在来五指张开,捏揉露出胸罩的雪白乳球,在外面只能看到手的动作,里面我的左手才是在玩弄捏揉母亲的B奶。

  「妈…不可以叫出声喔」

  「你…我在这样我要告诉你爸」

  「妈…你不舍得拉,而且只要让我快点出来,不就结束了?」

  「哀…快一点…拉」

  母亲碍于家庭,碍于尊严,还有社会上的舆论压力,只能默默的让我一次又一次的得逞,终究母亲还是成为我的性奴,一个中年妇人被我一而再再而三挑逗,直到…。

  别傻了,这种剧情老套子,别说别人,连我自己都不相信,现今社会上,哪个儿子用肉棒蹭顶母亲的屁股还不会被打得?所以说,传统女性这套根本没办法,更何况我的母亲是思想比较开放的,你要欺负她,她就当场电你,所以我一直在思考,抓住母亲的小辫子?抱歉,威胁人不是我的作风,跟母亲来个纯爱?哀,我承认我变态,但是要跟「恋母回忆录」

  里面的母子一样,由性转爱,我目前的遭遇还不够悲惨。

  所以我很明白我只是很单纯的享受那种母子乱伦代的的快感,对,就像打手枪一样,平常不会想碰,当瘾头来时,就特别想要,当我发现普通的幻想母亲打手枪满足不了我时,我开始跟母亲讨论性的事情,这让我能更了解母亲到底对于性这件事的底线在哪里。

  「叩叩叩」,这声敲门声,是母亲,看来要为我做消夜了,其实我早就想好一招,我拉下裤子看着计算机,右手套弄阴茎的同时,母亲开门了,我装的像是吓到一样,忙着提裤子还从椅子上面跌下来,母亲看到我倒在地上,惊讶一下后,随即脸红,明白我刚刚正在做甚么事情。


  「妈…怎么这么快进来?」

  我穿上裤子后一脸羞涩的模样「婀,我那知道,你正在做…做那种事情…呵呵」母亲浅笑两声

    「妈~」我加重语气表示抗议

    「明白了,下次妈会多等些,还有,看书到半夜,还手
淫,不怕明天上课疲劳吗?」

  「妈,你太小看我了,我持久力够呢」

  我看了母亲一下,心想既然母亲看到我手淫也没转身离去,反而还跟我虾哈拉几句,看来母亲对于性是比较开放的,假如我在更进一步的刺探和询问呢?「妈,那个我问妳喔,妳说妳真的会手淫吗?」

  「哀…女人跟男人都绘有生理需求的,只是或大或小而已」

  「那妈,妳性欲算强吗?」

  「你这孩子,说话不正经的」

  「妈,我因为妳比较思想开放,才敢跟你谈这些,如果是爸的话…」

  「哀,妈明白你正值青年期,所以会对女人产生兴趣」

  「所以,妈,我觉得我性欲很强耶,每次都性幻想妳…」

  「你还说,小心我揍你,早上不就跟你说了,还想对我乱来」

  「可是我只是想想,想也不可以?」

  「你这种思想喔,真的不好,乱伦谁能接受?」

  「妈,可是没人知道阿,况且妳身材好,长得漂亮,说不定路人也拿妳做性幻想啊」

  「呸呸呸,别乱说,你想要妳妈被别的男人乱搞?」

  「我才不舍得呢,妈,那是因为妳性感,我才这样想的」

  其实不单单是母亲外表,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乱伦的这从关西,让我特别的兴奋,这种乱母成性的过程中,母亲在我的说服以及调教,一步一步的接受,母子乱伦是可以的想法,但一开始我打算先让母亲接受另一种方式,比起直接偷窥母亲洗澡,拿内裤打手枪射在上面的激进式方法,我选择让母亲自己明白。

  「你少嘴甜,你还是少打点吧,交个女友,身心健康」

  「可是妈,我是处男,你能帮我破处吗?」

  注意,当你讲这句话的同时,就代表你已经 GAME OVER了因为母亲的身分是你的妈妈,所以你讲出这句话时,母亲就会联想你压在她身上抽差的画面,哪个母亲受的了这样的冲击,没当场甩你一巴掌已经是万幸了。

  「哀…妈,那妳可不可,偶尔穿辣一点的衣服,让我可以多想想妳」

  「你这,儿子阿,妈老噜,你就这么坚持?」

  「妈,算我拜托啦,最近念书压力很大阿,想着你打手枪,让我发泄压力啊」

  「这样好奇怪,一般不是都看看A片,就能自我解决吗」

  「没办法,谁叫妈这么美,哈」

  称赞女人,无论哪个时代,都永远受用「真、拿、你、没、办、法」

  母亲嘟嘴的说「那妈,你现在可以做一些撩人的动作吗?刚刚我还没打完…」

  「现在?这里?」

  「没有,妈妳别紧张,我不会在你面前手淫,这太丢脸了…」

  「就做一些样子,让我欣赏一下」

  母亲在我的指挥下,两手伸直,用手臂紧紧的夹住乳房,露出深V乳沟,我边赞美母亲,也有意无意的揉了几下肉棒,母亲转身面对我时,一个弯腰动作,肉臀翘了起来,那腰部曲线,让屁股看起来更是SEX,多么想直接大力抽差,想象那肉臀涟泤的晃荡肉感。

  「睡噜」

  母亲俏皮的样子,让我完全见识到母亲不同的一面,之后的下一步,我该采取激烈手段,还是走温和诱骗路线呢?这个时候的我,已经完完全全把母亲放在心里,看来母亲个性思想开放这点,意外的造成好的局面。

  「妈,妳又害我了」

  「怎?」

  「害我想着你又多弄了两次」

  「差不羞人阿,小声点,别让妳爸听到」

  对于母亲,我好几次都想直接揉一把母亲的肉臀,但想到怕被直接炮轰,所以又收手,母亲那眼神,像是在暗示我说,要我保守秘密的感觉,但是有时候问母亲,母亲又甚么都不说,变成严母模式,女人心海底针,我试着用手背轻碰母亲的屁股,但好几次刚贴到而已,就被母亲揪住手,狠狠的瞪我。

  或者偷看母亲的乳沟,大腿屁股之类的地方,母亲对我的感觉越来越不自在,看来要母亲突破这层关西,是需要非常大的勇气,首先要像母亲明白一件事。
  「偷情」

  母子偷情,莫过于生怕别人发现,所带来的刺激感更是无可比拟,像是情人般的偷情,互相渴望对方的身体,但是偷情双方的个性,都必须是私底下有不为人知的一面,例如我是标准的恋母变态,而母亲呢?是痴女?玉女?骚妇?我不知道,所以太多太的的因素在里面,看来,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不过隔天晚上,母亲帮我煮消夜时,穿着睡衣,不过下身超短热裤,重点是,穿吊带袜,超诱惑,根本是女仆穿的那种,我看得眼睛都快凸了,母亲才说「这次让你过过瘾,没有每次都这么走运了」

  可惜多了那件短裤,不然铁定是穿蕾丝内裤还扣着吊带,难怪晚上时,母亲的闺房还传出阵阵的叫声,看来母亲也很久没恩爱了,那为什么昨晚跟我聊了那些后,今晚就跟父亲做爱呢?

【戒不掉幻母的快感】 ( 第三章:挑情 )
               第三章挑情

  那是一种说不来的感觉,母亲跟我之间的关西,随着我越来越大胆的行径,母亲的想法不知是不是在这些动作中,渐渐的卸下心防,那种游走在道德禁忌边缘的快感,或许也是母亲内心深处那一丝丝的渴望,有别于一般乱伦情况,我喜欢让母亲慢慢的,发自内心的,接受母子乱伦这层关西。

  一早起来,母亲略带倦容,我笑着走到母亲身旁,偷偷看着母亲的身材意淫,母亲看来昨晚跟父亲做爱,久没做爱,身体都累了,可能是前天儿子半告白的方式,让母亲又开始点燃那欲火,多久没被人家这样言语挑逗,况且突破这盲点的就是自己的儿子。

  一个中年妇人,一辈子悠悠哉哉的上班,照顾家庭,抚养子女,对于房事,随着时间的挪移,从天天做爱,到回家倒头就睡,或许是这样吧,母亲是个会上网的家长,从网路上也接受不少新资讯,我曾经看过母亲NB的历史纪录,发现母亲还有过偷偷上色情网站的情况呢,不过那是很久以前,自从NB坏了,母亲在也没上网了。

  我将下巴托靠在母亲的右肩上,在母亲耳边轻说「妈~你今天,晚上会穿的性感一点吗? 」,母亲耸了肩膀,想把我弄开,无奈我整个人硬贴上去母亲的背后,母亲只好头也不转的说「说什么阿,你爸还没出门呢?」

  ,我下体又渐渐硬了起来,偷偷往前点了几下母亲的肉臀,这才依依不舍的离开。

  晚上又是我独自念书的时候,曾几何时这边无聊天K 书日子,随着母亲那为了儿子好,却又明理不会任意应允儿子要求的女人,我开始试着跟母亲调情,母亲今晚穿着低胸露乳装,下身穿着绵长裤,看来是想要掩饰那肉臀的肥美曲线,毕竟我老是盯着母亲的屁股看,母亲也会不自在。

  「妈,你今天穿这样,真是让我一下就硬了」

  「你还说,这不会为了你,天底下还有哪个做母亲的会这样」

  「抱歉,可是我就是爱妈妳阿」

  「少吹捧了,快快解决,早点睡吧」

  我倚着母亲,跟母亲肩并肩的坐在床上,母亲看我靠这么近,想要站起来,却又被我按住肩膀,我看着丰满的上围,右手直接在母亲面爱抚阴茎,母亲瞪了我一下说「不是说好要自己解决,现在怎么…」,我左手半篓着母亲的肩膀,眼神跟母亲对上后,母亲却也不再说话了。

  「妈,妳先听我说,你觉得可以接受的话,那我保证,我将不会说出去」
  母亲看了我一眼后,想说什么,但又停了下来「妈,我知道到你跟爸晚上的很少再做爱,你也知道我喜欢熟女,可是我又不喜欢去外面嫖妓,怕染病,可是我真的对熟女特别喜爱,尤其是母亲你,像你身材维持这么好的妇女没几个,我老实问妳,走在路上,是不是有人会不经意的偷瞄你,对不会? 」

  「恩…」

  母亲略带羞涩的表情「所以说妈妳阿,一个人也这么久了,难道不会想跟别的男人做爱? 」

  「羞羞羞,我是你妈你跟我说这种话,不怕我打死你」

  「那妈,你告诉我妳喜欢我吗?」

  瞬间,时间就像凝结一样,母亲注视着我,我真的觉得这一分种,是我人生中,最漫长的一刻,我知道我正做着禽兽不如的事情,这种天打雷劈的事,真该我是我色心胆大包天,还是根本不怕家破人亡的个性,母亲的身体,性欲,我想享受,或许最变态该死的就是我吧。

  母亲站了起来,我从后面抱着母亲,下体不停的蹭这母亲的肉臀,肥美圆嫩的屁股,搭配绵长裤的滑腻感,让我的阴茎瞬间硬上加硬,母亲挣扎的想要甩到我的手,可是我双手环着母亲的屁股,紧紧的抱着,下体有节奏的上下滑动,母亲过了一会后只冷冷的说「你最好快一点,不然你爸等等出来找我,你就死定了」。
  我马下脱下内裤,露出阴茎,母亲看到愣了一下,虽然我没有傲人的长度,可是我的硬度跟粗度可不是自夸,我猴急的想要脱下母亲的裤子,母亲惊叫的一下说「没有要给你插,妳别乱来阿」,顿时我傻了,母亲喘着气,调节一下呼吸。
  「妳别急,儿子,你刚刚说这么多,我也明白,但是要我突然接受,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就算没有母子这层血缘,我也不可能让妳做爱,妳不是在有在看那些情色文章,我能明白你冲动的理由,但是,有些事情是需要慢慢培养,我在说一次,我不排斥,但是你要我把当女人,不是性奴隶」

  我点点头,母亲毕竟是受过高教育的人,很快就厘清一些观点,我知道女人很重视感觉这种问题,有时感觉对了,女人就主动,感觉不对,连碰都不给你碰,或许今晚我的表现真的躁进了,带给母亲非常不愉快的经验,我默默将裤子穿上,而母亲也回到房里了。

  一大早睡起,早上晨勃的我,挺着阳具急着去厕所放尿,一股尿液宣泄而出后,打开门,母亲站在门口,我看了看一下,一把拉住母亲的手臂,把母亲整个人拉了进来,我把厕所的忙给关上,母亲还在睡眼惺中,顿时惊醒。

  「妈,你得好好补偿我」

  「说啥呢?昨晚顶我屁股不大力吗?」

  「那不算,话说爸还在房里换衣服呢」

  「知道还不快放我出去,做啥我们两个讲话都这么小声」

  「妈,那是因为我跟妳都怕被爸发现阿」

  我跟母亲面对面站着,母亲背后是冰冷的厕所磁砖,我两手紧紧的捏着母亲的肉臀,感觉肉都挤出指缝,我将全身的力量紧紧贴着母亲,让母亲在墙壁跟我中间夹击,母亲胸前的乳球紧紧的贴在我胸膛上,我用膝盖把母亲的双腿硬是扳开,让我整个肉棒底在母亲的私处,小腹贴小腹。

  虽然双方两人都有穿衣服,但是这种偷情快感,让母亲不自觉得脸红,母子无语,只有我肉棒贴在母亲的小腹上,上下摩擦,时而绕圆,一边偷偷的捏揉屁股,一边吻着母亲的耳垂,母亲像是放弃反抗一样,让我在她身上扭动,磨蹭,一副就是,「你爽完就快点走的模样」。

  我露出阴茎,拉着母亲的手背碰我龟头,母亲轻声说「好腥的味道」,龟头上的黏液沾了一条在母亲手背,母亲最后没办法了,只好握着我的阴茎,缓缓的上下套弄,而门外父亲在外面走动的声响,更是让母亲就害怕又兴奋。

  「我不行啦,你自己套弄出来,我要赶快出去了」母亲急忙的说

  「妈,快了拉,你没看到我硬成这样」

  「好啦,在帮你搓一下,在没射你就自己想办法,还有手指不要再尻我私处,我会生气」

  母亲右手虎口呈圆,握住根处,由下而上,缓缓的上下,最后整个手掌紧紧的包覆整跟肉棒,我还故意挺了几下,母亲看了我一眼,眼角竟然略带笑意,我左手也依然一样,揉着母亲的屁股,增加性欲的高潮点,让我能快点射精。
  「硬成这样,你羞不羞阿」

  「妈,是因为你才硬的,你不喜欢?」

  「去去去,就是爱欺负妳妈,你爸在妳都敢要求我这样,不在的话呢?」
  「吃了妳阿,妈~」

  母亲的手腕速度越来越快,偷情、乱伦、发现,三者合一,淫欲的厕所,母与子,一方半强势,一方办妥协,母子乱伦各玩心机,儿子想要母亲来帮他爽,母亲沉溺在性骚扰及道德感个冲击下,要或不要,能是不能,或许,帮儿子手淫这次,已经证明了自己,原来与儿子调情到偷情,骚扰至骚穴,明白自己身为女人的魅力,东方女性那从小敦敦教诲的贤慧、矜持,都在这一瞬间,通通击垮。
  地板上低落的精液,母亲手上流满温热的腥臭味,我双腿顿时发软,得倚着墙壁才能站挺,母亲洗了洗手后,直接在我面前拉扯内裤,悻悻然的说「揉到我内裤都歪了,整个陷到我股沟里,不害臊? 」,我肉棒挤着母亲个股沟说「妈,下次试试妳穿着内裤,让我在你股沟摩擦,好吗? 」

  「老婆~~~」

  一声大喊把我拉回现实,母亲站在镜子前调整仪容,随一喊了声「厕所里,要出来了」,我像撒娇似的拉住母亲的手,母亲跟我对一眼,我马上凑上母亲的嘴,深深的吻了一口,母亲没说什么,就来离开厕所了。

  早上在上课时,整天不得安宁,下体几乎都是硬着,我不懂母亲想法,或许那些母子乱伦的情节,根本不可能出现在现实中,而我却试着尝试,人总是在得到后,会有一种莫名的失落感,激情过后,脑海就然出现这种想法「母亲帮我打手枪」,到也还好,没有多爽的感觉。

  可是偏偏当下,那种跟毒品一样的偷情快感,让我欲罢不能,母亲的一举一动,纤细的玉手,挑逗似的爱抚肉棒,那种略带俾倪眼神玩弄妳肉棒的女人,那种身为人母怕被老公发现帮儿子打手枪的母亲,很多时候,只有在当下,才有办法明白。